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原来他是昆仲的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六月六日,约定的评标截止期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今天下班前,就应该告之投标企业中标与否,并履行一定的程序。

    在早上从食堂回办公室的路上,楚天齐又“巧遇”了肖云萍。当时肖云萍就在一楼大厅坐着,看到楚天齐进楼时,直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本来也有人要乘梯,看到二位领导叫梯,赶忙知趣的去了一边。得以和楚天齐独自相处,肖云萍又是套近乎,问这问那的,显然还是想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楚天齐还是老办法,要不打哈哈,要不就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七楼,出了电梯,肖云萍也没听到一句“人话”,便直接问道:“楚市长,这些天楚局长来的可真勤,是汇报交通局工作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楚天齐含糊应承着。

    “交通局工作也太多了,哪有那么多汇报的?你可管了好几项的,要是都像她那样,你也忙不过来呀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要是厚此薄彼的话,就不太好了。”肖云萍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过身去,脸色冷竣了好多:“肖市长,你这么妄测我的工作,不太好吧?要是你以私人身份随便一说,那倒也罢了,若是以常务身份指责,那就请肖市长拿出证据吧。我辛辛苦苦干工作,可不能这么被冤枉。”

    妈的,狗脸,说变就变。心里这么骂,但肖云萍嘴上却是另一套说辞:“不过是随便聊天,至于那么较真吗?楚局长来的确实比别人多,这也是事实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办法?‘村村通’配套资金迟迟不拨,她只有找我来了。”楚天齐嘴角挂着一抹笑意,“要是总这么拖着,那我只有找发改委老领导问问了,到底是哪出了问题。如果是不拨的话,也不能只是定野交通局呀,干脆都别拨算了。”

    肖云萍也笑了:“一说你就上火。快了,应该很快就到了吧?我也在催着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楚天齐拉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你说这……”肖云萍借着说话,也要进屋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客气,并没有请对方进屋的意思,遂直接道:“我得换换衣服,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的这么直接,肖云萍不能再继续闯进去了,否则也显得自己太没素质。于是只得带着遗憾和愤懑,收回脚步,退到楼道,走向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关上屋门,楚天齐来在办公桌后,坐下来,哼了一声:“可恶。”

    今天本来有好几件事需要参加,但楚天齐都找理由推了,或让别人代替,目的就是留在办公室,随时关注着交通局投标的事。根据那边的情形发展,再决定怎么办。

    本来那个女人应该理解自己的想法,应该不予打扰才对,可却总是想占用时间,想要打听那件事。她不可恶谁可恶?

    最后一天了,会发生什么事?自己又该如何去做呢?楚天齐又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正这时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号码,楚天齐就意识到没好事,便直接拿起听筒:“又怎么啦?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响起:“投标企业早早就来了,我们还没上班就到了院里,现在都进了楼。看到一下来了好几家,我就让办公室主任打开会议室,先让他们在那里边待着了。他们显然是等评标结果的,看样子要一直等下去,只到等来结果公布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“哼”一声:“够积极的,就那么自信?都哪几家来了?有没有B标的?”

    对方给出回复:“有,肯定有,B标都来了,除了那三家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楚天齐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野市交通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晓娅坐在办公桌后,眉头微皱,嘴唇抿了抿,轻声自问着: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刚才来了这么多企业,这么早就来了,那意思不言自明。虽然那些人说的非常客气,态度也显恭敬,但楚晓娅明白,这些人是另一种形式的“逼宫”。

    虽说楚晓娅是女人,但性格里也有傲骨,又是交通局局长,岂能怕施工企业施压?真到了那种紧要关头,就不公布结果,那些人还能咋的?

