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自以为是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对于楚天齐在交通局会议上的讲话,张鹏飞很快就接到了消息,他现在相当一部分精力放到了楚天齐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自楚天齐回到河西省那天起,张鹏飞就知道,两人之间的冲突避免不了。尤其对方在定野市分管交通和公安工作后,他更意识到,两人的对决要提前到来。

    从张鹏飞的内心来讲,对楚天齐那是恨之入骨,那家伙可是给自己提前戴绿帽子的人。夺妻之恨焉能不报?

    正是基于此,张鹏飞才一次次找对方晦气,想着把对方踩到脚下,甚至希望永远见不到这个人。也不知是对那王八蛋重视不够,还是天数使然,不但没把那家伙弄死,还让他一次次坐大了。对于这种情形,张鹏飞一次次骂娘,骂老天不公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没拿楚天齐当回事,仅看做一只臭虫的话,后来却是给予了应有的重视,觉得那家伙就是一只盯人的大毒蜂。张鹏飞想着无论如何都要拔掉毒刺,让这只毒蜂彻底消失。在这种时候,张鹏飞就要骂老天了,偏偏自己那个老爹到了什么关键时候,自己根本不敢做的太过。而且有一次还被宁俊琦赶上,自己不但没沾到便宜,还让她给挤兑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经多方打听,也没搞清楚姓宁的是什么来路,但张鹏飞却感觉这娘们绝不是善茬,一定要小心为上,心存的亵渎之心也只能敛去。

    后来的时候,姓楚的离开沃原市,到了定野,上来就给自己下马威,就拿张家开刀。又是老头子什么关键时刻,又是大局为先,结果被那小子整个损失过亿,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张鹏飞都气疯了,本来以为有老爹撑腰,又有董建设出面,怎么也得把姓楚的弄出个好歹吧?结果却是自己被整成了那熊样。这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不服是不服,可那小子步步高升,到哪都好像挺吃香,都有抬轿子和捧臭脚的。当初不明白,一直纳闷不已,直到接到楚天齐结婚的消息,张鹏飞才恍然大悟:怪不得呢,原来李卫民竟是他的老丈人,他一直都是吃软饭呀。

    当张鹏飞知道这个消息后,在鄙夷楚天齐的同时,却也不禁畏惧。他可是知道,李卫民不仅只是个副部级,老丈人那边更厉害,自己老爹都白给。从那时候开始,张鹏飞尽管心有不甘,却也有了怯意,自我找着台阶: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

    可令张鹏飞忿怒交加、惊惧不已的是,姓楚的又回来了,还管上了交通,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?

    果然,刚没到任几个月,就跟自己杠上了。也怪自己命点低,那个昆仲公司也实在混蛋,修条路咋还塌了?塌就塌了吧,多大点事,补上不就得了吗?可偏偏就让姓楚的赶上了,直接来了个上纲上限,楞是搅成了大事故。这不,又要见缝下蛆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张鹏飞收起思绪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一个苗条女人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张鹏飞脸上出现了淫*邪笑容:“小连,过来。”

    苗条女人明白对方的意思,不由得心中一紧,她真怕这家伙的变**虐。但她没敢直接拒绝,而是把手中纸张递了过去:“张总,这是上季度的准确数字。”

    果然注意力暂时被移开,张鹏飞接过了表格。

    盯着表格上的数据,张鹏飞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扭曲的嘴脸、鼓起的腮帮,苗条女人知道,这家伙又要暴发了。对于这种情形,她已经经历过多次,早有心里准备,并不是特别害怕。对于她来说,即使身上被东西砸几下,也比被变*态折磨好的多。

    指着表格,张鹏飞森冷的问:“这数据准确?二季度定野就这些?”

    女人点点头:“完全准确,就是定野下降的最厉害,我的工作没做好。”

    怔了怔,张鹏飞缓缓的摇摇头:“主要不赖你,环境使然呀。”

    对方这种态度很出乎意料,但女人心情反而并不轻松,她怕对方转移关注点。于是说道:“新的季度我会多关注那里,也要求那里的人加倍努力,不过确实形势不容乐观。尤其自昨天那个会后,咱们当地公司的人压力更大,确实那刀子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骂了一声,张鹏飞紧紧攥起拳头,“还有这么做的,直接算老帐,重新审计工程款支配,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女人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。虽说已经习惯了对方发作,但也尽量不要被水杯、烟灰缸砸到。

