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女人搬弄是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将近下午一点,在曲勇等人陪同下,楚天齐到了贺家窑乡政府食堂。

    半年前,楚天齐曾在这里吃过一顿饭,那时他的身份还是国家发改委调研员。当时食堂门口站了两列队伍,鼓掌欢迎,陪同就餐人员共有十多位。

    今天依旧坐的是上次那个餐包,陪同人员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众人刚坐下,菜品便陆续上桌,不多时便摆了满满一桌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菜品,楚天齐沉声道:“曲乡长,这菜也太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县长您别误会,看似有十个菜,可全都是家常菜。您看,摊鸡蛋、酸菜炒粉、冬瓜汆丸子、韭菜炒豆芽、干锅土豆片等等,这里边没有一个硬菜。按理说,用这些菜招待县长,有些寒酸,可我们也知道县长反对浪费,就没敢自做主张。”曲刚站起身,做着解释,“咱们这一桌坐了十个人,也得这些菜,少了不够吃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看众人,楚天齐说:“一共就这些,再没有什么石斑、甲鱼、鹿唇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了,没了,绝对没了。”说着,曲勇拿过了窗台上的酒瓶,“县长,天气冷,少喝一点。酒是当地小烧,不贵。”

    “不贵也不行,中午不喝酒,这是规矩。”楚天齐脸色很冷。

    曲勇迟疑一下,只得把酒瓶放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可能是由于刚才在会议室自己过于严肃,也可能是自己对就餐要求有些苛刻,现场气氛很显沉闷。于是,楚天齐端起水杯,说道:“来,各位,辛苦了。我以水代酒,敬大家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端杯,说着“县长辛苦”,碰过杯后,象征性的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有了“以水代酒”一折,现场气氛略有缓和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酒杯,接着说:“刚才在会议室的时候,我的语气可能有些严厉,请曲乡长和各位不要介意,我是对事不对人。当然了,虽然在这里我稍作解释,但是一旦面对工作,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曲勇随声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来,吃菜。”说着,楚天齐夹了一块鸡蛋放在口中,嚼过之后,又说,“嗯,外焦里嫩,鸡蛋味香浓,不错,不错。吃,大家吃。”

    在楚天齐招呼下,众人纷纷伸出筷子,桌上气氛轻松了好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趁热打铁,又端起了水杯:“来,为了美味的菜品,再干一杯,谢谢大师傅的厨艺。”

    “干。”人们煞有介事的碰了水杯。

    包间里“呯呯”的碰杯声不时传出,听在贺国栋耳朵里,是那样的刺耳。他没有去餐包,但还是忍不住想一听究竟,可没想到里面却是这样的气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。

    安平县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乔金宝刚刚坐到办公桌后,秘书便来汇报:“肖书记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肖……”迟疑了一下,乔金宝说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秘书出去不久,贺家窑乡党委书记肖月娥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没有应有的生疏,肖月娥进屋后,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乔金宝头也不抬,看着一份报纸。

    肖月娥瞟了对方一眼:“乔书记,升成县委一把手,这谱也跟着大了这么多,见到老熟人也不待搭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说事,我正忙着呢。”乔金宝并未因对方措辞而生气,依旧看着手中报纸。

    “肖书记,我就不明白了,他到底要干什么?”肖月娥的语气显着有些激动,“为什么非跟我过不去?”

    “你这没头没尾的,说的是什么?”乔金宝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肖月娥上身向前探了探:“我是说楚天齐。他说是去调研,可根本不干调研的事,偏偏要考人们,净提一些不着调的问题。工作是靠干出来的,不是靠背书就能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就一块说完,一会儿一句,麻不麻烦?”乔金宝语气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说。上午楚天齐到了乡里……”肖月娥有选择的,讲说了楚天齐在贺家窑会议室的做派,也讲了乡食堂餐包里的经过。

