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必须马上回家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孙廷武离开不久,刘福礼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楚天齐赶忙起身,把对方让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给对方沏过茶水后,楚天齐也到沙发落座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未曾开言,刘福礼先自叹了一声,“好不好来了这么一出。离着双节越来越近,每年这个时候都是维稳和防火防盗重要时刻,却偏偏发生了这么一起火灾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理解对方心情。他知道,无论什么原因发生火灾,经贸和市场监管的主官,都有可能要受牵扯的,虽然未必需要副市长负什么责任,但毕竟相当于一个污点。而且刘福礼的年岁已经到了站,早该退二线了,好不容易又拖了个把年,不曾想来了这么一出,自是难免郁闷。

    于是楚天齐解劝着:“有些事情确实防不胜防,不过这么大个地级市,也难免出现这样的情况。火势真不小,又有风鼓着,着的那叫一个凶险。所好的是,大楼四周都是过道,也没有露天电线,火势没有扩大。更难得的是,未出现一例死伤,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”

    刘福礼苦笑一下:“你说的道理我都清楚,朋友和孩子们也这么劝我,可我就是和自己过不去。这么多年以来,虽说治下也没少出事,有个别事还不小,不过那时候年轻,还有捞本的资本。可现在,哎,临了临了还要“晚节不保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,您也不要求全责备,现在能够不幸中万幸,已经非常难得了。”楚天齐继续说着劝解的话。

    “面对现实吧。”长嘘了口气,刘福礼问道,“楚市长,现在警方已经介入调查,又没有最新消息,这火到底是怎么起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组织着语言:“通过消防和警方的初步勘验,发现三楼几处电线裸*露严重,也有烧焦痕迹,疑似电路失火所致。不过看门人夜半不归,也有可疑之处,只是那个犯迷糊现在也没说出所以然,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可疑。”刘福礼点点头,“刚才胜男也给分析了一下,觉得这个看门人离开的实在蹊跷,看门人和大楼经理都有疑点,尤其现在硬盘也找不到,这更可疑。”

    “江局长分析的是,我也有同感。”楚天齐表示认同,“她是多年的经侦专家,这方面经验肯定也不缺,肯定很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夸外甥女,刘福礼略有些难为情,赶忙接话:“胜男有现在这成就,全仰仗楚市长关照和提携。你在县局的时候,就给了她许多帮助,前些天升常务,更是多亏了你。胜男天天让我约你,她要表示感谢,可你的事太多,咱们时间也总是碰不到一块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您可别这么说,江局长能够不断进步,主要是她自身足够优秀,又有您指导、帮助,我可什么都没做,不敢揽功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别客气,我知道,这次胜男能够更进一步,完全是你的威望帮了忙。这次县局调整,都是市局操作的,孙廷武肯定看了你的面子,应该也向你进行了请示汇报。我有自知之明,虽然看似比孙廷武高半格,可人家根本就没有抬举我的必要,还是他看我和你关系不错,才给胜男这次机会的。”刘福礼说的很真诚。

    其实对方所说,完全是事实,孙廷武的确向自己请示过,还特意说到了江胜男,当时自己也认可了孙廷武的方案。只是不便于直接贴金,楚天齐便打了个“哈哈”:“升职任免都是有一定程序的,不是某个人决定的事。”

    刘福礼没有接这个茬,而是继续着刚才的话:“胜男听说楚市长喜得贵子的事,非常高兴,本想着立即就去祝贺。可是想到宁教授还在医院,不便惊扰,她呢就先表示个意思,待日后再专程上门。”说着话,刘福礼拿出一个红包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刘市长,刘书记,您是我的老领导,我的性格您还不知道?我可从来都不搞这些的。”楚天齐神情、语气都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既然你认我这个老领导,就不能不顾念礼尚往来吧?当初你给我带老家的土特产,我说什么了吗?扣大帽子吗?”刘福礼也很严肃,“要照你这么说,我当初收你的东西,那就是做错了?你也算是助长了错误行径?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摆手:“这是两码事,我那不过是自家采的一点东西,不值几个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不钱的事,我当初也没按钱看,我是看中了你的一片心,亲朋好友哪有不走动的?再说了,她这也没多少呀,不过就是给孩子买个普通玩具而已。从职务上来说,你是胜男的上司大领导,可要从年龄上讲,你俩是同龄人,又是同事,她就是孩子的阿姨。阿姨给孩子买点东西,不应该啊?”刘福礼语气中故意带了不快,“你要是这么死套原则的话,那以后你也别叫我什么老领导,我就完全把你当做上司,咱们就公对公的走。”

