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有人要拿失火做文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由于是顺产,医院各项保养措施又到位,在生产的第三天,宁俊琦就被允许出院。

    楚天齐早就想回家了。虽说医院各项条件都不错,但他心里总是不踏实,总担心出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胆子小,也非他杞人忧天,而是那天的事项令他不得不警醒。事实证明,有人正盯着他,尤其盯着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虽说在医院期间,楚家出动了十多位安保人员,但毕竟不可能完全封闭相关区域,而且还必须接触医护人员,这就给整个安保工作带来很大难度。尤其俊琦现在本就很虚弱,又有了小孩子,还有父母等人,一旦有什么状况,处置起来难免投鼠忌器。另外,医院是公共环境,一旦因仇家针对自己,让那么多人跟着陷入危险境地,也是非常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在下午接到出院通知后,楚天齐立即带着妻儿父母,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,离开了医院,返回家中。至于出院手续,自有专人帮着办理,不需自己操心。

    这回搬的是新家,是新买的一套独栋三层别墅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一直没有住别墅,楚天齐是不想太过张扬。其实以他的家庭和身份,住别墅很正常,好多同僚都是住着别墅。

    在八月底的时候,考虑到保姆、安保人员众多,现有住房显然难以满足需求,楚天齐才开始找别墅。九月初,岳继先就差人找到了,原房主是在国外生活的一对小夫妻,已经不准备回国。楚玉良对别墅考察后,觉得很不错,便把别墅买了下来,当然钱都是由首都划过来的,楚天齐可没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月的忙活,别墅便全部装修完毕,一些需增的家具也补充到位。虽然都是用的环保材料,但难免有一些味道,为了走味,也考虑到俊琦肚子大、不方便,才决定在去医院生孩子期间搬家。在这两天里,所有该搬的东西,已经由旧家搬到了新家。

    当初决定住大房子,主要是考虑住宿面积。自从周六发生了袭击未遂案,楚天齐才更意识到,住在这样的独栋别栋,反而更有利于安保布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里,由于是新地方,除了宁俊琦和孩子被直接安排进房间外,其他人自是还有一个确定房间、熟悉环境的过程。

    当然了,虽然新住所房间多了一些,但也肯定没有这么多人的床位。一些安保人员便去了原房子,只待再过几天,便返回首都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通忙活下来,天就已经大黑。吃完晚饭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。

    俊琦和孩子已经睡着,楚天齐便到了父母房间,三人闲聊着家长里短。

    刚聊了没几句,母亲便说:“天齐,赶紧给孩子起名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妈,我这不正想着吗?可是想了好多,又都觉得不合适,我再想想,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念了那么多年书,又是领导,经多见广的,你媳妇还是教授,文化都挺高,起个名也这么费劲?礼瑞孩子早有了名,两个孩子随和上不就行了?”尤春梅显然对儿子的效率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现在是早些年,一家孩子还得讲究什么排字?现在每家就一个孩子,顶多两个,哪家大人不想给孩子起个最好的名?人家两口子的事,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。”楚玉良理解儿子的良苦用心,赶忙出声打着圆场。

    尤春梅可不管这些,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看法:“孩子没名怎么行?不能总是小子、女子的称呼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没名了?俩孩子给起了‘葫芦娃’,你也说这个名字好,不都定了吗?”楚玉良回呛着。

    “那是小名,懂不懂?现在都时兴叫大名,去哪也是用的大名。要是你出去,人们还叫你小名,那行吗?”尤春梅质问着。

    楚玉良被逗笑了:“孩子才这么小,大名慢慢起,哪有你说的这么多事?”

    尤春梅有些急眼:“我怎么就多事了?你还说我瞎掺和。我是孩子的奶奶,关心孩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真不知如何解劝,也不好掺言,楚天齐便没有说话。现在这电话来的太好了,正好给老两口解围,于是他示意了一下,拿过了手机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儿子做手势,老两口也会在这种时候“暂时休战”。

    看到手机上号码,楚天齐不由得迟疑:怎么会是她?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:“你好!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才传来压低的声音:“是不休产假不方便?老婆在旁监督着呀?”