    乔金宝放下报纸,说了话:“这也没什么,很正常呀,我觉着他的作法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问题?他问的那些问题,平时谁专门去记?都是很自然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肖月娥道,“只有刚去的小孩子,还没完全进入工作状态,一天没什么事,才会去背那些没用的资料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说的就不对了,什么叫没用的资料?”乔金宝反驳着,“那些基础的乡情数据,是每一个乡干部都应该掌握的,我觉着小李就做的很好。在没有人要求的情况下,一个刚入职的人就能这么做,更是难能可贵。对了,你刚才说那个姓贺的也被问到了,他是怎么回答的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也回答了,他说荒地占一成,还说要做村民工作,把这些荒地都复恳了。这回答没问题呀,可姓楚的却偏偏上纲上线,讲了一堆危言耸听的话。”肖月娥语气很是不服。

    乔金宝“哼”了一声:“行了,会说不如会听的,我一听就知道,姓贺的根本就不清楚,只是含糊应付。否则他就应该像小李一样,讲出具体的百分比来,就是给村民做工作也不是一句话的事,何况光做工作也解决不了。不是我说你,就不该让姓贺的管这一摊。农业可是全县支柱产业,更是贺家窑乡最重要的产业,姓贺的根本就管不了。对了,上回好像就是他,对楚县长极其不礼貌,那时候楚县长还是调研员。”

    “贺国栋其实很不错的,干工作不辞辛劳,也能不折不扣执行领导意图。其实上次的事也是误会,我后来详细问了。贺国栋当时的做法是多少有些欠妥,可还是姓楚的有问题在先,人家问他找谁,他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回答,可他偏偏却戏弄人家,也怪不得贺国栋拿他当坏人。”肖月娥振振有词,“要我说,就是那次的事埋下了祸根,他这才故意找贺国栋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并不认同:“怎么就成故意找麻烦了?那么多人被提问到,好多人都能完整回答,偏偏就是他,满嘴跑火车,胡说八道。再说了,就因为他,楚县长连着把曲勇也批了,这够公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乔书记,已经有人提前跟你说了呀,那你就更应该提高警惕。”肖月娥说,“他为什么要训曲勇?那不过是做个样子,掩人耳目罢了,我怀疑曲勇早就跟他一伙了。上次来的时候,他俩就嘀咕了半天,这次更是叨叨个没完。我看他是在耍阴谋,在对你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少往我身上扯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乔金宝道,“县长去检查,你不及时回去,这本来已经失礼。可你不说自己的问题,还赖乡长汇报工作,这机会是你免费送给人家的,人家还能不利用?难道要把县长晾起来?”

    肖月娥一下子表情变得非常严肃:“乔书记,你可不能这么麻痹大意呀,他可是步步都有说法的。先不说会议室,再说说吃饭的事,吃就吃吧,还提什么石斑鱼、甲鱼、鹿唇,这不是专门跟你过不去吗?上次的时候,他仗着首都部委的身份,吹毛求疵一番也倒罢了。可这次根本就没上这些东西,他还偏偏要提起来,这是干什么?上次吃饭,你也在旁边,而且还是他的前任,他这明摆着是讽刺你助长了这种奢靡之风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。”乔金宝皱起了眉头,“说人家上纲上线,我看你才是。自己弄了一堆废物,丢人现眼不说,还不去好好反思,却来我这里搬弄事非,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乔书记,我这可全是为了你呀。”肖月娥猛的站了起来,“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对方眼含泪花,乔金宝语气缓和了一些:“我知道你的心意,可你也不能这么胡乱猜测县领导呀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神情显得更加委屈:“知道就好,我还以为你……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能怎么办?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下属必须尊重领导。”乔金宝的声音又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“可我……”话到半截,肖月娥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,低声道,“乔书记,咱们还是去里边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瞟了眼套间门,乔金宝淡淡的说:“不用了,我这几天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舒服?你也跟我们女人一样,每月都有那么几天?咯咯咯……”女人忽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金宝也被对方逗的“噗嗤”一笑,赶忙挥了挥手:“好好回去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乔大书记。”肖月娥挑挑眉毛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乔金宝眉头皱了起来,心中不禁疑惑: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?难道真有什么说道?想到这里,乔金宝脑中不由得出现了一些信息片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并未去想是否有女人挑拨他和乔金宝的关系,楚天齐在看完贺家窑乡一个农业项目后,便与曲勇等乡领导告别,直接奔向了县城方向。他要赶紧回到办公室,把今天的一些想法尽快整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。无意中瞟到司机位上的人,他赶忙把手机紧紧捂到耳朵上,“喂”了一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