    对方虽有偷换概念之嫌,却也不无道理,尤其又有老关系在这,确实不宜太过死心眼。于是楚天齐“呵呵”一笑,接过红包:“好,那我就代孩子谢谢他江阿姨了。”接过以后,他还特意捏了捏,估计就是一千元左右的样子,确实属于礼尚往来范围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!你放心,咱们都是老同事,我是不会做不合适的事,也不会让你为难的。”刘福礼脸上绽放着笑容,“胜男一再表示,还要亲自登门道贺,到时我也要去。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祝大侄茁壮成长,早成栋梁。”说到这里,刘福礼又掏出一个红包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太客气了。”楚天齐又接过了这个同样厚度的红包。只待以后找机会,再“礼尚往来”回去。

    刘福礼站起来:“天齐市长,你工作忙,就不打扰了,赶紧回家去看看。现在这年月,哪有儿子出生还不回家的,你又不是执行特殊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行,听您的,安顿安顿,我就回去一趟。”楚天齐也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闲聊着,送走刘福礼,楚天齐坐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现在楚天齐才彻底明白,刘福礼讲说烦忧只是个幌子,主要还是为了表示祝贺,为了和自己这个官场新秀套近乎。刘福礼排名本就在自己之后,马上又要退休,权利势必很快散去。无论为了他以后,还是为了像江胜男这样的晚生后辈,自己都是他必须借助的对象。

    想当年,自己还只是个副处级党组成员,那时候刘福礼已经是县委书记,江胜男也好似“公主”。虽然当时刘福礼没有难为自己,江胜男也没有借势而骄,但毕竟人家位置在那,自己必须得对刘福礼尊敬有加,也要对江胜男礼让三分。时光荏苒,几年时间过去,却成了刘福礼舅甥要仰仗自己,想来也不免让人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号码,楚天齐赶忙接通: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的事弄完没有?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手机里是母亲尤春梅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安顿安顿,争取尽快吧。”楚天齐回应着母亲的问话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我那大孙子,可喜人了。白白胖胖的,跟你小的时候……”说到这里,尤春梅停了一下,又重启了话头,“大医院什么都好,哪都白刷刷的,根本没有小孩尿垫子味。叫医生都是小电话,不用直接去找,小医生一会儿一测体温,一会儿一量血压的,服务那叫个好。就是有一样不好,不让我抱孩子,说是要防什么菌。儿媳妇都不嫌我,医生倒嫌起来了,真是的。胖孙子跟你一样,后腰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再起,是那部固定电话。

    看到固话上面来电显示,楚天齐忙对着手机说:“妈,领导来电话了,我得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手机里回应了两声,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市长……好的,我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听完楚天齐汇报,秦怀点了点头:“没有人员死伤,这就是最大的幸运。反正事情已经发生,大火也已扑灭,就由警方和相关部门去弄。你赶紧回家一趟,去看看老婆孩子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秦怀说着,取出一个红包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市长,这……”楚天齐迟疑着。

    “这,什么这,这是我这个大伯看孩子的。再说了,我这当正职的,也没必要巴结副职吧?给孩子买点小东西。”秦怀向前一推,把红包塞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,代孩子谢谢他大伯。”楚天齐笑着,接过了红包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走呀?”秦怀追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打算看看破案进度,再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必须马上回家。”秦怀命令着。然后忽的一吸鼻子,“什么味?走之前洗个澡,把衣服统统都换了。老年人讲究这个,咱们自个也讨个吉利。”

    “是,服从命令。”楚天齐说着,抬手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生个大胖小子,看把你高兴的。”秦怀笑着,点指对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