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辱人者必自辱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他娘的,自己给的难堪够大了,这娘们脸皮竟然这么厚。带着暗自腹诽,楚天齐接着电话,其间就没说一个整句,都是以“好”、“行”、“等等”之类的字词应答。

    有这个女人在场,他确实也不能说什么表达明确意思的句子。

    放下听筒,楚天齐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,其实他就是故意不说话,就是故意让对方着急。

    肖云萍却又主动提起了话题:“楚市长,想跟你商量件事,你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好似刚回过神来,挥手打断:“等等,肖市长你先前说什么呀?说是考虑不够全面。

    真是装*,得理不饶人的家伙。这当然只能是心里话,肖云萍还是乖乖回答起了对方问题:“什么事呢,就是那个……啊,这不是有企业问投标结果的事吗。可能他们问的时候,楚局长正忙着,肯定正忙。路上那么大雨,楚局长对工作又极负责任,一定是上路视察去了。那些人等结果着急,也不会办事,以为是楚局长故意推诿,就想着让我帮着协调推进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跟他们不认识,但既然人家电话打过来了,我怎么说也是常务副市长,不能丢市里的份,自是要过问一下。当然我尽量不直接找楚局长,人家是下属,难免有以上示下之嫌,便电话和你沟通了。我这人说话直,转述他们的意思也难免直接,肯定有不恰当之处,还请楚市长不要计较。另外,就是我给你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”,楚天齐冷声打断,“给你打电话的都是什么人,说的那叫什么话?那是企业应该说的?分明就是小混混、地痞无赖之语。还问人家在桌上,在床上,连‘接客’这样的词都带出来了,他们还要不要脸?换位思考,如果自己或是家中女性遇到此种情形,他们还能不能说出这种毫无道德可言的畜……那什么之语?我正考虑着要不要原话转给楚局长,到时请肖市长证明一下,帮着楚局长维权。”

    指桑骂槐太狠了,这就是赤果果的打脸,尽管肖云萍做好了厚脸皮准备,但现在还是热*辣辣的,也有些生疼。可人家是指桑,自己这个槐根本无法接茬。再说了,一旦接茬理论的话,前面装孙子的努力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再次暗自告诫了“九十九拜不差这一哆嗦”,肖云萍又堆上了满脸笑容,装着糊涂:“诶,楚市长,好多施工企业老板虽然现在有些身份,但大多是工人出身,本身文化素养都不高,说话难免粗俗一些。楚局长那是有气质的女领导,胸怀自然很是宽广,肯定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,否则反而降低了自己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这么认为,就冲他们说的那些话,楚局长无论怎么维权,都不为过。”稍微停顿了一下,楚天齐又说,“当时接电话时,无意碰了录音键,好像录上了几句,可现在不知存到了那,一时找不着。要是找到的话,我非让她听听,实在不行再找肖市长证明。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话,肖云萍连着暗骂“阴险”、“卑鄙”,直接打了个“哈哈”:“楚市长,楚局长肯定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的。”然后迅速引到正题,“楚市长,我之前和那些企业没有任何交往,根本就不认识他们。那天给你发的手机号,也只是为了帮你们之间传个话,你我留着都没用,你看能不能就别存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楚天齐别有深意的一笑,“闹了半天,肖市长就是为了那个手机号,为了那条短信而来呀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楚市长,我怎么会为了一条无关短信过来?我是专门来主动和你沟通的,也是说话正到这了,就顺便问一下。现在那家企业也彻底不能再投215公路,那人也去配合调查了,我们早没了和他们沟通的必要,反正保存着也没用。” 肖云萍自是不承认对方所指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这倒也是。照现在情形看,恐怕不只是不能参加这次投标那么简单。对了,那条短信我早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肖云萍疑问着。

    “肖市长挺上心这件事呀。”调侃之后,楚天齐又道,“删了就是删了,我留着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好,那就好。要是看到那天不小心录的音,该删也删了吧。以后我可不给代传这类话了,省的惹人误会。”说着话,肖云萍站起身来,向外走去,“不打扰楚市长了,我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见我就删,放心吧。只是系统内存里的痕迹,我可不敢保证能找到,更不知道能不能彻底删除。要是哪天恢复程序时,短信和录音忽然冒出来,我也说不准。”身后适时传来楚天齐的声音。

    妈的,王八蛋,无耻小人。肖云萍简直咬碎了钢牙,但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。谁让自己要授人以柄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冷哼连声,忽又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痛快,太痛快了。

    这一阶段以来,就因为这么一个破昆仲公司,楚天齐便气恼不行。他主要气的不是这个公司,而是气为其摇旗呐喊的这些人,尤其气这个肖云萍。

    身为常务副市长,你就好好当你的官,干嘛非要掺和企业的事,干嘛非要给同事和下属施压?

