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就叫葫芦娃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路上奔行了大约三个小时,楚天齐赶到了省第一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刚一下车,楚天齐忽觉心情急迫,一路奔跑着,冲进住院楼。

    在自家安保人员引领下,通过了一楼的“通行检查区”,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轿厢关闭,开始上行。

    在上行过程中,电梯停了好多次,把楚天齐心里急的够呛,可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电梯终于到了妇产科高级产房区楼层。

    轿厢还未开启完毕,楚天齐就冲了出去,差点与旁边来人撞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天齐,走的这么快,差点把妈撞倒。”来人正是尤春梅,身旁跟着楚玉良。

    “哪能呢?我走路心里有数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就要迈动步子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尤春梅拉住儿子,审视着,“先去洗洗澡,换身衣服,刚从那地方回来,小心有冤……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?失火楼里就没人。”楚玉良训斥着老伴,然后又叮嘱起了儿子,“还是先洗洗好,对大人孩子都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爸、妈,知道你们就要这么说。回来之前,我彻底洗了一澡,里里外外都换了,就连汽车都洗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尤春梅说着,吸了吸鼻子,“嗯,衣服挺香,没有烟薰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行了吧。”楚天齐又迈动了步子。

    这次老两口没有阻拦,但尤春梅却在一旁叨叨起来:“天齐呀,你是不知道,看见那车撞咱们的车,我的心都一揪一揪的,生怕撞到绿车。要是你媳妇和孩子有个三长……呸呸,你看我这嘴。你也是的,媳妇生孩子也不回来。老话说,孩子第一眼看不到爸爸,以后跟爸爸不亲。市里那么多人,咋非得扣着不让你走,那么多人就不能管事,非得让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叫什么话?自古都是先国后家。他一个主管市长,能不在那盯着?”楚玉良打断老伴,喝斥着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天齐第一个孩子。现在又不让多生,就让生一个,他当爹的不该陪着老婆孩子呀?我看就是市里领导不懂事。”尤春梅还是坚持着自己观点,同时反击着,“那天打电话,你不是也跟他说必须回来吗?”

    楚玉良没好气的说:“我那是指正常情况。这不是市里情况特殊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也是情况特殊?”尤春梅一句不落。

    没去管老两口斗嘴,楚天齐边走边注意周边情形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虽然高级产房不像高级待产间一样稀缺,不仅仅只是两间,但看起来间数也不多。

    隔着不远,就会有精干小伙子出来,楚天齐知道那是自己家的安保人员,便冲着出现的人微笑致意。

    那些人自是知道这是少主人,自是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来在产房外,老两口终于停止了拌嘴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屋,进去吧。”尤春梅向儿子示意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名月嫂正在外屋,看到楚天齐进屋,赶忙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回应了二人的招呼后,楚天齐示意着:“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月嫂立即上前,轻轻推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尽管开门声很小,但床上的宁俊琦还是听到了声响,转过头来,喊了声:“天齐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妻子声音虚弱,楚天齐不觉胸中发热,喊了声“俊琦”,便奔向床边。

    “于姐,你先忙去吧。”宁俊琦冲着月嫂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好的,小姐,我就在屋外,有事叫我。”月嫂应答着,关上套间门,又走出外屋,去了楼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到了病床前,大哈着腰,抓住妻子的手:“亲爱的,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轻轻摇头:“不受苦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不受苦?你看现在还有泪花呢。”腰着猫不得劲,楚天齐干脆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尽瞎说,我这是高兴的,这叫喜极而泣。”宁俊琦轻轻推了丈夫一把,“你怎么蹲那了?跟个猴似的,旁边就是椅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猴就猴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你怎么不看咱们的孩子呀?”宁俊琦嗔怪着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惦记着你吗?”楚天齐说着话,站起身来,顺着妻子的手势看去。

    在屋子的西南角处,放着一张婴儿床,床里躺着一个白净净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楚天齐大步奔着婴儿床走去。

    “慢点,你都带起风了,别吹着宝贝。”宁俊琦在身后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啊?”楚天齐惊讶之后,立即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这脚步也太慢了,这哪是走路,这分明是“太空步”,在跳舞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咯咯”的笑了,又赶忙捂上嘴,逗弄着:“看你那两条大长*腿,就跟‘螳螂’似的,就是你们老家说的‘扁担’。”

