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有惊无险赴院路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消防水龙很厉害,两辆消防车同时作业,在半个小时后,便扑灭了明火。但消防战士依然没有停歇,而是继续操作喷射,以防死灰复燃,尤其高处位置是重点防范对象。

    在刚才的整个过程中,警戒线外一直响着各种讲说,人们大都以自己的理解,对这场火灾进行着分析。分析成因,也分析后果,还分析范迷糊的去处,有人甚至做了更近一步的猜想。

    楚天齐耳力极聪,虽然现场非常嘈杂,虽然没有刻意去听,还是把好多言论听进了耳中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我进去。”刘福礼分开人群,进了现场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上前去,喊了声“刘市长”。

    刘福礼忙道:“有人员伤亡没?”

    “目前掌握的情况是,里面一共五个下夜看门人,有四个都跑了出来,还有一个不知去向。不过据他们提供的信息看,该人很可能提前离开了楼里。”楚天齐做着简短说明。

    刘福礼轻叹一声:“哎,咋就着火了?这段时间还专门强调防火,正连续做着安全检查,下星期就该检查到这儿了。今天周末没早起,是一个朋友打电话,我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叹气原因。刘福礼分管经贸和市场监管,百货大楼正是置于他的管辖范围。现在这么一着火,虽然未必就能追究到主管副市长头上,但绝对不是好事,假如问题严重的话,还真可能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其实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情况?全市消防和警务工作可是由自己分管,万一有大纰漏,也是麻烦。当然现在楚天齐还没时间考虑责任,尽量控制人员伤亡和物资损失才是主要的,更要预防发生次生灾害。于是他说道:“我正准备等等情况,一会儿就告诉您的。”

    在刘福礼到场不久,经贸、市场管理、安全生产等部门也陆续有人赶到。这些人到位慢了一点,但现在并非上班时间段,又恰逢周末休息,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此时,消防水龙已经停止喷射,整个楼体冒着股股黑烟。

    武警警官到了近前,敬礼汇报:“市长,明火已经扑灭,请指示。”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天齐吩咐着:“现场待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应答过后,警官去到旁边,向战士们做着安排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和刘福礼探讨着相关后续工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坚守火灾现场的时候,他的妻子正赶往省第一人民医院,去那里进行生产。

    宁俊琦坐的是那辆绿色越野车,坐在后排左侧位置,后排后边坐着婆婆尤春梅。和平时不同的是,后排座位都向后做了移动,与前排座位间空档大了好多。楚玉良没有开车,而是坐在副驾驶位,但同样带着墨镜,显然在充当警戒、安保任务,开车的是一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在绿色越野车前后,各有一辆黑色越野车,是专为护卫绿车之用。黑越野车为普通民用牌照,但两个牌照号码是挨着的,打头车辆号牌尾号为“5”,垫后尾号为“6”。前车上是两名年轻小伙子,一个驾驶汽车,一个坐在副驾驶位。后车上开车的也是一个年轻小伙子,后排座坐着两名月嫂。

    四名小伙子都是由首都派来,两名月嫂也是,汽车也是他们带来的,是徐老爷子为外孙女更是外孙媳做的安排。这四名小伙子都从警卫人员中特别挑选的,武力值和综合能力都不是一般高,其实那两名月嫂也非普通人,同样有功夫在身。之所以做如此安排,老爷子还是为了确保足够安全,以防仇家借此特殊时刻实施袭击。

    三辆越野车出了住宅小区,沿着行车道,保持一定距离,匀速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红绿灯路口,三辆汽车向右拐去,然后直行。

    这条路一直西行,需要经过四个红绿灯,在第五个路口再右拐,就离医院几百米了。

    虽然周末不限行,但可能是人们起的较晚缘故,路上车辆并不太多,最起码没有发生拥堵,这也为车辆保持匀速前行,提供了客观保障。再加之驾驶员都经过特殊训练,驾驶技术娴熟、高超,除了红灯必须停车等候外,坐车人根本就感受不到速度和油门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个红绿灯,

