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水泥、石子价格太高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又是几天过去,215公路中标公示期已过,相关企业也履行了缴纳履约保证金义务,公路进入了实质性的操作阶段。

    施工企业已经确定,后面的拆迁、施工事宜就由交通局监管,自己这个副市长暂时基本不用操心了,楚天齐又关注起了其它事项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楚天齐刚处理完几份文件,程海龙来了。

    程海龙是昨天下午和李子藤预约的,楚天齐让对方今天上午九点来。

    看到程海龙进屋,楚天齐欠身相让:“程局长,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!”程海龙说着,取出文件袋中纸张,双手递过,“市长,这是各市县区现今公路建材价格。已竣工公路工程材料费审计刚刚开始,还需要些时日才能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手接过纸张,一手再次示意对方就座。

    程海龙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纸张,看了起来,一项项的看,看的很仔细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楚天齐放下纸张,点指上面数据:“程局,你怎么看?这些价格高不高?”

    程海龙马上回复:“钢材的价格在正常区间,路上主要只是桥梁用,用量也很少,这个不需过多担心。主要就是产品进场时验收材质,交通质检部门专门做相关试验,检测基本技术参数。公路上使用最多的材料,就是沥青、水泥、石子和沙子,其中沥青、水泥、石子最多。但从目前这些地区的市场价来看,水泥、石子都高于应有的价格,沥青价格差别不大。

    目前定野地区公路水泥中,‘展翅高飞’厂的市场份额占到九成,同地域没有可比性。经过与前几年价格系数换算,同时与其他地区价格系数横向对比,现在当地425水泥应该在一吨二百三十元左右,上下浮动百分之二、三比较合理。而实际却是二百七十元一吨,高出百分之十七多。石子现在供货价是一方四十五元以上,有的地方达到了五十元一方,这就高的离谱了,至少高了百分之四十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虚高的价格,对整个工程的影响有多大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影响太大了。”程海龙语气沉重,“在整个公路工程中,主要是三大项费用:材料费、人工费、机械费,其余诸如办公费、低值易耗品等费用所占比例很低。在这三大费用中,材料费占比最大,往往都在百分之六十以上,最少最少按百分之五十算。光是水泥、石子、砂料高出的这些费用,就会导致材料费增高百分之十以上,对整个费用影响也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在公路工程施工中,面层、基层都允许有一个正常偏差值,经验丰富的施工单位往往都能较好处理,既保证符合要求,也能合理节省一至两个点的总费用。但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,偏差可不仅只是这些,这么是补不齐的。施工队当然不甘心赔钱或少赚,那就只能从材料上偷工减料,减少技术力量配备,不合格工程出现就是个必然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问:“水泥、石子价格如此奇高不下,依你看原因何在?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程海龙略一沉吟,才道:“水泥价格高,应该是和供应商偏少,一家独大有关。解决这个难题,最好办法就是引入新的水泥生产商,形成有效竞争机制。石子价格奇高,目前各地还没有一个准确的解释,但好几个地方都有收取保护费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保护费?”楚天齐反问,“怎么个收法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些社会人员组成团体,向石子加工商收取费用,名义上是帮助加工商协调地面关系,其实就是保护费。虽然好多地方都没有给出明确答案,言语含糊,但无非都是这种形式。他们收费没有任何道理,纯属就是仗着胳膊粗、力气大,进行巧取豪夺。少的每方收八到十块,多的一方收十五块钱以上。

    别看着这十头八块,但是驾不住基数大,只拿路面基层为例。一条九米宽,二十五厘米厚的二级路面基层,每公里至少要用石子七百方,沙子三百方。按每方十块钱算,一万块钱可就没了,一个四十公里的标段,光是这项就四十万。这四十万可是要从纯利润中去减,而那些人平白无故的就把钱得了,施工方却需要从至少四百万的工程量中去挣。巧取豪夺是违法的,对于违法行为就要靠强制手段去打击,这就需要执法机关使力了。”说到这里,程海龙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楚天齐说:“程局长,你今天提供的信息很有必要,也很及时。你先回去,做好一些基础准备工作,等市里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先回去。”应答过后,程海龙起身,离开了705房间。

