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我是他老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定野市百货大楼失火现场。

    看了看灰乎乎冒着青烟的楼体,看了看楼里楼外的身影,看了看四周围观的人群,又看了看那些满面沮丧的商户,楚天齐目光落到了身侧的岳继先脸上:“你去忙吧,不用老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岳继先摇摇头:“不,我就在这儿,就一直跟着市长,直到您离开现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。”楚天齐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岳继先也被对方神情逗乐了,但却没有要离去的打算。

    一队消防官兵走出百货大楼,垫后的是那名武警警官。刚才进楼的时候,这名武警警官是冲在最前面的。

    示意其他消防官兵到一旁休息,武警警官快步到了楚天齐近前,直接汇报着:“楚市长,刚才我带着两队消防战士,按照分组,从各个楼层分别展开搜寻,经过自下而上、自上而下,所有楼层都经过了不同组别的四次搜寻。我们把百货大楼里边搜了个遍,都没找到范玉虎,也没有其他人员或尸身。从刚才的搜寻情形判断,此次火灾没有人员死伤。”

    尽管刚才已经基本认定是这个情况,但心里还不是完全踏实,现在听到对方讲说搜寻结果,楚天齐才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正是不确认是否有人员伤亡,刚才楚天齐也才想着要穿上装备,亲自进去看看,可是却遭到刘福礼等人的坚决反对。岳继先更是从群中进到警戒线里,寸步不离的看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武警警官继续汇报着:“我们进楼以后,第一要务就是在楼内搜寻有无人员,同时查看存在哪些安全隐患。除了没有人员伤亡外,安全隐患也不多,整栋楼虽已过火,但楼体没有出现楼板断裂、墙体裂缝等情形。当然这个还需要专业部门再行检测,而且现场也一片焦黑,难免有查看不到的地方,但楼板和承重墙肯定没有当下塌、断的可能。

    化妆品属于遇火可燃、可爆的危险物,所好都摆放在一层,而一层外围又最后过火,并未引起次生灾害。刚才我们已经把这一区域做了警戒处置,划出隔离区。另外,倒是发现了几处电线裸*露、破损情形,刚才也正好处于断电状态,我们都做了相应明显标记,并做了明确记录,留了相关影像。

    整栋楼房的玻璃破损严重,除了一楼尚有个别完整块以外,几乎所有窗户玻璃都已破损。所好大部分坏玻璃都未完全脱落,这也是楼内没有大面积过火的主因。不过毕竟浓烟进入好多,靠窗位置也有诸多火燎的地方,整个楼内都是黑黢黢的。再加上大量水和稀泥流进楼内,整个楼内已经破败不堪,到处湿漉漉的,地上也有积水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薰一浇,所有的商品都受损厉害。楼上的那些服装,无论大套还是小件,全都黑乎乎、灰乎乎,基本已经分不清主色,上面也满是灰烬和水、泥。一楼的化妆品也是如此,虽然没有发生危险,但显然已经受到水、火影响,好多包装都变了形,瓶中物也有些许膨*胀或充气。还好及时扑灭火势,加之一楼过火较晚,否则非发生爆炸不可,那样就会影响楼体内外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楚天齐又是暗自嘘了口气,既庆幸有惊无险,也多少有些后怕。要是万里有个一的话,那就*烦了。

    武警警官说话间,从随身挎包取出录像机,打开摄录文件,请楚市长过目。

    画面上出现了楼里情形,整个画面灰乎乎、雾蒙蒙的,还有一股一股的烟雾升腾。画面缓缓推近,一些商品近距离出现在镜头中,有手表、化妆品。由于这些商品大都放在玻璃柜台中,从画面中看不出什么变化,当然也看的不是特清晰。不过受到大火烤、水汽蒸,想必也会影响化妆品的品质,手表灵敏度是否受影响,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看过一楼的画面,然后便是上面楼层的场景。

    从画面可知,楼上服饰可没手表、化妆品那么幸运,不可能有玻璃柜台防护着。虽然隔着屏幕,却也可以看出这些布制品早已污渍不堪,也能想象到沾满灰烬和泥、水的惨状。不用说,这些商品想必大多已经不具备出售资格,即使再经过彻底清洗,究竟能否按旧品销售也未可知,肯定不可能在商厦里面摆放了。

