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先生在哪发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由于发生了百货大楼失火一事,这几天定野市安全检查工作抓得很紧,一些酒店、出租屋成了重点排查对象。

    但今晚警察似乎又多了,排查频率也密集了不少。而且今天似乎查的也更细,不只是抽查,更不只是一走一过,而是要详细查询前台登记信息,还常常要调阅相关录像。惹得一些酒店颇有微词,却也敢怒不敢言。不过酒店也清楚,这个事情只能配合,不能排斥,而且这么严查也好,省得一些不法人员钻空子混进来。

    有的酒店是十点多开始二轮排查,有的则要稍晚,可是现在已经过零点了,仍然有酒店会去警察查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看时间,楚天齐抓起手机,轻轻去拉房门。

    “还让不让人睡了?”宁俊琦嘟囔着。

    转回头,楚天齐低声说:“正是怕打扰你休息,我才要出去接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醒了,不怕打扰。”宁俊琦说着,触亮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“还是出去接吧,你继续睡。”楚天齐再次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宁俊琦叫住丈夫:“等等。你这一趟趟出出近近,肯定又有什么事了。你不用怕我担心,我什么没经见过,就在屋里打吧。在咱屋总比过道、客厅方便吧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天齐收住步子,回到床边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立即拨打电话,而是放下手机,说起了刚刚那件事情:“现在有人又要做文章,要把定野市百货大楼着火定性为消防管理不到位,还说我为了你生孩子,连救火工作也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你要是都算不顾工作,那就没有顾的人了。”宁俊琦随口骂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笑了:“堂堂的楚教授,大家族的小姐,竟然还能说出这么粗鄙的话,真让人大跌眼镜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有些人就是欠骂,尽他娘做缺德事。”再次爆过粗口后,宁俊琦语气一松,“我当是什么事呢?就是这事呀。只要不是对你实施人身袭击,别的我都不担心。对了,那人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据说那人是个记者,操着一口南方口音,其它信息就没有了。我现在正在让人查,到目前还没查到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哦”了一声,又问:“什么人跟你说的,怎么就知道这消息了?公安局?那他们怎么不直接抓人?”

    略一迟疑,楚天齐说:“是市委宣传部江副部长,她听一个人无意说的,觉得这事有问题,才给我打的电话。江霞是程部长的兵,我们都是属于咱爸这一系列,只不过别人一直不知道。在成康市的时候,我俩就没来往,自她到市里以后,更没什么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准确的说,是明面上好像没什么联系。”宁俊琦脸上出现了笑意,“我可没问这么多,你也回答的太全面了。有句话叫什么来着?此地无什么小三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哪像你说的那样,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呢?本来就是没联系。”楚天齐回复着,“就是怕你多心,我才直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再次疑问过,宁俊琦叹了一声,“哎,女人还是糊涂点好,省的自寻烦恼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这话里有话呀。”

    “某些人都是当爸爸的人啦,不比小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是做有罪推论可不好,那得怨枉不少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警钟长鸣。”宁俊琦说完,“咯咯咯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生完孩子,本就多了圆润,加上暖色灯光映照,宁俊琦的脸颊粉嘟嘟的。现在这么一笑,更增添了可爱。

    楚天齐忍不住俯下*身子,脸颊贴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宁俊琦做着假意推脱,然后忽然“哎哟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楚天齐赶忙直起腰,关心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这,这里疼,胀得疼。”宁俊琦指了指鼓囔囔的睡衣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事呀。”楚天齐立即满脸喜色,把嘴凑了过去,“交给我,我来解决,医生不是也建议吗?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宁俊琦推着已经挨上衣服的脸颊,“大夫说了,这个得看情况,还得讲究卫生,不能让小孩……手机亮了,手机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电话来的不是时候。”楚天齐直起身子,拿过手机,接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声音:“市长,目前还没找到,我们还在查着。刚才有两个人可疑,结果查过以后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对方还差点翻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定野市一家中档酒店,光看门脸,就知道稍微有些年头。

