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一脚踏三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一月中旬的定野市,天气已经很冷了,当地实际采暖都已达到了二十多天。

    相比起市内,野外温度要更低,风也大了一些。不过也有例外,定风山的风就不大,虽然不可能没有风丝儿,但最起码比大多数野外小了好多。

    定风山位于定野市东南端,是定野市与外界的接壤处,整个定风山也不只是属于定野市地域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的定风山,阳光明媚,蓝天白云,树影婆娑。可能是地理位置的缘故,这里的风就是小,不但没有黄沙漫天,空中连漂浮的微尘也看不到。当然这和山上的树木、植被不无关系,地上的干河湾也几乎全是石头,也减少了粉尘的飞扬。

    “咯嘣”、“咯嘣”,汽车辗压石块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四辆越野车出现在干河湾中,一直向前行驶着。在这四辆汽车中,有两辆黑色的越野,另两辆越野车是白色的,行进顺序是:黑、白、黑、白。

    四辆汽车的车牌类型不尽相同,走在最前面的黑色越野是民用号牌,号码数字也很普通。排在第二位的是一辆白色越野,挂的是警用牌照,号码还是定野警用车辆第一号。警车后面是另一辆黑色越野,这辆越野挂着部队牌照,是野战军序列号牌。走在最后的白色越野,挂着武警车牌,是那种国防专用号牌。

    “咯嘣”、“咯嘣”,四辆越野继续前行,离着定风山山脚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虽说数第一辆汽车号码普通,车也显得档次最低,但坐车人却是四车中最舒服的,那种颠簸感最小,只是不与其他人言明罢了。

    “咯嘣”、“咯嘣”、“滋”,第一辆黑色越野当先到了山脚下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一个高瘦身影跳下汽车,正是定野市委常委、政府副市长楚天齐,楚天齐手里拎着个服装袋。

    吹着清咧的微风,顶着温暖却不曝晒的日头,楚天齐站在那里,神清气爽,英姿挺拔。他回过头去,看着另外三辆汽车。

    白越野警车随后跟来,停在黑色越野之后,定野市公安局长孙廷武跳下汽车,来在楚天齐身旁站立。

    不多时,第三辆汽车也停下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孙廷武快步走向前去。

    不等外面二人伸手拉门,这辆军用越野车门已从里面打开,同时声音传出:“不敢有劳楚市长大驾,我也不敢太官僚了。”

    话到人到,定野市委副书记、政府市长秦怀跳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市长真是体恤下属,官德更是我等学习楷模。”楚天齐回应着。

    秦怀点指对方:“这不像楚市长说话风格,反常呀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多心了。”楚天齐笑着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挂着武警车牌的白色越野车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交通局长楚晓娅跳下汽车,来到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说是你在前边带路,怎么把我们带到这地方了,前边这哪有路呀。”秦怀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向着旁边一指:“市长,去山上看看有没有路,也许路还挺宽呢。”

    秦怀“哦”了一声:“山上?这是要靠十一路呀。就怕女同志吃不消,这山看似不高,其实也不低的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没问题。”楚晓娅接了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上也不行了,这分明是将在这了嘛。好好,走。”秦怀说着,已经迈动了步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递出了手中服装袋:“市长,山上风大,把这冲锋衣套上,新的,没穿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早有准备啊。”秦怀也不客气,取出冷锋衣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马上跟着,秘书们更是不敢怠慢,一齐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定风山虽然称之为山,其实表层是以土壤为主,只不过上面还覆盖草皮,生长着树木。因此也就有了踩出的土路,通到山上。

    在山下刚走的时候,还是秦怀在前面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楚天齐已经走前几步“探路”。

    身为公安局长,孙廷武自是不能落后。于是抢先一步踏上上山土路,在前面开路去了。

    由于季节原因,山上植被已经枯黄,那些大叶树木也已只剩下枝干,反倒是树下铺着好多或黄白或枯黑的叶子,只有落木针木的叶子仍然附着在枝干上。

    土路不太宽,但一人通行不成问题,上面也基本没有落叶,即使有零星叶片,也根本形不成厚厚一层,不影响人们行进。既使偶有树杈、断枝横在路上,也早已被“开路先锋”清除掉了。

