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必须坚决打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又是两天过去,关于公路材料费用一事,楚天齐又进行了深入了解。总体情形与程海龙所说一致,本来程海龙的信息也大多是来自下面县市嘛。只是通过再打的这些电话,对相关地方的具体情况了解又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接到楚市长电话的几个人,都对这种现象表示了深深的担忧,也有一定的无奈,但对收取保护费行为的态度都是一致的:必须坚决予以打击。

    人们在表示无奈和支持打击的同时,也提出了一些解决办法,同时还列出了不利因素。其中的有些内容,楚天齐还是第一次听说,也是以前没考虑到的,这也说明进行认真了解的必要性。

    对于这两件事,楚天齐现在已经有了较成熟想法,尤其已经计划实施对保护费的打击。一定要取缔这种毫无商业性质,纯属巧取豪夺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李子藤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桌前,李子藤道:“孙局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应答一声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孙廷武来了,径直到在桌前,敬礼问候:“市长好!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,伸手示意:“坐。”

    孙廷武转身到了沙发旁,上身挺直的坐在上面,双腿并拢,双手垂下,很有军人风范。

    “孙局长,让你过来呢,是有这么一件事。”楚天齐开门见山,“石子收取保护费的事,你听说没有?”

    孙廷武稍一楞怔,然后回答:“不太清楚,请市长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交通系统在调查中发现,各地公路施工用的石子价格偏高,明明应该一方三十元左右的石子,却卖到了四十四、五,甚至更高。而这个虚高出的价格,并非是石料场多出的利润,而是被一些所谓的中介拿走,否则价格也不会高的如此离谱。价格一下子高出五成,直接影响了整个材料费总额,也影响了企业对费用的分配比例,进而对工程质量形成了不利影响。

    交通公路工程,那是整个社会的公共基础设施,是居民出行和物资运送的重要途径,也是国防战备的重要手段。而这个所谓的中介,其实就是一些社会闲杂人员组成的团体,竟然毫无道理的伸手要钱,这就是标准的巧取豪夺。他们既侵害石料商和施工企业的利益,也侵犯了每个公民的利益,更侵犯了国家利益。对于这样的行为,政府和公安机关有责任和义务,还有能力进行打击,也必须予以打击。孙局有什么打算和具体想法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。”沉吟了一会儿,孙廷武给出回复,“市长,对于这种事,要说一点儿没有耳闻也不可能,但我却知之甚少,也没想到这么严重。而且一直以来,也没有接到这方面举报,下面局也没有过汇报,所以市局也就一直没有行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表示理解:“从现在得到的汇报来看,石料商默认了这种现象,‘花钱买平安’心理也助长了这些人员的嚣张气焰。当然,多出的这些费用,石料商完全嫁接到施工企业身上,并没有实质的金钱损失。受制于周边都是这样的价格,施工企业也是默认了这种不平等,吞下了这枚苦果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交通监管部门的懈怠,也就让这个事拖了下来。相关县市政府及公安部门不作为,同样导致了这种事情存在,并慢慢形成了似乎合理的现状。总之,方方面面做的都有欠缺,也才让这种不合理的事成了普通现象。现在这些都不去追究,重要的是不能再让不合理现象继续。

    现在交通部门已经意识到,材料费高低不仅会影响施工企业利润,更会影响到整个公路质量,影响到基础设施的安全性。打击这种行为,既符合交通系统利益,也符合整个社会利益,但这需要公安机关行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打击违法犯罪,维护社会安宁稳定,是公安机关的神圣职责与使命。在定野市范围出现这样的现象,公安机关必须予以坚决打击,我们责无旁贷。”孙廷武表态坚决。

    楚天齐满意的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孙廷武随即语气一转:“只是这件事涉及到下面县市区,需要这些辖区公安机关具体执行,也需要交通系统提供具体材料和数据,市局也需要掌握更多的信息。请市长能给出一些准备时间,以便真正有效并高效的打击这种行为,彻底清除其对交通工程影响,为社会去掉毒瘤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楚天齐表示认可,“就是要做到有理有据有节,打击更要稳、准、狠。”

