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老乡秘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进到书记办公室,康雨就急问:“书记,您怎么也同意刘拙做县长秘书?”

    乔金宝坐到椅子上,“哼”了一声:“秃子头上虱子明摆着,水平高低你看不出来?先不说别的,就拿那篇讲话稿来说,人家刘拙写的是整洁流畅,字形美观,内容紧扣题目,站位也很高,而且用时还最短。再看小周,最早动笔,最后交卷,结果整张纸简直就是鬼画符,更是改的一塌糊涂。还用再看内容吗?还用再比其它吗?这已经高下立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小周不太擅长那种方式,更适应独自写稿吧。”康雨接着又提出疑问,“仅凭这么一项就做出结论,他姓楚的也太武断了。那篇《成为合格秘书并不简单》的文章,可是周公瑾先发的,不能因为人家复述的完整、熟练,就判断文章属于他人吧,那也太可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笑?是可笑,弄巧成拙了嘛!”乔金宝“嗤笑”一声,“人家刘拙直接给楚县长发消息,说是他先给你发的电子文档,发文时间是一号下午两点五十五分。”

    康雨急道:“怎么可能?可以看我的收件箱,一号下午除了小周的邮件,谁的也没收到,更没有他所谓的发文,他是在第二天上午发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有些不耐:“行了,行了,别跟我打马虎眼。事实如何,当事人心里肯定有数。你做了什么,难道不清楚?我虽然对发邮件不太精通,不过我也知道,收件人可以删掉己方收件,却删不掉对方发件。不是我说你们,整天就是不学无术,要是小周自己素质在那,还至于有这么一出?不争气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康雨心里发苦:这本来就不是我的事,却要我跟着吃黄莲。他心里虽然不愤,但嘴上却不敢说,而是换了话题:“书记,县长可是刚来,您已经在县里多年,威望也不是他能比的。可这次人事安排,您安排了一名司机,人家就自选了一个秘书。刚来就能和您平分秋色,要是时间长了,怎么得了?”

    乔金宝脸色一寒:“老康,说话注意,什么叫我安排,怎么又平分秋色了?我告诉你,县委做人事安排,都是按照组织程序进行,不是私相授受。县长自己的秘书、司机,自然应该由县长定,别人就不应该插手。能够同意让小岳做专职司机,已经是县长给面了,当然小岳也足够优秀,也有那个实力。若是像某些人那样,就是给机会也把握不住。”

    看出对方面色不善,知道对方在假装正经,但康雨还是忍不住说:“书记,他为什么偏偏要选刘拙,该不会他们之间早有瓜葛吧?”

    “老康,做为党员干部,不要胡乱猜疑,不要说不负责任的话。楚县长是河西人,又是刚来,刘拙可是渤海市人,他们之间能有什么联系?”乔金宝脸色更冷,“我警告你,以后注意点,否则非被收拾不可,人家虽然单人独来,但可是有根的人。你没听出来吗,人家专门点出周公瑾没大没小,那就是在敲打你。要不是有我在场,恐怕你早挨骂了。赶紧回去吧,你的岗位在那个楼里。”

    唉,暗自叹了口气,心中嘟囔着“拍马屁拍到马腿上”,康雨心思沉重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乔金宝、康雨离开半个多小时后,刘拙到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来在办公桌前,刘拙道:“县长,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,我一定努力工作,对得起县长这份信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淡淡的说:“康主任跟你说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刚才康主任在秘书科当众宣布,说是您和书记定的。其实我心里明镜似的,这完全是您给的机会,谢谢您。”说着,刘拙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自己有才华,否则我是不会用你的。”楚天齐说的很直接,“当然你也足够机敏,否则若是你删除发件内容,县长秘书肯定轮不到你,而且还会担上一个抄袭的恶名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还是县长您的公正与信任,否则我就不会有这次机会。”刘拙说的很真诚,“至于发送邮件的事,我倒不担心,即使删除了,也有办法恢复。县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其中有什么说法吗?明明我在当天就发送了邮件,为什么他第二天要说没收到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话,而是又抛出了一个新话题:“介绍一下你自己吧,我要真实内容。”