    更为可恨的是,竟然还亲自上阵,与企业穿一条裤子,逼着自己,逼着交通局公布投标结果。为了达成这个目的,竟然把楚晓娅损成那样,竟然指桑骂槐,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楚天齐最痛恨的就是这点,肖云萍也太没有原则了,竟然能以那么恶毒的话来骂楚晓娅。那已经不能称之为骂了,完全就是羞辱,就是赤果果的人身攻击。从那时起,楚天齐就决定,必须要把这口气找回来,为了自己,也为了楚晓娅。

    当然自己不能直接也学肖云萍,不能像泼妇一样,更不能告诉楚晓娅这些话,但必须要给肖云萍以颜色,让其知道羞辱他人必然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这种考虑,在六月六日晚上到交通局开会时,楚天齐才让楚晓娅、程海龙到台上,而故意把肖云萍晾到台下。你不是善于羞辱人吗?那就让你体会一把被人无视的感觉,小小感受一下屈辱的滋味。

    主要是考虑到维护政府形象,在交通局夜会上也只能做到那样,只能略施惩戒。但这事没完,楚天齐一直还记着,还要把面子找回来。

    他自信肖云萍会给这个机会的。从那天交通局会上她前倨后恭,从市委会上对自己急剧吹捧来看,楚天齐就笃信的认定了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的配套金到位,完全在楚天齐意料之中。他清楚,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是省厅的人,无论是市里的人,绝不敢再拿那事要挟,相反还会快速解决,以期与那事摆脱嫌疑。

    结果上午刚刚纠正了错误,下午这个女人就来买好,倒想着消除证据了。

    想得美,门都没有?如果你不拿那事当回事,还就真不是个事,发一下别人号码有什么了不起?可你要担心那事,那就是回事,我可得好好把着“证据”了。

    其实那条短信,楚天齐并没删,现在就更不准备删了。他已经看出来,肖云萍就是个自以为是的主,却又没有胆量,真正是敬酒不吃吃罚酒。也正因此,他才无中生有,炮制出所谓手机录音一事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要牢牢把这“证据”握在手中,让那个女人投鼠忌器,让那女人心生畏惧。如果对方以后好好配合,还则罢了;如果她还想兴风作浪,就让她再好好体会一下“辱人者必自辱之”的道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个人,那就是张鹏飞。

    勿庸置疑,张鹏飞肯定和“花半袖”有瓜葛,只是不知道与这次的事有多大牵连,又和昆仲有多大关系呢?看来,以后和这个家伙的过招不可避免了。想至此,楚天齐心中涌起无限斗志,也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卑鄙。”

    每骂一个词句,肖云萍就狠狠掷下一个物件,直到满地狼藉,她还不解恨。但实在没的扔了,才颓然的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今天自己壮着脸,上门去求和,结果却是热脸贴上冷屁*股。到头来不但自取其辱,竟然还没换得那家伙的谅解,还被那家伙威胁着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他能删了短信,更不相信她会找不到录音。光知道那家伙阴险,没想到竟然阴险到这种地步,这还有一丝政府官员的样子吗,分明是社会上渣渣的作法。

    就冲他为那小娘们如此出头,就冲两人以前同在许源县工作,指定两人关系不清,指定有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    “狗男女。”肖云萍骂出了自认最贴切的词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”喘了两口粗气,肖云萍尽量语气平静的接通了电话:“厅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?”手机里传来一个老年男声。

    虽然肖云萍对那家伙恨的牙根痒痒,但还是不得不搜刮着为那家伙抹粉的话:“厅长呀,楚市长还是很识大体的,并没有纠缠不休。但也表示,希望以后厅里尽量能够体谅交通上的难处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