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趋之若鹜不正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假期结束的时候,楚天齐带着浓浓的牵挂,离开省城亲人,回到了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也是经常这跑那跑,一年也不过回家两次,与宁俊琦的见面时间也没谱。即使后来身份之迷得解,和俊琦能够正常交往了,也是聚少离多,结婚后还是两地分居。但近两次离开妻子,总是带着更多依恋与不舍,不知是自己过于儿女情长了,还是即将为人父的缘故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带着这种情绪,刚刚上班的时候还一直难以收拢心神,过渡了半天时间,才正式进入了工作状态。

    从上班第一天开始,一连好几天时间里,楚天齐都是在接待中度过的。那些县里分管领导大都亲自上门,纷纷来汇报工作,还邀请楚市长莅临指导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人们的心情,自己以前何尝没有这种心态,只不过自己大都没有表现的这么急而已,但该打的电话,该表示的礼仪也没缺失。于是他给予了人们鼓励和肯定,也适当指出了应注意事项,还留出活话“抽开时间就会去”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出“抽开时间”这样的语句,既是一种说话艺术,也是楚天齐的真实心理。他现在之所以不下去转,是想着把市里这些事情都弄的利索一点,否则出去也不安心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分管的工作中,节前只是过问了公安、交通工作,信访局局长也来拜访,但司法、消防、通信的事项基本没有涉及。节后刚上班不久,新上任司法局长就来报了到,态度也很端正,很有下属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后楚天齐又抽开时间,到消防队、各通信公司专门走访。这些都只是调管单位或协作部门,并非直接分管,人们见到楚市长都很友好。楚天齐也只是以一种合作姿态见面,而并没摆出以上示下的领导架势。一走一过,并不能解决问题,但互相接上了头,以后有什么事项也好找这些部门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不急着下去,还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下面县里既有各局局长,又有分管副县长,市里也有相关职能局的局长,那些工作自有人抓着,早去晚去区别不大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最操心的是交通工作,虽说楚晓娅很专业,自信能够管好整个局班子成员,也有管好的能力。但毕竟她以前从来没有负担过这么重的工作,那可是每年工程量上百亿的交通局,光是市局直接管理的项目也得几十亿。尤其现在还正有一个几亿工程在招标,好多企业都是跃跃欲试,甚至广搬救兵,还不知道有多少高招备着呢。他想着尽量少外出,多在市里跟着盯一下,万一有什么特殊情况,也好跟着应对一番。

    好几天过去,时间马上就将进入五月中旬,没听说出现什么情况,楚天齐心里踏实了不少,但却没敢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楚天齐正在处理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电话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拿起听筒:“楚局长,有事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现在有时间吗?我去找您有事汇报。”楚晓娅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听出对方语句中的急切,楚天齐直接道:“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答过一声“好”,电话里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放下听筒,楚天齐不禁担忧:出麻烦了?

    迅速处理完文件,楚天齐让李子藤马上取走,并告诉他,一会儿楚晓娅来到,便让她直接进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摞下电话二十分钟后,楚晓娅进了“705”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楚天齐直接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晓娅一边走向前去,一边拿出一张纸来:“市长,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纸张,看起上面内容来。看着看着,神情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放下纸张,楚天齐问:“这些都是这两天投标的?”

    楚晓娅点头回应:“是,从昨天早上上班开始,陆续有企业投标。当时还挺高兴,也没多想,昨天一共新增了五家。今天上午才两个来小时,一下子就有五家,照这样下去,恐怕剩下的标书一会儿就没了。我觉着蹊跷,就通知暂停卖标书,把仅有的四份先留下,我们总共就做了三十份。

    四月十八日发布招标文件,二十三日开始有企业投标,截止到四月三十日,共卖出标书十六份。节后开始,一周没人投标,询问的企业也不多。这两天多却一下子来了十家,看趋势誓要一下子买完,这有点太不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往是什么情况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查了一下以前的招标档案,大多投标期都是一个月,投标文件按一标十到十五家配比,我们这次是十比一。以往的时候,一般在发文一周左右开始有企业投标,大约二十天左右投标文件基本买完,即使没卖完,之后几天也就卖的很少了。比较集中的购买期在七到十五天之间,基本也是平均开的,当然也有的天数轮空。但一天多就这么多企业投标,很少很少。即使有,也一般是招标文件发出十天左右的时候,那时候正是人们担心投标文件卖完的时候。以往出现过两次购买标书反常情况,其中一次就发生了严重围标现象,我担心这次也有这个可能。”楚晓娅语气中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沉吟,然后说:“在审核企业资格的时候,一定要认真细致,既核实注册资金、工程业绩等,更要查看那些数据和以往工程的真实性,也要查看以往工程的工程质量。对刚刚购买标书的企业,更要严格审核,还要查看他们与其它企业的横向联系,比如是否有资金往来,比如共同参与了哪些投标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马上表态:“我也是这么考虑的,已经着手调阅这二十六家企业的资料,还打算派信的过的人去实地调查工程情况,我自己也准备偷偷去调查几处。”

    “亲自调查,很好。”楚天齐予以了肯定。然后又道,“对了,你刚才说有两次投标异常,都是那两次?有一次出现了围标,另一次就没再发现其它异常吗?”

    “发现围标那次,是五年前,是在307公路上,当时对于涉事人员和企业都进行了严肃处理,重新又招了标。还有一次是前年,是在203公路上,和这次买标书有些类似,不过最后没发现有围标、串标现象。”楚晓娅说到这里,疑问起来,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只是有点疑惑,我也说不清,还不能下结论。这样,你把那两次的详细情况给我,要有各标段中标企业,也要有其他投标企业的名称,所有企业都要对应上参与的标段。对了,这次投标的二十六家企业,也重列一份清单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嘱咐着,“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马上回去弄,自个亲自弄,弄完就给你送来。”楚晓娅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喊住对方,嘱咐着,“别着急,也不急在一时,也不要让别人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楚晓娅回过头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然后转过身去,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样子,楚天齐偷偷的笑了,脑中闪出一个词来:可爱。

    但是在屋门重新关上的那一刻,楚天齐的眉头却皱了起来。他深知“事出反常必为妖”的道理,而且这句话已经被屡证不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快下班的时候,楚晓娅再次到了“705”办公室,把几张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单子,从上至下浏览了一遍,然后指着去年和今年的单子:“大致这么一看,相熟的名字挺多呀。好好调查一下互相之间的联系,同时对203公路的中标过程也好好了解了解。另外,标段工程质量、施工验收资料也好好查一下。这条路不是刚通车几个月吗,看看路况情形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过后,楚晓娅颇感忧虑,“这是我到任后招标的第一条公路,要是发生了什么状况,可麻烦了。关键现在麻烦的是,尽管局里人手众多,也有一些人表示归附,用着也还顺手。但毕竟接触时间尚短,在这件事上,不知道有谁能完全信得过,还得用外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该重视重视,该调查调查,但也不必过于着急,着急无助于问题解决,反而会适得其反。而且现在也仅是值得怀疑,并不代表就一定有问题,先不要草木皆兵、自乱方寸。”楚天齐表情轻松。

    “嗯,有楚市长在,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有麻烦找市长。”楚晓娅说到这里,“咯咯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麻烦最好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那你先忙去吧,咱们都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再见,市长!”楚晓娅招招手,踩着“咔咔”的节奏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自己,楚天齐眉头再次皱起,自言自语着:“趋之若鹜不正常呀。”

    感叹过后,楚天齐又拿起几张单子,看了起来,边看边进行着一些对比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