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根本就不是钱的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两三天时间转瞬即逝,这一周又到了星期五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开始,定野市政府常务工作会议召开。

    在例行的一些事项进行完毕后,市长秦怀提出了新的议题:“同志们,在两周前,我们曾经研究了定风山公路事宜。当时在会上,好多人表态,下来以后找相关部门论证一下。半个月过去了,大家议的怎么样?都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在市长说话期间,好几人都面面相觑,意思很明显:这还当真啊?

    见没人搭茬,秦怀又追问着:“谁先说?”

    哎,可得往前挪挪排名,否则每次都得第一个说。暗自感叹着,连长海开了口:“在上次会后第二天,我便召集国土、规划、防空、行政执法、治危拆违等部门开会,研究定风山修路对相关工作的带动和影响。在会上,大家一致表示,要想富先修路,觉得打通定风山三市二省通衢,对于定野经济社会发展,会产生巨大作用和影响,从思想上大家都支持修路。

    在专题会后,各部门便从各自管理内容入手,从细处着手,研究修路对本部门工作的促进和影响。各部门研究结果源源不断汇总到我这里,期间又经过多次分批次的交流,到前天为止,基本都有了反馈。总体来说,人们对修路的前景趋势看好,支持修路。只是各自也有一些现实情况,需要具体考虑。

    其中国土部门表示,修路涉及到许多方面,与国土的使用联系紧密,需要对国土资源的使用、规划有一个综合考虑。我国虽然幅员辽阔,资源较多,但在这么大人口基数稀释下,资源储备就显得很是稀少。因此在修路之前,必须要把修路对资源平衡的影响考虑进去,必须保护资源的相对平衡。这是一个系统工作,需要勘探、调查、研究、论证,在此期间人力、物力的配备也有诸多要求,不是两周便可完成的。如果一旦启动相关调研、论证,至少也得三五月做完,牵一发动全身,需要谨慎启动。

    规划部门自是提到了规划,既提了国家路网规划,也提了定野经济发展规划。定风山通路,在整体规划之中,但国家大意向是在下个‘五年计划’启动,也或者是下下个。现在要先国家计划而行,怕是会有很多难题,操作起来也要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防空部门自是大力支持。发达的交通路网,对于国防事业促进作用很大,对人民防空的意义也很深远,他们完全支持修路。只是这里面也有一个必须符合国家大战略的问题,必须要符合在人防体系中的定位,定位需要交通发达咱就发达,需要做障碍咱就关山索路。涉及到这方面的事,一时要查当下国防对定风山的定位,也要考虑未来在人防中扮演的角色,这个需要向上级国防部门了解,有一堆很复杂的程序。”

    之后,连长海又谈了行政执法、治危拆违等部门意见。各部门总的意见就是:对于定风山修路,举双手赞成,但是一些具体的操作也必须考虑,这不是想操作就能操作的。

    在连长海讲说完以后,市长秦怀插了话:“天齐市长,连市长说的这些事项,有没有考虑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有过考虑,但考虑未必有那么细。刚才这些部门的考虑,有其客观的一面,但也难免教条。好多事物都是变化的,必须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,而不是死抱既有规则。无论什么时候修路,国土、规划都是必须配合的事,既然这条路已经在国家大公路网规划中,那就必须在这个基础上考虑问题,这个趋势是不能挡的,也不应该阻挡的。所以国土部门的说话,纯属就是推辞,是为了逃避某些应尽责任。

    至于规划部门的提法,就有偷换概念的嫌疑了,定风山区域通路,是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中。后年就是新五年计划的开始,离现在也仅一年零一个月,一条路从开始启动,至少也需要一年多的前期工作,比如国土勘查,比如立项等等。这就需要当地政府、相关部门做起提前量,而不是白白浪费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假如等到新计划正式出台,可能已经多半年过去,提前一年和滞后一年,至少两年时间就白白流逝了。而且对于一些既定的大项目,当地政府和职能部门的态度,也对新五年计划有一定影响。如果态度积极,相关计划可能就会早做考虑,如果态度消极,还可能继续再推五年。

