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必须重换专家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十点,楚晓娅又到了楚天齐办公室。

    早上刚上班时,楚晓娅就打电话预约,楚天齐让她这个时间点过来。

    进到办公室后,楚晓娅直接汇报起来:“市长,参加完市委扩大会,回到局里以后,我们立即召开了会议。定野市局直属机关,市区相关下属部门全部参加会议。在会上,我们传达了市委会议精神,学习了市委、政府领导指示、讲话。然后专门针对302公路塌陷一事,做了后续工作安排,责成相关部门立即组织修护,尽早正常通车运行。

    同时,启动了对近三年公路工程质量复查工作,由程副局长任复查组组长。整个复查组又分成四个小组,复查工作正在有条不紊进行着,查资料、查现场,各县区交通局无条件配合。在复查的同时,相关人员也在配合着对302公路塌陷一事的调查,局纪检部门也盯着这些人。

    302公路塌陷修复一事,从七号下午就开始了。到目前为止,清理现场杂物、泥浆工作已经结束,垫层也已重新填充、夯实。今天上午浇灌水泥混凝土,刚才已经浇灌完毕,再经过四十八小时洒水养护,预计后天上午能够做沥青面层。面层做好半个小时,便可立即通车运行。市长还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。专业人做专业事,你们都比我懂行,就好好盯着,一定要保证工程质量。在施工期间也要注意安全,避免有次生灾害发生,这种事也有过案例、教训。复查的事呢,一定要实打实进行,不要走过场,要对市委、市政府和社会负责任,也要对你们自己负责。

    你们一定要做的细致、规范,具体操作时也要慎之又慎。现在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,绝不能再次发生,也不能再留下新的隐患。那天路面塌陷,没有任何人员伤亡,有着极大的侥幸。幸运不可能总眷顾我们,也不能靠着侥幸做工作。

    至于调查302公路的事,要无条件配合相关部门,并且有义务保证交通部门人员随时配合。除了配合以外,交通局做为行业主管部门,做为公路运营管理方,也要从专业角度进行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明白,我们一定严格执行市长指示。”楚晓娅郑重回应后,又道,“我请示一下215公路招标的事,想要尽快重新启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的工作范畴,你们肯定有方案了吧?”楚天齐把球踢了回去,“具体说说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答了声“好”,讲说起来:“现在已经是六月中旬,紧赶着重新招标,也得一段时间。然后还要做征地拆迁工作,这个工作也没那么容易,有时可能很费力。要想在上冻前开工,时间已经很紧。如果要是再晚招标的话,开工势必要推到明年。

    虽然今年开工也干不了太多工程量,但毕竟相关设备已经进场,标段技术人员和工人也已确定,明年天气转暖就可复工。假如推到明年的话,再一做这些准备工作,真正动工最早也得六、七月份了。夜长梦多,早开工早省心,否则光是被拆户就不定生出多少变故呢,这是我们要加紧招标的原因。

    关于重新招标,我和程局长合计了一下,也非正式的征询了局里个别人一些意见。大家都比较倾向于邀标,前段通过审核的企业都是邀标对象,当然昆仲和那两家企业除外。另外,再邀约几家实力雄厚、技术力量过硬的企业,每个标段保持五家企业竞标。

    竞标的方式不再分三段式,而是采用综合评标法。这么做的原因,一是因为先前那些企业已经通过了前面的审核,被邀约企业也是经过审核的;二是可以节省时间,应该能够节省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同样也是为了节省时间,还用以前那些评审专家。毕竟他们已经熟悉了这条公路招标的事,对企业投标情况也都了解,虽然期间有过反复,但最终还是做出了正确决定。交通局依旧掌控整个招标工作,我还准备安排程副局长亲自做评审小组负责人,估计他应该也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迎着对方征询的目光,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尽快启动招标,我同意,毕竟时间金贵,早招比晚招好。关于邀标的这种方式,原则上我也同意,只是要做的完全符合规定,不能出现纰漏。由程海龙做评审小组负责人,也非常正确,也他的身份、声望、专业、品行来论,应该是最合适的。就是对于评审专家的使用,我有不同看法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马上道:“您是担心他们工作能力,还是担心职业操守?”