    “尽瞎说,什么监督不监督?我是怕你那边说话不方便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疑惑着,“你怎么知道俊琦生孩子?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对方“哼”了一声:“就没见你这样的人,结婚时候不打招呼,那时候的理由是‘低调,不方便’,这也说的过去,谁让你们是高官呢?可是这生孩子又有什么不方便的,连招呼也不打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到预产期,提前生的,生孩子的时候我都没赶上,准备到单位再告诉你。”做过简单说明,楚天齐再次追问,“你到底是听谁说的?市里知道的人可有数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嗤笑”一声:“你以为挺隐秘,可是对于有心人来说,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什么有心人?”楚天齐不禁狐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话方便吗?”对方忽又询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转了一下头,回复道:“方便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注意到儿子似乎要说公事,老两口急忙起身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消息来源有些特殊。”说到这里,手机里的声音严肃起来,“刚刚在和单位一个下属吃饭的时候,她喝的有点多,顺嘴说了一件事。我觉得那事有问题,回来就给你打电话。据她说,有人要拿失火做文章,要把失火原因归结为消防责任,这可是你主管内容。还要与你媳妇生孩子联系起来,说你在救火重要关头,擅离职守,专程回家陪产。”

    “尽他娘放屁,我就是因为指挥救火,她生孩子也没能在身边。扑灭火灾后,在市长硬要求下,我才夜里赶回来的。”骂过后,楚天齐又追问,“到底是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诶,你这人,我向你提供消息,你不能把我也卖了吧。再说了,人家之所以说秃噜嘴,可能也是因为知道咱俩关系不好,没有刻意提防。如果要是引起人家怀疑的话,以后就没人跟我说了,想听也听不到。”对方娇嗔着,“你现在不应追问谁说,而是应该尽快找那个做文章的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呵呵”一笑:“我就是顺嘴一说,你还当真了。我能出卖你吗?对了,那个要做文章的人,他要怎么做?又是什么来路?知不知道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说不太清了。听她那意思,应该是一个记者,那个记者好像和她弟弟认识。说好了,你别想从人家弟弟那里入手。”嘱咐了一句话,对方又说,“那个记者好像是南方口音,好像还在定野市,好像来过一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略一思索,楚天齐又问:“说是记者,有没有记者证什么的?那人长什么样?住在哪了?”

    “长什么样,住在哪,我一概不知。应该有记者证吧,听她那意思,那人应该是专业记者才对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又补充着,“我就知道这些,能不能找到人,那就看你自个的了。要是过两天,满大街都是你的大字报,那也别怪我,反正我是第一时间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让他散的满大街?笑话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话题一转,“当然了,万一有什么纰漏,要真到了那一步,还得需要部长多帮忙,你正好专业对口嘛!”

    “别埋汰我了,我就是个副的。人家正的带病主持工作呢,我只不过是个大头兵,就是个干活的命。哪有人家楚局长命好,不但财大气粗,还成天能和老同事、小上级互相关心关心。”手机里的声音泛着酸味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。今天采访书记,明天市长专题,我看你可挺滋润的呀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嘁”了一声:“那不就是给领导服务,跑腿的吗?不说了,满眼都是……对了,什么时候方便的话,我这个当阿姨的,总得给大外甥表示个见面礼吧?”

    “行,等看看时间。”楚天齐回答的挺爽快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打扰领导了。”手机里声音到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暗自骂着:妈的,又有人要搞事?

    刚才打电话的人,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江霞。由于两人的“联盟关系”一直保密,江霞虽然调入市里,两人离的近了,但却再没单独见面,打电话也很少。今天对方打电话来,这个事显然很麻烦,如果不能及时制止,势必又要掀起波澜,必须及时处置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已知信息太少,又该从哪入手,又该让谁去查呢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楚天齐在手机上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里传来声音:“市长,有什么事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