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逮住那小子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我嘛……”瘦脸男人说到半截,改了话头,“你猜?”

    “看您这气质、谈吐,应该是搞艺术的,不,开大公司的艺术家。”年轻女子给出了回复。

    “差不……”男人再次中途改变了话意,“开大公司的会住在这小店?”

    年轻女子马上说:“先生,这店看似不大,却是多年的老店,服务态度超级好,不比当地四星级酒店差。而且环境优雅,房间干净卫生,离外环路很近,去市里也方便,‘登高山’离着也不远。也正因为这些优点,好多老板都住这,一些艺术家还从这里去‘登高山’采风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看把你们小店给吹的。服务还说的过去,基本能够满足客人的所有要求,就是不知道小妹妹你能否也做到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,老板,我可一直做正规按摩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规按摩,好,就是挣钱少。我不是老板,不要随便乱叫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老板,那你就是主持人,对,电视台主持人。”年轻女子说着,还拿腔拿腔,学了起来,“观众朋友好,这里是定野市电视台,不,这里是*市电视台,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小妹妹才是主持人啦!”瘦脸男人忽然说话拖着长腔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是南方人,是沿海那里的吗?是从特区来的?”女子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,“怪不得看着不像一般人,原来是见过大世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小妹妹是不特向往南方,向往特区呀?”

    “嗯,早就听说特区好,可就是没去过。去年看报纸上有一个业余主持人比赛,想着去试试,可是……可是没有关系,没有熟人,家里人不放心,我这才没去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类比赛很多的啦,在那里就是平常事。我的好多朋友都是搞这个的,比如特区电视台的牛雅丽,就是《特区新闻》的主持人,还有《*大舞台》的黄主持人,再有你们市台那几位,我都认识啦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,那您是不都能和他们说上话?”年轻女人兴奋起来,“您肯定也是主持人,兼导演,兼监制。”

    “用你们这里的话说,跟他们都是哥们、姐们,当然说的上话,小意思啦!一下子给我这么多头衔,我是要骄傲的,不过我的职业也差不多啦!”瘦脸男人一副自得的语气,也带着一定的诱导。

    “那,那太好了,您能不能……您是记者,无冕之王,谁都能管。”年轻女人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,“对,您肯定是无冕之王,肯定谁都能管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自得的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,把我们记者也夸的太厉害的啦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嘛,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”年轻女人说着奉承话,然后又提起了先前的话题,“您真能和电视台说上话?能不能介绍我参加选秀节目?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啦,毛毛雨啦!”瘦脸男人转过头去,“后面按过了,按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翻过来。”年轻女人说着,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一边翻着身,一边别有意味的瞟着女人。

    待对方平躺下以后,年轻女人在男人的肚腹上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往下按。”瘦脸男人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年轻女人稍微移动了一下手掌。

    “再往下点嘛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再往下点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是做正规按摩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规按摩?”瘦脸男人“嘿嘿”一笑,“你的手法可太不熟了,还三年零两个月,差三天,骗谁呀?我看你就不是做这个营生的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子忙道:“我就是做按摩的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挑了挑眉毛:“没说你不是做按摩的,可你做的不是正规按摩,而是大保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就是做正规按摩的,只是来的时间没那么长。”年轻女子低着头,明显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笑了,意味深长的笑着:“小妹妹,还想不想参加电视选秀,想不想出名的啦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再擦点精油。”年轻女子低着头,快步走到了柜子处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手臂抖动,双*腿也微微颤抖的背影,瘦脸男人笑意更浓,笑容里满是得意和自信,也带着淫*邪的意味。注意到对方的怯意,男人不但没有一丝怜悯,反而更刺激了荷尔蒙分泌,心中已经在幻想着:要是个雏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年轻女子已经打开了一瓶精油,向着手心里倾倒着。不知是瓶体太滑,还是过于紧张,精油瓶忽然脱手。年轻女子赶忙伸手去抓,不但没抓到瓶子,瓶子依旧掉在柜子上,反而还碰倒了男子的那个文件包。

    还好瓶子是软塑料的,没有摔碎,但精油却洒了出来,不但洒到了柜子上,还洒在那只公文包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女子叫了一声,顾不上去管精油,而是急忙伸手抄起公文包,抽*出纸张,在上面擦拭着。

    真是人忙无智,越慌张越出乱子,年轻女子只顾着擦拭,不曾想把公文包弄了个口朝下。公文包里的纸笔和小物件,顺着没拉住拉链的袋口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,

    “吧嗒”,

    掉到了柜子上、地上。

    眼睛慌乱的盯在地面、柜子上,年轻女子怯怯的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啦,可我那包包是非常值钱的,那个写字的本子都是外国进口的啦!”瘦脸男人不紧不慢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啊?进口的,进口的。”女子喃喃着,忽然低下头,捡拾起那个硬皮本,又继续捡着纸张和物件,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……”瘦脸男子话到半截,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,冲到了女子面前,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,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子“哦”了一声,停下捡拾动作,看着地上纸张发呆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,你先去洗洗手,别把精油弄的到处都是啦!”男人抬手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女子应答着,快步冲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流水声从卫生间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物件,瘦脸男人长嘘了一口气。转头看了看卫生间方向,忽又露出了笑意,开始捡拾着地上的东西,还把其中几页仔细检查了一下,才又放到公文包里。

    流水声停止了,年轻女子走出卫生间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此时男子已经平躺在床上,腹部以下盖着浴巾,看似随意的说:“继续按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腰部以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*腿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听明白话吗?哪里,哪里需要按摩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是正规按摩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慌了,你不就是想多要几个钱吗?开个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做正规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脸上出现了冷色:“你把我的包包弄上了脏东西,总得包赔一下的,就用服务代替好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我那可是一万欧元的包包,换成咱们的钱就是十二万,你赔得起吗?不用服务用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十二万?我,我咋这么倒霉,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妹妹,我不但不让你赔包包,还会介绍你去参加选秀,到时你可就是明星啦。”瘦脸男人一副狼外婆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真的?那,那谢谢你啦。”女子说着,连连鞠躬。

    “但是,有一个前提,你得给我服务,还得服务好,否则……”男人说话间,脸上已经换上了冷笑。

    年轻女人神情带着惊恐:“服务?先生我真的……求求你,别让我给你按那。我免费给你按头、按肩、按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少费话,要不我就报警,说你偷窃不成,便毁坏十多万名包。”男人脸色已经铁青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偷呀,我是不小心弄上的精油,也给擦尽了。”年轻女子说着,悄悄向后撤着身子。

    “想跑?没门。”男人猛的伸手,抓住了年轻女子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要干什么?”女子急的大叫,“放开我,放开我,来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干*你。老子衣服都脱了,要你陪老子睡觉。”男人说着,猛的一把掀掉浴巾,身上再无一块布片。

    “啊?耍流氓了。”女人背过身去,猛的挥起右手,去砍对方手臂。

    “滋啦”、“咣当”,开锁声、开门声相继响起。

    “噌”、“噌”、“噌”,三条人影冲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年轻女子右手堪堪触到对方手腕,却又猛然收住,而是双手捂脸,大呼起来:“流氓,抓流氓。”

    “咔”、“咔”、“咔”,快门声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稍楞之后,立即满脸惊慌,赶忙收回右手,辩解着:“警察同志,我没有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,忽然响起的蜂鸣声,惊醒了已经有些迷糊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伸手拿过手机,看了眼屏幕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,捂在耳朵上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兴奋的声音:“市长,逮住那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逮住的?在哪?”楚天齐立即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“在酒店里。这家伙还是个流氓,竟然想对……”手机里嘻笑着,讲述了发生的事情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