    但再次出乎女人意料的是,张鹏飞不但没有摔东砸西,反而还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看对方不怒反笑,女人更加不踏实,试探着问:“张总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作孽犹可为,人作孽不可活呀。”张鹏飞一副洞若观火的神情,“小连,你想啊。近三年的工程,抛开那些县、乡道路不算,光是那些大的公路项目,全市就得上百亿吧。这些都已经审计过,每个工程竣工都有这种程序,已经是盖棺定论。当初为了盖棺,那是经过多种酝酿磨合,进行过各种妥协沟通,才得到结果,这其中牵扯到了多方利益平衡。

    现在时过境迁,可他却要重新打破这种平衡,把已经进入棺材的东西再拿出来,这是要干什么?这不是要和死人过不去吗?那可不是真正的死人,好多不但活的好好的,还产房传喜讯——升了。一个工程中要牵扯多少人,咱们只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分子,天塌下来也砸不到咱们,有个高的顶着。只要他这么一弄,就是同这么多人在做对。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这就叫蚍蜉撼大树。”

    “蚍蜉撼大树?可笑不自量?”女人接了话,却又不完全苟同,“张总,工程验收不可能都不正常吧?大部分工程既没质量问题,也开支合理,又何必使那些非正常手段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张鹏飞摆了摆手,“行了,你走吧,三季度计划先按这样。”

    女人如蒙大赦,说了声“好的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在走出屋门一刹那,女人顿时心中一松,回头看看屋门,不禁腹诽:从来都是自以为是。你以为别人都像你?

    就在被女人腹诽“自以为是”的时候,张鹏飞也想到了这个词,但他显然不是送给自己,而是觉得姓楚的最配这个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可没时间总想这些事,他还有好多工作需要推进。

    就在张鹏飞唱衰他的时候,他正看着215公路招投结果呢。

    这次215公路重新招标,完全用的是新的专家团队,都是从交通部数据库随机抽选的。这次结果与上期评审相比,有相同之处,也有不同的地方。A、C标段出现了变化,是新被邀约企业中了标,原评审第一都成了第二。B标结果与上次相同,还是兴路路桥公司中了标,当然投标里边已经没有了昆仲等三家公司,而是由新的企业补足。

    从这次的整个评审队伍构成,从整个评审的过程看,严格按照程序进行,真正达到了客观公平,楚天齐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。

    看过整个结果,楚天齐指着名单说:“兴路公司当初退标,到底是因为什么,期间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楚晓娅道:“为了曾经闹退标的事,兴路老总专门找到我,向交通局道歉,我当时也问了这些问题。但他却讳莫如深,一个劲儿的道歉,显然有难言之隐,不过也从侧面透露了一些消息。据他的意思,当初在投标不久,就接到了警告,只是他没拿当回事。

    后来车向东忽然摔倒,让这老总感到了惧意,因为对方曾经说过‘姓车的不开面’这样的话。只到评审关键时刻,有人说到了他儿子的具体情况,在哪个学校上学,具体在哪个班哪个位置,每天几点放学等等,老总撑不住了。而后来他又敢参标,这就变相证明了谁在威胁他。

    车向东刚摔倒那时候,当时既无见证人,又没有监控录像,我们都以为他是自己摔倒的,正好赶上他又有脑血管毛病。直到前几天,车向东彻底恢复记忆后,才还原了当时的情形。车向东说当天早上,他从家里出来,在小巷中推着摩托车,结果有两个高个男子从身旁经过。大热天的,头上戴着帽子,衣领也竖的老高,还戴着大墨镜,车向东就觉得奇怪。可是就在他正想回头的时候,便觉得脖子上一阵闷疼,瞬间就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在问到当初的事时,车向东坦言,有人曾找过他,希望能够通融一二。当时招标人员构成还处在保密阶段,车向东便直接否认了参与评标的事。对方说他装糊涂,说历来都是公路科长参与,还是继续希望他通融,还承诺给他好处,却始终没说公司的名字。车向东当时断然拒绝了,那个人并没多说什么,就离开了。只是不久,车向东便收到了威胁信件,让他进行配合,直接取消兴路等几家公司的投标资格。可车向东根本没理这个茬,几天后便有了那种遭遇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就是自以为是呀。”楚天齐“嗤笑”着。

    楚晓娅嘴唇轻轻动了一下,但却什么也没说,而是用微笑予以了回应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