    刘拙点点头:“好。我大学毕业后,就到了这里,一直都在秘书科。我这人爱认死理,说话直,懂得尊重上级,但却不愿随意附和,也不愿曲意逢迎,更不愿同流合污。也正因为这点,好多领导都不喜欢我,办公室同事也疏远我,生怕和我沾包。我也试着想改变自己,但却不能违背良心,所以人缘很一般,一直处在圈子边缘。”

    “不违背良心,这点没错,我认为也是一个合格秘书的必须素质。不过现在身为县长秘书,以后也不要和大家弄的太僵,不要成为孤家寡人。”楚天齐叮嘱着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明白,以后尽量不会太不合群。”停了一下,刘拙又迟疑着说,“有县长秘书这个身份,好多人应该也不会故意疏远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盯着对方,问道:“都介绍完了?工作以前的情况怎么不说?你怎么会是渤海市户口?又怎么叫现在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刘拙愕了一下,脸上顿现尴尬:“县长,其实您一来这儿,我就认出来了。只是我不愿给您添麻烦,也就一直没说,也没和我爸讲您到这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倒挺有个性,怪不得说不合群呢,跟我都不靠近。”楚天齐点指对方,“老实交待,我现在还糊涂着呢。坐下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站着就行。”刘拙讲说起来,“我小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讲述,楚天齐才理顺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个刘拙,是楚天齐的小老乡,是青牛峪乡原副乡长刘文韬的儿子。在楚天齐刚到乡里不久的时候,就见过这小子,去他家吃饭时候,还给过其压岁钱。只不过那时候刘拙还叫刘博宇,个子不高,长的很白净,与现在形象差别很大。再加上籍贯、名字不同,上周刚见的时候,楚天齐一下子还真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刘博宇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一直都是在玉赤县城上学,只不过刚上初中就把户口迁到了渤海市三姨名下,三姨夫妻正好没孩子。之所以迁户,主要是渤海市有政策优势,考上好大学更容易一些。平时刘博宇学习不错,但在最后考试时,由于河西与渤海教学大纲不同,发挥的并不理想,只考上了晋北大学。即使这样,若不是占用渤海名额,若是在河西省的话,也绝对考不上这所全国排名前八十的大学,差着六十多分呢。

    对于高考失利,刘博宇的姨夫给出了解释,说是专门问过高人,主要是名字起的太大。普通人怎么能和“宇宙”匹配呢?还用其父名字举例,说刘文韬之所以没有升任大官,就是因为起的名字太大,镇不住。

    虽然并不完全认可妹夫的说法,虽然自己男人已经不会有大的出息,但儿子的未来不能不考虑。于是女人本着“宁可信其有”的心态,做通了男人刘文韬工作,决定让儿子改名,找高人讨了个“拙”字。

    刘博宇很反感父母的作法,但在二老和姨夫的操作下,竟然没经过他本人,户口本上的名字已经成了“刘拙”。木已成舟,刘博宇只得接受了这个现实,从此就用上了这个高人给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是虽然要藏拙,虽然对名字寄予一定期望,但却没有为刘拙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。工作两年多,不但没有升个一官半职,反而还备受排挤,前途一片渺茫。尽管这样,刘拙也没敢和父母讲说实情,担心二老再出什么妖娥子。

    听刘拙讲完,楚天齐笑了:“刘拙,我在想,要是你把现在当秘书的事告诉你爸,他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刘拙苦笑一下:“我爸应该还不会说什么,估计我妈肯定会说名字改好了。”说到这里,刘拙神情严肃起来,“其实那些都是无稽之谈,无论做什么工作,无论在谁身边工作,都必须严格遵守法律,恪守职业道德,都必须兢兢业业工作,这才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对于刘拙的表态,楚天齐很高兴。虽然对方无论学识和专业,还是知根知底上,都很适合这个秘书职位。但毕竟好多年不见,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,刘拙有什么变化,还需要一个了解过程。对方能有这样一个态度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于是楚天齐没再刻意训教对方,而只是嘱咐刘拙,不得泄露两人的关系,刘拙做了郑重保证。

    忽然楚天齐想起一件事来,便问道:“刘拙,对司机小岳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刘拙回答:“我听说,岳继先进县政府,是乔书记妹妹找的乔书记,是乔书记妹夫在部队时的首长找了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随口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岳继先走进屋子。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说道:“县长,司机岳继先向您报到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