    至于人防部门的提法,那就纯属拉大旗做虎皮,有唬外行的意思。既然国家已经列入了下一五年计划,自是会从全局考虑,也会考虑到国防安全,不是一个市的防空部门可左右的。其实我也接触过国防部门,有些规定要求确实要区别于地方,也要严于地方,但好多方面更服从大局,远不像市防空部门做的这么狭隘。还有,刚才说的另几个部门,其实也是在逃避应尽责任和义务,才找了诸多借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的话说的很不客气,他也是故意要这么说,要揭露有些部门无病*、推诿扯皮。

    秦怀这次没插话,但却看向了连长海。

    连长海会意,马上对楚天齐的话进行回应:“楚市长说的是,咱俩观点一致,我也是这么批评他们的。虽然这些部门没有全部认可,但也表示了部分认可,不过同时也提到了一个问题:钱。他们也是好心,担心钱没着落,或是不能很好到位,一旦形成半拉子工程,对相关行业的消极影响是非常巨大的。他们之所以提出一些困难,也是为了稳妥,而非故意刁难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宋扬从水利、农业、农村、扶贫等方面,讲了这些部门的意见。许寿石、陈冬生、刘福礼也讲了各自分管部门的看法。

    这些部门的总体意思,与连长海分管那些部门意思差不多,都表示从思想上绝对支持,一百个支持,但又都提出了实际困难。有的困难还算切实存在,有的纯属就是刻意扩大,分明就是说:现在不宜修定风山那里的路。在这几人中,刘福礼的表述,相对要客观的多,也理智的多。而且所有人最后都落实到一个字上,那就是“钱”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发言过程中,市长再没要求做回复,楚天齐便没有进行响应。

    轮到肖云萍发言了,他的话要更直接:“上次我就提到了,这个项目至少需要五十亿,这么多钱从哪来?谁去弄钱?刚才其他几位副市长也都提到了这点,看来大家是完全无意的形成了共识,没有钱什么也搞不成。

    在上次会后,关于钱的问题,我也适当找金融部门咨询过。这些银行和机构都表示,这真不是小数目,在年底前后肯定没有这样的指标。就是在其它月份,如果是地级市的项目,获得支持的可能性也非常小。反正我问的这几家已经明确表态:不支持,也没有相关支持计划。

    我还是那句话,只要不需我筹措资金,只要不再继续占用各分管市领导的项目资金,我举双手赞成。当然了,如果谁向相关机构争取到了借款意向,需要我和相关机构跑手续的话,我们责无旁贷,也绝不推诿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众人,秦怀又看向楚天齐:“天齐市长,看来大家对于修路都赞成,可是也都担心钱不能到位。看来影响此事的关键因素,还是钱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市长的意思,做了这样的回答:“市长,我不分管财政,也基本没做争取资金的事,关于钱的来源还没考虑仔细。如果我有成熟的想法,到时会向市长汇报,也可能会找分管领导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楚市长说的好。那这事就先这样,咱们再汇总一下其它事项。”秦怀引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楚天齐便直接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刘福礼随后就到了。

    为对方沏好茶水,楚天齐跟着一起,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这事要想操作,困难不少,当然‘钱’是绕不开的话题。”刘福礼又提到了刚才的会议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么大项目,钱没来源可不行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语气一转,“当然了,从人们的说辞来看,显然这又根本不是钱的事。”

    刘福礼点头回应:“是呀,就不是钱的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两人都没有说的太直白,但其实心里都明镜似的,人们那些说辞全是借口,最根本原因是不想让楚天齐“立功”。在这多半年时间里,从楚天齐做的那些工作来看,显然太抢眼了,显然抢了好多人的风头,人们都担心西风压倒自己的风呢。

    关于“木秀于林”的道理,也是在这个屋子里,刘福礼早就专门说过,后来也有显现,这次的显现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天齐,接下来你要怎么办?有些问题确实存在,确实需要正确的面对方式。”刘福利的语气中透着关心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