    整个楼里这些商品虽说有几十家商户,但每家商户存货量也应该有二、三十万吧,最终即使想办法处理掉了,能否收回成本的十之一二也是未知数。再加上停业期间的损失,还有其它费用的支付,每家损失都得好几十万,真的赔惨了。绝大多数商户都是贷款或借钱做生意,这下窟窿可如何去补?即使有些商户有保险,也不知道能够收回多少补偿,也不知是否能提供相应手续。

    那些商户们发现了录像机,从警戒线外东南角的方位,向西移动,在警戒线外伸手招呼着:“领导让我们看看,我们看看那些货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示意武警警官收起录像机,楚天齐向人们解释着:“这些资料是为了调查事故原因所用,暂时还不宜公开,请大家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些可是我们的东西,我们看看都不行?”

    “就让我们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行行好。”

    商户们七嘴八舌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有些时候光靠解释是说不通的,于是他不再和这些人搭茬,而是向着楼房近处走去。

    岳继先适时跟了上来,轻声提醒着:“市长,不能太靠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邪乎?”楚天齐继续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楚市长。”右后侧传来呼唤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见是刘福礼引着市长秦怀到来,赶忙迎了上去:“市长。”

    秦怀没有寒暄,向前走了几步,直接问:“怎么样了?找到那个人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暂时还没找到。不过武警官兵刚搜索了整栋楼,里面没有范玉虎,也没有其他人。经过他们的初步勘查,没有大的安全隐患,个别隐患已经进行警戒或标记,他们都做了相关摄录工作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武警警官又来在近前,打开录像,给市长看。

    秦怀看完录像,没有立即说话,但神情却很严峻,显见心情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秦怀才缓缓的说:“好在没有人员伤亡,这就是最大的幸运。那个人能去哪呢?”

    “找到号码没?”楚天齐冲着分头男喊着。然后又对着市长说了句,“这人是百货大楼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没,没,没找到亲戚家号码,那个小灵通也打不通。”分头男快步上了近前,点头哈腰着。

    “身为大楼经理,发生这么大的事,你是干什么吃的?”秦杯直接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闪开,让我进去。”一个含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秦怀都甩脸看向发声处,在警戒线外,正有一个矮胖子冲着警察嚷嚷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火灾现场,闲杂人等不得靠近。”警察冷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闲杂人等。”矮胖子使劲一甩胳膊,“我是……诶,咋这么灰不溜秋的?”

    正这时,分头男快步奔着那个矮胖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范迷糊,范迷糊回来了。”圆脸看门人边嚷边挥手,向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跟着圆脸人一齐跑着。

    “范迷糊?”楚天齐、秦怀、刘福礼都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孙廷武也从另一侧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咋成这*样了?这是咋了吗?”矮胖子继续挥动着手臂,身子有些摇晃。

    孙廷武已经到了近前,直接一伸手,抓住了矮胖子肩头衣服:“来,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局长出手相“邀”,警察自是赶忙让路,闪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诶,诶,你这……”矮胖子翻着脸皮,瞪着抓他的人,“警……警察,你凭什么抓我?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费话,过来。”说着话,孙廷武右手轻轻一带,抽着鼻子,“灌了多少猫尿?”

    “诶,诶,你……”矮胖子差点摔倒,挥动手臂,嚷嚷着,“金利,金利,外甥女婿,快救老舅。”

    听到矮胖子这声喊,人们都楞在那里,都顺着矮胖子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目光尽头,分头男一脸尴尬,还带着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什么人?”楚天齐也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我是他老舅,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矮胖子一捂嘴,“对了,不让说,打死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,就这迷迷糊糊的样,还能管着咱们,闹半天他是经理亲戚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,偏偏让他待在三楼,还把楼门钥匙也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今个老候灵活,从小窗户钻出来,要不咱们非被烧死不可,这个死犯迷糊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看门人嚷嚷着,走向矮胖子,好几人甚至挥动着手臂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添什么乱?”孙廷武瞪了那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刚才还义愤填膺,看到公安局长眼神,四人全都没了脾气,悄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黄金利,怎么回事呀?你的亲戚就这样?”刘福礼也冲着分头男瞪了眼。

    分头男支吾着:“也,也不是近亲戚,他,他就是我媳妇一个当家子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咋不近?我和你丈人是叔伯兄弟,这还不近?”矮胖子又接了茬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