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我是替人做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没,没有,再没有了。我现在也没违法吧?”瘦脸男人反问着。

    厉剑盯问着:“没有了?好好想想,非得都有录音、录像吗?”

    “没,真没有了呀。就现在这事,我也是被套路了。”瘦脸男人一脸苦相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,那我提醒一下。”厉剑说着,指了指桌上那个公文包,“你这里有什么?想干什么不法事项?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迟疑着:“有笔、纸、笔记本、橡皮,还有牙具、毛巾,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装什么糊涂?那些纸上都有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“纸上就是随便写写,记者免不了写这些的。对,还有两份烂报纸,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太轻描淡写了吧?这两张报纸可大有来头。这是境外报纸,在肆意攻击我国的许多政策,你成天揣着这样的报纸,想干什么?”厉剑拿起已经塑封的报纸,指着上面,“你这可是里通外国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忙道:“警官,你不要吓我,这玩笑开大了。我就是一名新闻记者,采写一些报道而已。平时我也浏览广泛,无论正面还是反面的,都要接触一些。这两份报纸,就是我的批评素材。”

    “批评?别给自己抹粉了。你看这上面都标注着什么。你看看,这写的‘事实果然如此’,还有这写的‘属实’。你是吃着政府的饭,却要砸政府的碗,这不是里通外国吗?你这分明就是间谍行径,是敌对势力安插在……”厉剑扣过去了大帽子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连连摆手:“没有,绝对没有,警官,真不带这么玩的。那上面的内容确实有抹黑的成分,可你不像您说的这么严重呀。再说了,那上面标注根本不是我写的,我拿到的时候就是那样。你要不信,咱们去做笔迹鉴定。”

    “鉴定?不要转移话题。你就说,这次到定野市干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干什么呀。就是出来了解一些基层素材,明天,不,今天就马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?现在你已经耍流氓在先,又涉嫌从事间谍活动,还说没干什么?你不是自诩走南闯北吗,就凭这两项,你说得判几年?”厉剑语气极其森冷,“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到时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依旧是原来的说法:“我就是性*侵未遂,就是看了看报纸而已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避重就轻,你就交待到定野市来干什么。”厉剑瞪起了眼,“继续交待罪行,戴罪立功,是你唯一出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真的没有呀。”瘦脸男人还是否认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这是什么?”厉剑拿起另一张已经塑封的纸张,拍在桌子上,“看看你都写些什么?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身上抖了一下,支吾着说:“我就是,就是随便写写,有些就是人们的随便议论,不足信,不足信。我,我正准备全都理出来,进行集中的批判,批判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已经写了这么多,分明就是你在给定野市政府造谣,在抹黑市领导。这已经证据确凿,你还在这里胡说八道、信口雌黄。行了,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诚意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甩出狠话后,厉剑示意了一下,“第一步,先和他们单位联系,邮箱发录音,发照片,包括间谍行为的这段也发去。第二步,打电话之后,立即控制犯罪嫌疑人,马上按程序实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高个警察答应一声,拨打着先前差点打通的号码。

    低个警察取出一副手铐,向着瘦脸男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你们要干什么?”瘦脸男人向着一侧急急退去。

    “勒吼,鹅果度……”高个警察手机里传出一个浓重的南方口音。

    听到电话里那个声音,瘦脸男人脸色大变,急道“别”,刚说一字,又赶忙闭嘴,连连作揖。

    低个警察一把抓住瘦脸男子手腕,“咔”的一下,给对方戴上了一只“镯子”

    高个警察对着手机说了话:“你们单位有没有一个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了,我交待,我真的交待……”瘦脸男人“扑通”一声跌坐在地,尽量压着声音,哑着嗓子求饶着。同时也打断了高个警察的话。

    “勒吼,勒揾边嗰?”手机里还在追问着。

    厉剑向高个警察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冲着瘦脸男人“哼”了一声,高个警察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但低个警察可没松手,而是把另一只铐子铐到了椅子腿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瘦脸男人不趴也得趴着了,否则他的那只手腕根本受不了。