    孙廷武又说:“市长,我打算这么操作。这些石料厂都分布在下面的乡镇村,派出所对其有管理职责,县级局也有管理义务。辖区发生这种行为,县级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由他们具体执行有许多便利。市局主要负责对此事的统筹督促,监督和推进整个行动。

    我想的是,市局尽快组织下辖局开会,把市里的意图传达下去,对他们做动员部署,并做严格要求。各地可根据具体情况,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,可以强攻与智取结合,力求因地制宜、因时制宜、因事制宜,避免一刀切留下漏洞和不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想,缓缓点头:“可以。但市局在传达市里意图时,必须要态度坚决,指向明确。最根本一点就是,这种现象绝对不能再存在,也不能变异存在,要彻底消除对石料价格的任何影响。在对下面局做要求时,也必须要有总的时间要求,不能久拖不绝。另外,也不能出现以罚代管行为,必须杜绝警方变相收保护费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市长请放心。”孙廷武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,定野市公安局多功能会议室,视频电视会议正在召开。

    市局领导班子成员、市直部门负责人、市直机关全体人员都在主会场。

    会议室大屏幕上,下辖市县区分会场画面一目了然,主屏幕是主会场画面。

    定野市公安局长孙廷武正在讲话:“在定野市范围,在我们各个县局眼皮子底下,竟然有收取保护费现象,竟然还存在了一定时间。这是你们的耻辱,也是整个定野公安系统的耻辱。你们感到耻辱吗?反正我是觉得耻辱。

    各个石料场都归辖区派出所代管,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?为什么没发现,真的没发现吗?是工作疏忽懈怠,还是视而不见?是没有尽到职责,还是故意不闻不问?如果没有发现,那么你们的工作能力不合格,如果故意不管,那就是品德操守有问题。有什么问题?那是和尚头上虱子——明摆着。

    这样的问题都发现不了?这样的问题都不及时汇报,这些派出所所长、副所长是干什么吃的?县局领导又是干什么吃的?督导部门是干什么吃的?别说不知道,我不相信,也别把我当傻子。我都知道了,你们能不知道?难道你们这些职能部门都是傻子?”

    孙廷武的声音厚重宏亮,通过拾音系统响彻整个会议室,传遍各个分会场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们,既感受到了局长的语句严厉,也感受到了严肃凝重的氛围,全都正襟危坐,不敢有任何不合规范的举动。

    分会场的人们,虽然没有亲临现场,但屏幕上放大的局长形象更加严厉,局长那点指的手指就像警棍,局长那晃动的拳头就像铁锤。“警棍”、“铁锤”近在眼前,就像随时要点到脑门一样,更像一直点指自己,那种畏惧感尤甚。

    而且分会场可不仅只是局领导,也不仅只是局直机关人员,所有派出所正、副所长、教导员全在,所有队室负责人也在。局长口中的“你”或“你们”,包括现场的好多人、好多部门,这些人焉敢不认真听讲?若是被孙局长点了名,要是被市局局长当众批评,那在定野市公安系统就没法混了,最起码在孙局长治下是别想干出名堂了。人们岂敢不重视?

    冷冷的扫视了各个画面,又扫视过现场众人,感受到了人们那种畏惧之情,孙廷武的语气缓和了一些:“这么普遍的事,这么集中的事,我们竟然没有发现,竟然要市领导亲自过问,我确实脸红。大家也应该脸发烫吧?

    知耻而后勇,知不足而奋进。事实在这摆着,事情也存在了不是一天,怨天尤人没用,后悔推诿不行。我们现在要做的,也是能做的,就是面对现实,勇于纠错,用实际行动洗刷耻辱,用正确做法证明自己。这个行动和做法也不难,那就是坚持打击收取保护费行为。市局要求,下辖各市县区局,要马上行动起来,摸清辖区情况,制定出严密方案,实施具体打击行动。一、……”

    主、分会场立即响起“哗啦哗啦”的声音,人们翻动笔记本,握住水笔,记录着市局领导指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