    “扁担就扁担。”虽然这样回应着,但楚天齐还是以正常步子,到了婴儿床前。

    小家伙闭着眼睛,平躺在婴儿床里,小脸红扑扑、肉嘟嘟的,大大脑壳上长着浓密的头发,鼻翼似乎在轻轻的呼扇着。

    倒是现在营养好,以前孩子好几岁还有没几根头发的。暗自感叹着生活条件的变化,楚天齐俯下*身去,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尽管宁俊琦压低着音量,但语气中仍然满是喝斥。

    “我,我摸*摸他呀。”楚天齐直起腰,也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你手上有菌,小孩子抵抗力弱。”宁俊琦给出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在回来之前,可是从头到脚都洗了,又从里到外也换了,就连汽车都是新洗过的。”楚天齐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宁俊琦态度坚决:“那也不行。医生这么要求的,目前只让月嫂动孩子,月嫂也要随时注意消毒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邪乎了,我是亲爸爸,都不能接触孩子?总不能每次抱孩子,还得在高压锅里蒸煮消毒吧?”楚天齐说着怪话。

    “咯咯。”宁俊琦被逗笑了,但还是说,“在医院就听医生的,过几天就能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。”楚天齐盯着儿子看了看,轻手轻脚的走回到大床旁,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宁俊琦盯着丈夫:“亲爱的,这是咱俩的爱情结晶,我俩有孩子了,你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我当然高兴,结晶嘛!”楚天齐故意强调着某些词语。

    宁俊琦脸上一红:“尽往歪想。我怎么看不出你高兴呀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高兴吗?中午我就没吃饭,下午也没顾上吃,一到这就急着来看你和儿子了。我总不能像村里扣柱子那样,满大街嚷嚷‘我当爸爸了,我当爸爸了’吧。”楚天齐还真学了扣柱子的腔调。

    宁俊琦看出了丈夫的欣喜,娇羞的嗔着:“德性,赶快去吃饭吧,可别把咱家大市长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不着急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伸出手去,“亲爱的,给宝贝儿子喂点儿吃的,让我也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馋猫。”宁俊琦推开丈夫伸来的右手,“得三四天才能有呢,现在吃奶粉。大夫说了,到时候要是小孩儿吸不上,用吸*器嫌疼的话,就得大人……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妻子娇羞的脸庞,楚天齐心中一阵温暖,握住了妻子的手:“亲爱的,我一定不辱使命,你受苦了。今天路上还赶了那么一出,没吓到你吧?”

    宁俊琦下意识看了看屋门,压低了声音:“吓倒是没吓到,可是当时看到那两个车一撞,我就觉得心里一紧,小肚子一个劲的下坠。等到第二次看到两车相撞,肚里就下坠的更厉害了,后来就一直疼。大夫不知道路上的事,但是她说我是突然动了怪气,否则还得两、三天才能生。不过这样也好,早生早放心,反正孩子满九个月就是足月。我怕爸爸跟着担心,也怕咱妈埋怨咱爸,所以就没说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真好!”楚天齐俯下*身子,在妻子的脸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讨厌,小心让人看见。”宁俊琦不舍的推了推丈夫。

    楚天齐直起身来,真诚的说:“亲爱的,本来我打算一定提前赶回来,可偏巧遇上市里有事,还是没能在你生产时陪在身边,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那种情况下,你能离开吗?”停了一下,宁俊琦又道,“天齐,我怎么总感觉这事挺巧的,咋就赶一块了?”

    “就巧了呗,还能怎的?”怕妻子担心,楚天齐打了马虎眼。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继续追问,而是提出了新的话题:“咱家孩子叫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叫……还真没细想,容我想想吧。”楚天齐说着,叨叨起来,“叫什么呢?叫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姓什么呀?咱爸可是建议孩子随本姓的。”宁俊琦再提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呀,姓什么呢?”楚天齐挠起了头皮,“姓徐?哪对咱爸太不公平了。姓楚?老爷子那里怎么办?要是随你姓的话,该姓宁还是姓李呀?”

    “还想我家呢,把你自个的弄清楚就行了。”尽管这样说,宁俊琦脸上还是带着欣喜。

    “要是一下生四个多好?楚、徐、宁、李,一个不落。”楚天齐扳起了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你以为生小猪呢?”嗔过之后,宁俊琦又说,“既然定不了姓楚还是姓徐,那就先起一个小名,孩子总得有个称呼呀。”

    “小名……就你起吧,你想过不?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看着丈夫:“你看叫‘葫芦娃’怎么样?儿子也有块胎记,跟你后腰位置差不多,你说这也能遗传。”

    “‘葫芦娃’好,就叫‘葫芦娃’。”楚天齐立即表示赞同,还唱了起来,“葫芦娃呀葫芦娃,一根藤上七朵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一声清脆哭声响起,打断了歌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