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全县人民盼着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周时间接近尾声,又到了周五。

    楚天齐吃过早饭,没有回办公室,而是直接叫上李子藤,乘车出城,上了302公路。

    尽管从来没向交通局通报车牌号,更没悬挂小号车牌,但交通系统的人们显然已经认识了这辆越野车。尤其公路收费系统的人们更是知道,这辆看着不起眼的汽车,是主管领导专用。

    对于主管市领导,往往人们都是要高看一眼的,当然这未必就是绝对因为尊重,而是人们都深谙“县官不如县管”的道理。何况这位还是比县官大的县管,也是位厉害的主管领导。

    人们可是听说,这位楚市长不但戏弄过公安厅副厅长,最近还扫了常务副市长的面子,更掀起了彻查以往工程质量的风暴。

    做为吃瓜群众,人们往往对事实真正的起因经过不感兴趣,反而更热衷与事件热点与个人劲暴传闻。对于与楚天齐有关的这些事,人们提炼更多的是其手段如何犀利,也把本非他做的事扣到其头上,交通口的人更是形成普遍共识:惹不起楚市长。

    正是带着这种敬畏之心,人们对于与楚天齐有关的人和物都特别小心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那辆黑色越野奔来,收费班长立刻提醒着:“注意,专车来了。”

    根本不需班长用代号暗示,收费员早做好了准备,拿出最好的状态。

    黑色越野驶进收费车道,司机侧车窗摇下。

    不等汽车停下,挡车杆已经自动抬起。

    收费员的笑脸和问候同时出现在窗口:“请慢走,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岳继先用鸣笛表示感谢,黑色越野车驶出收费车道。

    尽管没看到楚市长,但收费员还是面带笑容,看着车行方向。她知道汽车没错,副驾驶位坐的李副主任没错,市领导肯定在车上。这个领导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上次根本没见楚市长从这里经过,但路面塌陷之时,却是第一个出现在现场。

    对了,那天女局长专车可是从这里通过的。难道二楚约好会面地点,结果却见证了惊心动魄的一幕?哇塞,太浪漫了。

    “嘀嘀”、“收不收费”。

    鸣笛声、司机质问声相继想起。

    女收费员这才收回心神和目光,说了声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黑色越野车已经奔行出老远,楚天齐还在暗暗点头,肯定着收费人员的精神状态。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妖化,也被收费员那样八卦,不知会做何感想?

    今天阳光明媚,车流顺畅,视野清晰。不知不觉间,汽车已经跃过那天上路的上口,很快便到了那个两公里提示牌处。

    汽车靠路边停下,楚天齐从车上跳下,沿着路边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十多米,楚天齐停下来,看着那片明显新于旁边的漆黑油面。

    油面黑漆漆的,接缝处平滑自然,实际上现在根本没有缝。如果不是因为新旧颜色对比,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里施工,甚至发现不了衔接处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那个大坑,在听说那事时,甚至会生出杜撰之感。

    从修补油面面积看,施工时肯定又进行了外扩切割。当时砸下破碎边缘,是为了勘测、施工人员的安全。真正施工时,是为了整个施工质量的绝对保证,因此对破损处的处理力度肯定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呜……”,货车发动机声、鸣笛声震耳响起,一辆大货车轧过新油面,驶向前去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呜……”,又一辆。

    又一辆,

    又一辆。

    一共连续四辆大货车,通过修补路段。

    路面依旧平展展,当然应该平展展的。

    “嘀嘀。”

    “嘀嘀。”

    阵阵鸣笛声响起,一辆辆卧式小轿车连续通过,一共十辆之多。

    车队平稳通行,没有一点颠簸现象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景象,楚天齐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到来电号码,楚天齐微微一笑,按下接听键:“王市长,王书记……哈哈哈……是吗……好,我马上回,半个多小时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楚天齐说了一个字:“回。”

