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塌陷事故之得与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横跨六、七两日的这场夜会,以“花半袖”被当场带走、215公路定标后推结束。

    参加当晚这场会议的人,带着极大的心里震颤,带着或庆幸,或懊悔,或无奈,或后怕的心情离开了交通局。

    人们震颤的是,那坑塌的太大了,根本不是新修一级路应该有的,大的超出了正常范畴。人们也震颤于工程质量差烂之极,用活生生的事例诠释了“豆腐渣”这个词汇。

    许多企业是庆幸的,庆幸事故路段非本公司施工。尽管对工程质量很是自信,甚至自负,但这些企业还是本着“谨慎无错”的心理,开展了认真的详细自查行动。好多人还庆幸的是,没有跟着一起起哄,否则那就是丢人现眼大发了。

    有庆幸之人,就有人懊悔。懊悔“跟着瞎子下枯井”,跟着昆仲公司说怪话,悔的肠子都青了。还有人倒不担心与昆仲公司扯上关系,反正当时什么出格事也没做,甚至连“屁”都没放,但却懊悔当晚不该去,不该给领导留下“一丘之貉”的印象。

    其实好多人是无奈的,也后怕不已。做什么事都有圈子,道路施工也不例外,如果当晚不去交通局,既担心“不合群”,担心以后被同行挤兑,也担心万一真是交通局召唤。后怕的是,差点就跟着起哄,差点就要向楚市长和楚局长发难了。如果要真那么做的话,就真“上眼”到家了,假如被领导这种惦记,可实在不好。

    交通局当晚的会是结束了,好多人也该回哪回了哪,但这事却远远没完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就在交通局夜会结束几小时后,诸多准备欢度周末的市委常委、政府副职接到通知,早晨八点参加市委扩大会,接到通知的还有一些委办室局的负责人。交通局局长、副局长、相关科室队所负责人,全被要求参加会议。

    虽然接到通知时,天才刚刚亮,虽然开会时间很早,虽然打乱了休假的计划,但没有一个人赖床、迟到、缺席,好多人更是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到了会议现场。

    会议在八点准时召开,由市委书记孔成亮主持。

    本次市委扩大会,就只有一个议题:302公路道路塌陷处置事宜。

    在会上,楚天齐、楚晓娅、孙廷武分别从各自工作角度,汇报了道路塌陷发生的前前后后,汇报了自己和部门做的一些处置和安排。

    针对此次事故,市委、市政府严厉批评了市交通局的失责,要求严肃追责,但对及时出现场的楚天齐、楚晓娅、孙廷武三人进行了表扬与肯定。尤其所有讲话或发言的市领导,都对楚天齐当晚的处事果断、措施得当进行了夸赞,书记、市长也不吝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在这次会上,不但书记、市长讲话、做指示,其他市委常委也都从分管角度做了安排,那真可以说是众志成城。楚天齐就此事提出的处置意见,也获得了这些市委大员的一致通过。

    虽然交通局受到了严厉批评,但由于楚晓娅来的时间短,程海龙又恰好因公伤休假一年多,两人都并非此公路施工时的当事人。又念在两人处理此次事故态度端正、措施得当,市里并没难为二人,但责成二人全力调查此次事故,并认真启动公路工程质量复核工作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只是交通局长和常务副职调查,公检法自是介入了。在会议刚刚结束后,相关调查工作便紧锣密鼓开展,众多当事人都被公安部门传唤,有人更是受到了纪检等机关的“邀请”。

    昆仲公司以及当时的监理、监督人员,很快便也得到了拘押、传唤、限制离境等待遇。

    此次塌陷事故的发生,确实不是什么好事,但从某些方面来说,也不是坏事。事情早暴露要比晚暴露好,没有人员伤亡的暴露是损失最小的,得与失是辩证的关系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次路面塌陷,为楚天齐解了一个难题,那就是昆仲公司的出局。明明已经证明昆仲公司在围标,但一些证据却非正规渠道取得的,很不方便出示,而且还涉及到之前的项目,牵扯面很广。如果没有这次的事,楚天齐最终可能就需采用那个不得以之法,不但得罪许多同僚,可能也会让书记、市长不满。现在这样挺好,既解决了这个难题,自己还收获了诸多赞誉。赞不赞无所谓,最起码要比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”的法子好的多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事情,楚天齐觉着,于其说是幸运,不如说“塞翁失马,焉之非福”更为准确。