    不过正常情况下,还是必须要按时出结果,这是规矩,自己也不宜轻易破坏。但现在显然有围标现象,可又没有能呈现的有力证据,这是最麻烦的。

    要是有杀伤力大,又能正常出示的证据,该多好呀?这样的证据在哪呢?带着疑问,楚晓娅望向窗外,看到的是半院子的施工企业豪车。看着就心烦,她伸手拉上了纱帘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楚晓娅望向门口方向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一个男人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,楚晓娅惊的站了起来:“市长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常委副市长楚天齐。楚天齐掩好屋门,向前走去:“我怎么就不能来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提前没接到您的通知,也没看见您车呀。”楚晓娅走出位置,“市长,您是喝茶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弄这个。我是打的来的,省得大老远人们就知道我来了。”楚天齐说,“你这有录像没?”

    什么录像?楚晓娅很是不解:“你是说录像机,还是录像盘,要什么内容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摆手:“哪是你说的那东西,我是问,你电脑上能不能看监控录像?那些人待的会议室,有没有摄像头?”

    楚晓娅“哦”了一声:“有,有,就那会议室有。我刻意让人打开了那间屋子,还给他们都摆放了桌签,其实并非是为了显得正规、周到,主要是担心万一有什么人使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开,我看看,都是什么大神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来在桌边。

    楚晓娅马上打开电脑,在上面操作了一通,立即便出现了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“市长,您看。”楚晓娅说着,向旁边一侧身。

    楚天齐绕过桌子,直接来在椅子坐定,盯着电脑上画面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凑向近前:“诶,这怎么空的?”

    “哪?”楚晓娅向前探身。

    “这。”楚天齐一指屏幕。

    “这儿呀……诶,这不是来了吗?”楚晓娅指着屏幕上进门处,“花半袖这位。”

    “他?他是昆仲公司的?”楚天齐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楚晓娅应过,又反问着,“市长认识他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认识。他是昆仲公司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昆仲公司的执行董事。”楚晓娅给出回复,“他应该是第一次来,反正从投标开始,就没见过他,都是他的属下经理们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又把监控上所有人看了一遍,然后站起身来:“看过了,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伸手示意,挽留着:“市长别走了,中午在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楚晓娅话到半截之际,出现了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的,楚晓娅在抬胳膊之际,袖子碰倒了水杯,里面的热水流了出来。看到热水要流到身上,她赶忙一移步,但脚下却崴了一下,身子向后倒去,不由得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闻声转头,顿时吓了一跳。楚晓娅身侧就是一盆大刺球,人要倒上去,那还了得?

    来不及细想,楚天齐急忙一伸右臂,挡住对方后倒的脊背,然后左手再一揽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顷刻间,楚晓娅倒在楚天齐臂弯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由于半下蹲,又前探左臂,整个身子向前趴着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两人就离的很近,楚天齐的下颌都快挨上她前胸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啊,嗯。”楚晓娅面色绯红,忽然发出一声呻*吟,“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晓……”只吐出一个字,楚天齐忽觉不对,赶忙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但他忽略了一件事情,对方刚才身体的整个重量都在他臂弯上,她根本就没使力。现在依然使不上力,整个身体便向他撞来,结结实实扑到了他身上。她下意识的双手一划拉,便牢牢的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对方穿着单薄的夏衣,紧紧搂在身上,楚天齐顿时起了反应,心跳“咚咚”的快了起来。关键是总有东西蹭着自己,他想不起反应都难。

    她感受到了他的反应,身体更软,脸颊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惊,赶忙松开对方。

    楚晓娅一楞之后,也难舍的移开双臂,去拿桌上手机。

    楚天齐二话不说,赶忙绕出桌子,拉开屋门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市长,您好!”一个女孩迎面走来,是交通局办公室文员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回应一声,楚天齐从女孩身旁经过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偷眼看去,发现文员正敲局长办公室屋门。

    暗道一声“好悬”,楚天齐向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出结果?得下午下班?也太晚了吧?”一个声音从楼上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抬头看去,看到了一个穿着花半袖的肚子,赶忙收住脚步,闪到墙角,隐住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好饭不怕揭锅晚。”花半袖回应着同行者,两人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偷眼看到,正是那个花半袖,不禁再次暗道:原来他是昆仲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