    越野车缓缓启动,贴着路边,驶向前方两公里出口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楚天齐回到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,楚天齐拨打出去。电话一通,直接说了句“我回来了”,然后挂断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门口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头看着门口方向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李子藤进屋,身旁跟着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不需秘书引荐,楚天齐立即起身,大步迎上前去,伸出右手:“王书记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万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来人显然不如主人洒脱,多少还有些拘束,伸出双手相握:“谢谢市长拨冗相见,实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泡茶,我上次带回来的,把没开封那盒给王书记装上。”一边吩咐着秘书,楚天齐一边拉着来人,走向沙发,“王书记,坐,坐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坐,您坐。”来人忙不迭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都坐。”楚天齐说着,拉对方一同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道:“王书记,可有些时日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两年了,那时候市长还在发改委,去县里调研,我们见的面。”来人回应着,“自市长去调研后,为樵山引去了多项投资,全县干部群众全都万分感谢县长的关怀之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哪里,哪里,那都是老裴和老曹给弄的。”

    很快,李子藤泡好热茶,也把装袋的那盒茶叶放到茶几上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红*润的脸庞,楚天齐笑着说:“哎呀,真是士别三日,刮目相看,人们都是越活越老,你这可是在返老还童呀。”

    “托市长的福,都是市长关照。”来人脸上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来人说的并非客套,而是实情,他现在头发浓密,脸色健康,全是拜楚天齐所赐。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樵山县县委书记王永新,两年前还是樵山县县长,由成康市市长调任到樵山县的。

    在王永新调任之前,与楚天齐有了一次长谈。也正是在那次坦诚的交谈中,两人冰释了一些前嫌,楚天齐给了对方一副中药秘方。结果王永新按方服药后,不但气色变好,而且又能做真正的男人了。后来更是娶了小媳妇,填补了犯官前妻的空缺,还又生了小孩。

    正因有这样一段渊源,王永新对楚天齐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,感激不已,极尽友好。两人也因此全部化解了嫌隙,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拱了拱手:“王市长,恭喜到首都深造。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挂念,昨天结业,今天刚到市里,我还没回县里,就来拜会市长了。”王永新道,“市长,请市长不要再用以前称呼,那都过去了,还是叫我老王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,“我和你老哥见面的时候,你就是市长,后来在成康市你又是我的上司市长,我已经叫习惯了,反而叫‘王书记’还别扭呢。你老是这么叫我‘市长市长’的,我更别扭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这是规矩,您是市领导,我理应这么称呼。”王永新赶忙表态,“倒是您不宜称呼我原来的职务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。”楚天齐摆摆手,“以前离着远,咱俩倒很随便,现在要经常见面了,反而这么生分。这怎么行?这样,有外人的时候,咱俩就按正常的官场称呼,要是光咱俩在,就什么也不称呼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王永新马上接话:“市长,这不好吧,您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又来了。就这么定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老哥,说说首都学习生活呗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喜色满脸的讲说起来:“这次去中央党校培训,我真是没想到。本来去那里的人,无论是部、厅级别,还是县处级,都是具有发展前景的后备干部。不曾想,好事还到了我这落殃的老黄瓜头上。我是三月五号报的到,正好跟市长到任时间错开了,六号开学典礼,然后正式学习。本来定好的学习期三个月,后来新加入了一次考察,结业又延迟到了昨天。这次在党校学习,收获非常大,首先……”

    能够到党校培训,王永新自是十分高兴,能够见到楚市长也非常高兴,尤其楚市长能这样对自己,他更是高兴万分,也感动不已,激动异常。

    听着对方激动的讲说,楚天齐也替对方高兴。只到对方讲完,楚天齐笑着说:“王老哥政治素养再次经过升华,在以后的从政之路,必将大放异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经过这次学习,我更深感自身不足,也深感时间宝贵。一定要牢牢抓*住时光的尾巴,为樵山县人民奉献光和热,认真履行应尽的职责。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话题一转,“今天既是来拜会市长,也是邀请市长莅临指导工作,全县干部群众都想亲耳聆听市长教诲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笑了起来:“老哥,你可真会盘算时间,利用学习返家的空当,倒来办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时不我待呀!”王永新笑着起身,“市长公务繁忙,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也太现实了,说完就走。”楚天齐也站起来,“吃完午饭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扰市长了,不打扰了。”王永新说着,拎起了那个茶叶袋,“这个可得拿上,回去好好炫耀炫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点指:“不打扰是假,着急见小嫂子才是真吧?”

    王永新“嘿嘿”一笑,答非所问:“市长,请您记着,全县人民都盼着您呢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