    “从现有客观条件来看,他们已经不太适合再出任评审专家。当初我们之所以从交通部专家库选人,就是为了避免熟人,避免人情标。而现在经过长时间接触,他们与我们一些交通口上的人已经熟悉,而且在停止评审这段时间,他们又有充足的机会接触更多的人,他们已经不是原则意义上的‘生脸’。另外,正是因为他们熟悉了215公路这个项目,也熟悉了拟邀约的大部分企业,这也不利于保障公平、公正的评标过程。”楚天齐给出了解释。

    楚晓娅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立即说话。迟疑了一下,才又再次开口:“市长,您说的这些情形,我们也有所考虑。首先‘生脸’是相对的,只要一接触,就有成为熟脸的可能。包括对企业招标情况的熟悉,也是如此。其次,即使找他们,也是以以前工作交接为理由,全都到场以后再说此事,不给他们留出接触外界的机会。第三,正是由于他们参与了前阶段的评标,也肯定知道了此间的事项,肯定知晓了市里的严肃态度,反而更应该谨言慎行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他们前面已经对此事接触很深,如果因使用他们而留下后遗症,对你们绝没好处,对整个招标工作也有影响。”楚天齐仍然坚持着观点,“必须重换专家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说的固然有理,可是这毕竟能够节省时间,而且他们也能认可那些企业的身份。如果重找一拨人,这需要时间,而且他们未必接受前阶段的工作成果,这又多费了时间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停了一下,又道,“市长,您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打开抽屉,拿出一沓纸,递了过去: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狐疑的瞅了对方一眼,楚晓娅接过纸张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楚晓娅“啊”了一声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先看,都看完。”楚天齐没有给出回复,而是示意着对方。

    楚晓娅眉头紧皱,又一页一页的看完了后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市长,到底怎么回事?”楚晓娅放下纸张,话中满含忧虑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纸张:“六号上午,接近中午的时候,成康市曲刚来了电话,说是他们在执行任务时,抓到了一个叫王淘气的赌徒。王淘气交待,他的钱不是偷的,是一个叫肖玉虎的人给的,因为他给对方帮了忙,对方谢他的。而王淘气讲说的帮忙,竟是把一些公路照片和记录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曲刚当时也没联想到我们的事,只是觉着是公路的事,我又分管公路工程,他就多上了心,详细询问了那小子过程。那小子交待,在墨玉山市‘成功打印社’复印东西时,无意间在纸篓中发现了一张废弃的打印资料,资料上有公路名称。他的朋友肖玉虎正好在那条公路包过小活,他就把那张纸带出了打印社,交给了肖玉虎。肖玉虎很高兴,立即酬谢了王淘气一些钱。

    王淘气觉得这个生财之道不错,就又去打印社寻找发财机会,竟然弄出了照片,还用这些照片拿上了酬金。而第一次以物换酬金的时间,是五月二十六日,第二次则是五月三十日,都还在中午。打印社是你们曾经去过的打印社,王淘气得到的是公路资料和照片,而专家们正是在二十六和三十日下午发生了反复。这不得不让我做联想,于是我让曲刚保密并严查,但并不打算告诉你,以免使你自责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一招不慎呀。当时以为是在外地,是安全的,就没要求删除记录,我真蠢。”自责之后,楚晓娅又追问着,“谁?是谁有联系?查出哪个专家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曲刚亲自带人去了,结果那个肖玉虎早躲的不知踪影。根据王淘气提供的手机号,他们查了肖玉虎的联系记录,上面确实有王淘气的呼入号码,也有那两天中午对外呼出的同一号码。但那个被联系的号码,并非属于任一专家,却是一个菜农。再找到菜农,菜农承认身份证号是他的,他却没办过那个手机号,也根本不认识肖玉虎。经核实菜农所言为实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那个号码就是专门用于作案的。”楚晓娅咬着牙说,“每个评审专家都有嫌疑,人品都值得怀疑,必须全部换掉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