    厉剑没有说话,两名警察没有出声,瘦脸男人也抿着嘴巴,现场暂时陷入了宁静。

    一分钟,

    两分钟,

    五分钟,

    马上就十分钟了,还是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说是吧?”厉剑出了声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急忙接话:“说,说,我是在想着从哪里说起。让我想想,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现场又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次静的时间不长,静了大约三分钟左右,瘦脸男人开了口:“这还要从两天前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凌晨两点半多的时候,楚天齐接过一个电话,知道人逮住了,便又继续等着,等着进一步的消息。可是又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还是没有消息传来。他意识到可能遇到了“滚刀肉”,便没再等候,也没打电话询问,而是躺到床上假寐起来。

    想着是闭目养神,可是躺着躺着,却睡着了。不但睡的很香,还做起了梦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虽然正沉浸在梦乡中,虽然双眼发涩,但楚天齐还是很快醒来,睁开双眼,拿过手机接通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厉剑声音:“市长,打扰您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怎么样了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终于交待了,这家伙也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。他说……这么的,市长,我直接放一下审讯录音。”厉剑说到这里,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儿,手机里响起电流声,然后是一个带着南方口音的男人声音:“这还要从两天前,不,已经是三天前讲起。那天是星期六,我起的比平时都晚,起来的时候,都快十一点了。起床以后,我打开手机,上面有好几条未接来电,都是同一个号码。虽然号码很陌生,但我还是给回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倒是对我的情况很清楚,姓名,职业,工作单位,那是了如指掌。我很奇怪,就问对方怎么知道。对方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说通过朋友介绍,还说想不想挣笔外快。我虽然有工作单位,可是也经常给一些小报写东西,在这个业界还有一点儿名头,私下也接了不少活。

    我明白对方说的“外快”,就是指的接私活,可又担心对方骗我,也担心万一是单位调查我,就推说从来不做。可是对方立即如数家珍般,点出了近半年的几单业务,说的分毫不差,还知道单位不允许这么做。一听对方这么说,我自是没法装糊涂,却也提出了被骗的疑虑。对方二话没说,立即要了我的帐号,不一会儿就打去一万块钱,说是我来回往返的差旅费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诚意这么足,我就立即按要求,当天便飞到了雁云市。我是晚上七点多到的指定地点,结果对方说有事,可能得第二天才能见面,到时给我打电话。于是我先吃过饭,就住到了酒店休息,也找了个按摩女,是她打房间电话主动联系的。这个女人就是做那种生意的,直接就开了价钱,价码也合理。

    可是我刚脱了衣服,女人还没脱完的时候,就闯进屋三个大汉,其中一个大汉说是女人的丈夫。他们也不打我,就问我怎么办,公了还是私了,公了就是报警,私了就是给钱。明知道让人玩了神仙跳,可我也只能选择私了,关键一经公,单位就知道了。而且我也不敢耍横,有个男人拿刀子就比着我的小**,我要是不答应的话,就会变太监了。

    私了好答应,可是对方以“记者有钱”为由,最少得十万块钱私了。我一下子哪能拿出那么多钱?关键也不能让太太知道了,就跟他们磨着价钱。可那个拿刀的男人,立即就把刀尖抵在我小**上,还倒数着数。我实在没办法就给葛先生打电话,就是约我来的男人,让他帮我。葛先生二话没说,很快到了现场,支付了十万块钱,那些人走了。

    等那些人一走,葛先生就跟我说事,给了我素材,就是定野市失火,还有楚市长太太生孩子。让我把这些事联系起来,把楚市长给塑造成一个因私废公的人,还让我用相关小报发出来。对于发行的费用,还有我的报酬,照常支付,一分不少,替我交的私了款就算是交朋友。我已经别无选择,就接了这个活,第二天便到了定野市。

    正好定野市有我多年前一个朋友,我来以后先找了他,这个朋友是常务副市长的人,对楚市长也恨的要命。我就正好向他又打听了失火的事,也打听了楚市长一些私事。朋友听我的问话,就给我支招,教我怎么搞臭楚市长,结果朋友说的作法与葛先生一样,而且还提供了素材。待了一天多,大纲已经出来,就等着回省城复命,拿剩下的稿酬,谁知就让你们给抓了。警察同志,我做这事,完全不是本意,我是替人做事呀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手机里的声音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这家伙就是个下半身动物。”骂过之后,楚天齐追问道,“那个找他的葛先生什么情况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