    刚才程海龙说的信息,楚天齐已经有一些了解,但看着表格上的数据,听着专业人员给出的解答,他的心情又沉重了一些,再次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通过近期的事项,和程海龙刚才的这些解答,可以看出,公路工程之所以容易出现偷工减料劣质工程,原因固然有多种,但这种额外流失是很重要原因。而对于有些流失,施工企业既无奈,也无能为力。做为政府部门,帮助企业堵住这种漏洞,让施工企业把钱花到该花的地方,公路工程也才能够保证质量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水泥价格过高,必须予以干预,但市场行为最好用市场手段,而不只是行政命令可以解决的。从当前情形来看,引入水泥企业,形成正常竞争环境,才是促使展翅高飞降价的最直接动力。但要引进水泥生产企业需要一个过程,既需要找到合作企业,也需要企业足够合适。这件事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,却又不能操之过急,现在可以进行考虑。

    说到保护费这个词,楚天齐脑海中出现了多年前的场景,当时还是在玉赤县青牛峪乡工作,胡三等人收取保护费,被自己收拾个落花流水。为此,在当时的县委赵书记主持下,全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净化市场活动。

    多年以后,在自己管辖的工作范畴,竟然又出现了这样的行为,而且范围还如此之广,又如此明目张胆。无论是被影响的公路工程,还是应该出力的公安、司法机关,都在自己分管范围。于公于私、于情于理,自己都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对于打击收取保护费行为,楚天齐心意坚决,只是好多事情还没有布局,还需要做更进一步了解。而调控水泥价格要相对复杂,和打击石子保护费不是一类事,还需要从长计议。正因为如此,刚刚楚天齐才没给程海龙一个明确答复,对方也是带着遗憾的表情离去的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看了眼话机上来电显示,楚天齐略一迟疑,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一个略带怯意的女声:“市长,不打扰您工作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说吧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应。

    “市长,自从那天开会后,我回来便着手调查,发现水泥和石子价格都高于正常市场价。这说明我平时工作不够细致,请市长批评,但肯定不是我视而不见。”对方解释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你分管时间不长,不足两月,没有早些发现也属正常,现在能够看到,也很不错。对于这样的现象,不知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理解。对于这种现象,我认为各级政府部门、监管单位必须重视起来,仅靠施工企业是解决不了的。政府要帮着企业调控水泥和石子价格,对于石子收取保护费的行为,必须予以坚决打击。昨天在向市局汇报相关情况的时候,我已经表示过这个意见。今天给市长打电话,一是向您诚挚道歉;二是表明态度,只要市长支持,我一定会在成康市严厉打击相关不法行为。”对方语气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管副市长,需要市里怎么支持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支持打击不法行为,请公安局进行配合。”对方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难道曲刚不支持打击?”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对方急忙否认,马上又给出解释,“我现在还没找曲市长协商,但我刚刚听说,在前年的时候,就因为曲市长要坚决打击类似收保护费行为,公安局经费拨付受到极大刁难,最终曲市长的想法也不了了之。”

    公安经费?那是魏铜锁,还是彭少根作怪呢?

    来不及思考疑惑,楚天齐回复着:“管市长,你这样积极主动并勇于担责,很好。你的心意我已明白,容我有了具体安排,再行告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市长鼓励!我一定坚决执行市长指示,请市长相信,我管丽颖一定不会给您丢脸。”对方的声音透着激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淡淡一笑:“管市长,咱们以前是同事,现在也经常共事,无需过于客气。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谢谢,谢谢市长!”听筒里的声音带着沙哑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再说话,而是直接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略一思考,楚天齐又拿起听筒,拨打起了曲刚的号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