    简单分析一下其中的利弊得失后,楚天齐没有过多时间的感慨,而是又投入了新问题的思考与布局中。现在的形势对自己比较有利,但自己不能沉浸在沾沾自喜中,而是要利用这种几无干扰的好形势,多做一些事情才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样一件事,对于不同的人来说,感受却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在道路塌陷事故中,楚天齐、楚晓娅都借此达到了目的,也受到了肯定,可谓有得有失,得大于失。而对于肖云萍来说,只有失没有得,反正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那时自己气势汹汹,咄咄逼人,不但电话接二连三盯问那两个楚家人,反而还鬼使神差的促成了“零点会议”。现在想来,自己当时真是神经了,但那时却认为是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事情没出现反转时,肖云萍觉得自己真正抓到了那二人把柄,可以趁机敲打一下那对男女。谁让他们不开面,对自己建议置若罔闻?谁让楚天齐死轴着,就是不和厅领导见面呢?从当时来看,肖云萍觉得,逼二楚一下,绝对是公、私可兼顾的秒招。

    谁曾想,竟然发生了那样的事,让自己颜面丢尽不说,还差点留下更大的把柄,而自己却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,打断了肖云萍的思绪。

    看到手机上的号码,肖云萍阴冷的面颊上,出现了怒气,遂恶狠狠摁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出一个倍加小心的声音:“市长,不打扰您工作吧?”

    肖云萍根本不理会对方的拘谨与恭敬,而是直接破口大骂:“他娘的,怎么回事?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消息,那时候才说?都那点儿了,你再说还有屁用?他娘的,马后炮。”

    可能没想到会是这种回复,也可能是被骂的有点晕,手机里静了一会儿,才传来解释:“市长,您听我说。事情发生的时候,我正在外地,根本就没听说。后来是我见那里雨下的挺大,电视上也说有什么泥石流之类的灾害,才往回打电话问的,也才知道302公路发生了道路塌陷的事。我只知道那条路上有昆仲公司施工的标段,但标段具体起止却不清楚,又不好直接打听。后来是我又重新打了两个电话,确认了一些消息,再串起来以后,才断定就是昆仲施工的路段。

    当我确认消息的时候,事情已经发生了三个多小时,我满以为您已知道了详情,又考虑到时间太晚,就犹豫着要不要向您汇报。经过一番斟酌,也担心您万一还没得到消息,我才给您发了短信。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您正在开会,还暗自庆幸发的及时呢,难道误事了?市长,我真是为您着想的,请您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……”骂到半截,肖云萍忽然意识到,应该感谢对方才对,否则更麻烦。于是和缓了语气,“以后再有什么事,能早说就早说,别再斟酌呀什么的,只要你是好心,我会明白的。省的耽误个一二十分钟,白白浪费了宝贵时间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“哦”了一声:“市长,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打电话,有什么事吗?”肖云萍语气更加和蔼。

    “没,没事,不打扰市长了。”对方语气仍难免支吾。

    “那要没事我就挂了,以后记住,赶早不赶晚。”肖云萍说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肖云萍叹了口气:“哎。”

    虽说自己得到消息较晚,但还不算太晚,毕竟自己还有些许缓冲时间,若是等自己把话完全说老,那就任何回旋余地都没有了。总之,那条短信还是起到了积极作用,否则自己的脸是丢大了。

    看着平展展的路,咋会发生这种事呢?那坑也太大了,在屏幕上看着都碜的慌,要是在现场的话,恐怕更让人心惊了。

    哎,真他娘点背,还让自己赶上了。要是早几天,哪怕就早半天,或是晚半天,自己都就能错过了,又何必在交通局会议现场弄的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忽然,肖云萍又不禁感到后怕。还好那时候发生了,要是再晚个几天,要是自己已经把二楚逼到墙角,要是自己也已向市长汇报,那就太被动了。被动的没有了回旋余地,被动的在自己脖项套上了绳索。

    庆幸呀,我应该庆幸才对。我不只是“失”,也有“得”在里面的。想至此,肖云萍布满阴霾的心头,忽的撒进了一片阳光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起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肖云萍略一斟酌,按下接听键:“厅长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