    在酒店五楼一间客房里,住着一个瘦脸的长发男子。男人的脸足够瘦,从侧面看起来,就像一把砍刀的样子。男人的头发并不是太长,只是由于没有及时理剪,后脖项和鬓角头发长一些。可能也好几天没洗,看着也乱,就显得更长了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正坐在椅子上写着什么,已经写了很久,严格来说是想了很久,改了很久。

    终于,瘦脸男人在涂画几处后,把笔摔在纸张上:“就它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瘦脸男人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抬手看表,已经快凌晨两点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瞅着电话看了一会儿,瘦脸男人才拿起听筒。

    听筒里立即响起一个娇*媚的声音:“先生,需要保健按摩吗?我们的服务质优价廉,小妹妹都很漂亮的,包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略一沉吟,直接回答:“不需要。”然后就要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先生,等等,等等。”电话里急着道,“您是不是担心什么?警察已经来过两次,绝不会再来了。我们就是酒店员工,知道这个规律,否则也不会给您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迟疑了一下,还是摞下了话筒:“我不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拒绝了电话骚扰,但男人却摇摇头,苦笑着低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哎,休息吧,明天走人,少惹麻烦,这里不比沿海。”男人自语着,把桌上纸张收拾进文件包中,又看了看桌面,起身奔向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”,忽然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刚要“嘘嘘”,听到门口响动,一下子没了感觉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”,敲门声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妈的,三更半夜的,会是谁?警察查房?那也不能随便敲门吧?老子又没干什么。尽管瘦脸男人颇有怨气,但还是来在门口,从猫眼向外望去。

    哇,外面站着一个美女,那身条,那脸蛋,那*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立即满脸喜色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美女不见了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就是一楞,随即发现猫眼处似乎正放着一只手掌。

    “谁呀?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是酒店按摩师,请问您需要服务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时间太晚,身上太乏了,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正因为身上乏累,才很难休息过来。也正因为时间太晚,也才很难入眠。专业保健按摩,正是解决这些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翻了翻眼珠,又道:“酒店有正规按摩吗?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回复:“正规按摩呀,我就是。我们都有酒店的统一胸牌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再次瞅着猫眼,只见外面美女微笑着,右手正捏着胸牌一端。

    “那好,进来吧。”瘦脸男人说着,拉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好!”一个高挑年轻女子微笑着,提着一只化妆包,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一边关门,瘦脸男子一边看着那个背影。

    年轻女子穿着一身桔色职业套裙,不知是裙摆太小,还是臀*部圆润,反正短裙把臀*部整个衬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问您做哪种套餐,是局部,还是全身的?”年轻女子把手中化妆包放到柜子上,转回身,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局部的怎么说?全身的怎么讲?”瘦脸男人迈步向着对方走去。

    女子做着解读:“局部分头部、肩背部、腹部,还有足疗。全身的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局部的好像不全呀。”瘦脸男人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情,“怎么没有这的呀?”

    “腰部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腰部以下。”

    “腿的也有,足疗就包括腿部。”

    “腰和腿中间。”瘦脸男人脸上一副猪哥样。

    “那,那没有,我只做正规按摩。”年轻嫂子红着脸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那,那就算了吧。”瘦脸男人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,那好吧。”年轻女子失望的,又带着不舍的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瘦脸男人微微一笑,待着对方到了门口处,才又说:“我多加钱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还没做过那种呢。”女子说着,抬手抓上了门把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跟你闹着玩呢。”瘦脸男人笑着说,“既然来了,那就先做个腰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女子显得很高兴,转身又返了回来,“先生,请躺下。”

    瘦脸男人立即趴到床上。

    女子来在床前,边说边掀着对方的衣服:“穿着睡衣不好按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脱了。”男人说着,脱掉睡衣、睡裤,身上只剩了一个裤头,又趴在那里。

    女子在手里擦了一些精油,双手在男人后背按捏起来。

    “美女,做这个几年了?”

    “三年零两个月,差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还真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成天干着受苦活,一天一天的熬呗,自然就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休息太晚对皮肤不好,就像你这模样,何必受这苦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受苦有什么办法,要本钱没本钱,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就是最大本钱呀,有没有想过干点别的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先生在哪发财?做什么大买卖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