    两个绿绿灯,

    一共过了三个红黄绿灯,

    前面马上就是第四个红绿灯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默数着经过的路口数,对即将去到的那个环境既期盼,又有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怀胎九个多月,就等着到那里分娩,等着迎接新生命到来,迎接自己和爱人的爱情结晶,宁俊琦非常盼着那个神圣时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除了听过来人讲说,也接触了与分娩有关的资料、书籍,在这些内容中就包括一些特例,比如难产、大出*血、胎儿畸形。以现有的医疗条件,尤其又是在这样的三级甲等医院,生产困难根本不是事,但也难保有个万一,B超没检查出来的畸形照样也有。想到这概率极低的情形,想到万一发生的危险,宁俊琦仍不免担忧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样的担心,既与事情临近有关,更与爱人不在身边关系极大。一直想着天齐能陪在身边,他也做了郑重承诺,可偏偏早上定野发生大火,做为主管副市长自是不能脱身,她能理解他,可是那种失落还是难免的。她很担心在自己生产时,他能否回来,同时也为他的安危担忧。

    想到丈夫,宁俊琦下意识转头,望向定野市方向。

    “滋……”,一声尖厉的刹车声响起。

    宁俊琦只觉汽车跟着“忽悠”了一下,她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甩头看去。只见右前方斜横着一辆灰色越野车,灰色越野车前脸扎在黑色越野车右后侧轮胎处。

    绿色越野车一打轮,几乎差一点儿就要擦上前面黑越野车,融入了行进的车流中。

    尾号“6”的黑色越野没理尾号“5”,而是继续跟着绿色越野,一同前行。

    虽然绿色越野没有受到撞击,仅是车胎在地上划了个弧度,并没有真正意义的颠簸,但宁俊琦仍不免心头“咚咚”直跳。她有些后怕,若是绿色越野被撞,或是这辆车与同行车相撞,不知会怎样?怕是自己的大肚子也要受到惊吓了。

    同车的尤春梅更是叨叨着“吓死我了”。

    楚玉良没有说话,而是在盯着前方的同时,眼角余光扫视着车外边侧,尤其是小的出车口和那些停放的车辆。

    在过了第四个红绿灯后,尾号“6”的黑色越野车到了前面,绿色越野车则与前车保持着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不多时,第五个路口遥遥在望,只要右拐过去,就没多远了。

    忽然,尾号“6”没有右拐,而是贴着拐弯处停下来,向后倒了一下。

    绿色越野车稍稍打轮,与尾号“6”又是几乎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黑色越野又怎么了?宁俊琦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视线中,一辆灰色越野车正撞在尾号“6”尾部。

    “啊”,宁俊琦又是一声惊呼。她既惊于见到的场景,更后怕另一种情形,如果不是尾号“6”采取措施,不是绿越野趁机绕了一下,怕是被撞的就是这辆车了。

    两辆汽车两次被撞,肇事车都是灰色越野,而且还都差点撞到绿色越野。这不是巧合吧?

    谋杀?这个词在脑中一闪,宁俊琦只觉心跳加速,肚腹发紧。他也不禁担心,刚刚还有那两辆汽车护着,要是再出来灰色越野,怎么办?

    一辆黑色越野忽然超到了绿车前方。

    好熟的号码。宁俊琦不由一楞。随即她便发现,这辆车与尾号“5”和尾号“6”类似,前面文字、字母、数字都一样,只不过尾号是“7”。

    倒车镜里,同样闪出一辆黑色越野,车牌尾号是“8”,前面内容都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切,宁俊琦的心情放松了很多,眼望前方医院大门,只盼着能够快速、安全到达。

    尾号“7”在前方打头,尾号“8”在后面相随,整个样式与刚才的尾号“5”和尾号“6”一样。

    近了,

    医院楼顶上的字体越来越大,

    又近了,

    坐在后排位置,宁俊琦已经看不到高楼顶上的字体,仅能看到一部分。而且随着离楼房越来越近,这一部分越来越小,直至完全看不到,反倒是院门口保安容貌清晰可辨了。

    就在尾号“7”临近院门挡车杆时,侧旁插上一辆黑色尾号“9”,尾号“9”停在了尾号“7”右后侧。

    绿色越野向前挪动,紧跟着前面停车取卡的尾号“7”,基本与尾号“9”处于横向同一位置。若是旁边有人、车横冲过来的话,尾号“9”完全能够替着挡一下。

    “9”都出来了,会不会有“10”呢?带着好奇,宁俊琦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左侧靠边位置上,正好又停了一辆几乎“撞衫”的黑色越野,只不过尾号是“0”而已。

    哇,宁俊琦暗自惊呼一声,心中温暖不已。

    挡车杆抬起,绿色越野也已完成取卡,缓缓驶入院中。

    绿色越野一路直行,再划着弧度右拐,经过一个很缓的小斜坡,稳稳的停在了住院楼门口平台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