    在行进过程中,秦、楚二人也偶有对话,但身侧还有旁人,不可能谈重要事情,只是随便扯着与山、树有关的话题。

    其他人等只能听着,不会随便插话。这是规矩,人们都懂的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走这路绝对没问题,但他知道照顾市长的步辐和体能,走的并不快,还借交谈之机不时停下,以方便市长驻足停歇。

    饶是这样,楚天齐也发现市长多少有些喘息,便干脆以讲说山中趣事为由,在路上适当多停留一会儿。所好的是今天天气不错,人们下车时也都穿着御寒的衣服,否则就是想多停留,也会冻的够呛。

    一路上走走停停,花了差不多四十来分钟,一行人到了一个相对较低的平台处。

    和刚才的树木、山体遮挡不同,此时站在平台上,三面已经空当当,立马显得风又大了一些,偶尔还能听到风声。加上刚才路上受风吹拂,好多人已经出现了“红脸蛋”,尤其女同志更明显一些,鼻子都微微发红了。有人不禁抱怨,抱怨提前没有准备,但也只能在心里“说说”而已。

    “哈,冲锋衣好呀,自带帽子。”秦怀拍了拍先前已经戴上的帽子,转头看着四周的下属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光着脑袋,不只脸颊发红,鼻子、耳朵也红,却还得冲着市长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市长,帽子管用吧,请移步到那边,尽情观赏一下风景。”楚天齐向着右前方示意着。

    秦怀转头看去:“哦,那可是个大风口,天然大功率电风扇。俗话说‘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’,我这穿了你的衣服,那也就只能任你摆布了。好吧,去那边看看。其他人呢,原地待命,看看有没有什么避风的地方,尽情享受大自然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能跟着去看风景吗?”楚晓娅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要去?你这武装够严的,显然是早有准备呀。”说到这里,秦怀一笑,“看楚市长意见吧,人家今天是总策划、总导演,他同意就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了话:“既然楚局长有这个意愿,那就一块吧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秦怀、楚天齐、楚晓娅向右前方走去,其余众人都留在原地待命。

    走出几步,秦怀转头道:“今天谁若是冻感冒了,就找你要感冒药,人家根本没有御寒准备嘛!”

    “今天天气不错,是近些天最好的了。到外边活动活动身子,晒晒太阳,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对身体只有好处。只要体质不是太差的,应该不至于感冒的。”楚天齐说着,伸展着双臂,“我就这么光着脑袋,现在身上热乎乎的,都快出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不冷,挺好的。”楚晓娅帮着腔。

    秦怀笑着说:“楚局长当然不冷了,口罩、纱巾、大墨镜,应有尽有,别人提前可没得到消息呀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提前跟我说。平时我经常去野外公路,这些只是必备品而已。”楚晓娅予以否认。

    “是吗?哈哈哈……”秦怀笑着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楚晓娅冲着楚天齐挤了挤眼睛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微微一笑,快速跟上了市长步伐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走到了山梁边沿处,再走就得下到另一面了,三人自动停住了步子。

    秦怀瞭望了一下远方,转头看着楚天齐:“费了这么大劲,把我骗到这来,究竟要说什么,现在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骗呢?”楚天齐“呵呵”一笑,近前半步,手指脚下地块,“市长,您这是一脚踏三地呀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就明说。”秦怀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市长您看。”楚天齐抬手指去,“咱们所在的地方,那是河西、晋北两省交界,而河西这边又是定野、沃原接壤之处,是这座山把三市生生的隔开了。如果把咱们脚下这个地方通开,那么三市立马高效联通,市内市外的物质、人流将通行无阻,到时就真正实现一脚踏三地了。”

    秦怀点指对方:“你的意思不就是在这里修路吗?在办公室也可以说呀,何必费这么大周折来这?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请市长屈驾到此,主要就是考虑这样更直观,更能解说清楚。市长,您看那里……”楚天齐指着前方诸多地方,向市长讲说着道路开通后的种种便利,讲说着通路对经贸发展的大幅度促进。

    听完楚天齐所讲,秦怀没有接话,而是转向楚晓娅:“楚局长,你肯定也不是为看风景吧,有什么也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市长。”应答之后,楚晓娅讲说起来,“通过地图测算,从我们脚下算起,到晋北省那边的距离只有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