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高下立判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,楚天齐新办公室开始启用。

    这里所说的“新”,并非指新房间,而是指屋子修葺一新,县长办公室依然还是原来乔金宝用过的屋子。虽然房间并未重新装修,但所有木材质装饰面都进行了擦拭打蜡,跟新的看起来一样。所有白墙面都重新刷了高级墙面漆,所有家具全部换成了新的,哪怕就是不起眼的那些杂物桶也是新买的。

    新装修的县长办公室依旧分里外间,外面办公,里屋住宿。里屋床具、衣柜、床上用品、电视、空调全都换成新的,就连卫生间的洗浴、喷淋设施也都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办公室原来的绿植全都撤走,换成了一大两小三盆绿植。这些绿植是根据县长意思,由办公室主任康雨亲自采购回来的。

    在征询过县长意见后,康雨拿着手中纸张,退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屋子里还飘着淡淡的家具味,新漆过的墙面味道也未彻底散去,但楚天齐并未觉着难闻,反而心底涌起了主政一方的惬意。

    自我陶醉少许,楚天齐拿过一份文件看了起来。同样是办公,这间屋子要比宾馆“608”房间大的多,桌子也大了一倍。虽然桌上依然堆着好几摞资料、文件,但却没有一点拥挤的感觉,更不会因堆放过多而有东西被挤到地上。

    第二份文件还未看完,就传来了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依旧盯着文件,随意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“吱扭”一声,跟着就响起一个声音:“天齐县长真是日理万机,这就忙上啦?”

    听出声音有异,楚天齐赶忙抬头、起身、走上前去:“书记,你怎么过来啦?有事可以电话喊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乔迁新居,我自然该过来看看了。”乔金宝笑着走进屋子,“只不过没有带贺礼,只是空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抱拳拱手:“书记能够大驾光临,就是我收到的最好贺礼,没有比这贺礼再珍贵的了,万分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在对方上臂轻轻拍过后,乔金宝在里外间转了起来,边转边说,“你看看,还有哪不合适的,或是缺什么东西,就吩咐老康直接去办,也可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跟在后面,搭着话:“很好,我很满意,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,有什么就讲出来。”说着,乔金宝来到沙发旁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张罗着沏茶倒水,然后坐到了乔金宝身边。

    乔金宝又扫了一眼室内,语重心长的说:“天齐呀,咱俩能搭班子,我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你初来乍到,照顾好你的工作和生活,我责我旁贷。现在办公和住宿已经解决,秘书和司机也该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我刚跟康主任安排过,已经让他先去确定秘书人选了,然后把司机也定一下。来了已经两周,这些人员不到位的话,也影响工作开展。”

    “秘书定了吗?是曲洋、回建春,还是周公瑾,不会是女秘书吧?”乔金宝问的很随意。

    “书记真会开玩笑,我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要是再选一个二十多岁的秘书,不定传出什么闲话呢。虽然小孙、小连很优秀,可也不能选她俩,这对我好,对她俩也好,对县委、政府同样好。”稍微停顿一下,楚天齐又说,“也没选曲洋、回建春,选了刘拙。”

    “刘拙?”乔金宝显得很惊讶,“是不是那个个头挺高、皮肤黝黑的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啊,就是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吸了口气,眉头微皱:“那个后生好像……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马上面色严肃,“请书记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刘拙来了两年多了,一直不显山不露水,没见他写过什么像样文章,也没听哪个领导表扬过他。倒是我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负面消息,说他这个人说话不讲究艺术,常常让别人下不来台,好像在秘书科甚至在政府办,人缘也都不太好。”乔金宝缓缓的说,“要是这么一个不懂事的人跟在你身边,也降低了县长档次。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不置可否,然后转移了话题:“要是依书记看,哪个人更适合一些?”

    “哪个人……我对他们也不是特别了解,别看在政府多年,与好多秘书交往并不多。我觉得那个回建春不错,曲洋也可以。综合来看,周公瑾应该更胜一筹。”说到这里,乔金宝赶忙又收回了前面的话,“我说过,秘书的事由你自己定,党委不参与,我这也就是正好赶上,随便说一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说这几个人,我虽然都见了,还是不能完全对上号,你等等啊,我再看一看。”说着,楚天齐站起身,来到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听筒,楚天齐先拨出了一个号码。待电话一通,马上道:“康主任,找了当事人没有?……没有呀?好,那你先回来,到我这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楚天齐拉开抽屉,翻出一沓纸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金宝喝了口水,又说道:“周公瑾小伙子长的精神,无论是理论水平、政策水平,还是综合素质,都比较优秀。单从人样子,还是说话知分寸这两点来说,最起码要比那个刘拙强的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话,而是拿着纸张,不时吧咂嘴,还不时喃喃着: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过,经过允许,康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道:“书记,恐怕你被小周或是其他人蒙蔽了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:“天齐市长,这话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这后生有点中看不中用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。

    康雨忙插了话:“我拿到了他们传来的稿件时,也随便浏览了几个人的,好像小周写的还不错。在看的那几份中,我觉得他的要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盯着康雨道,“你都看谁的了?”

    康雨回答:“谁的……我没太记清,就是小周写的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到现在我还记得他写的标题《成为合格秘书并不简单》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“那篇稿子根本不是周公瑾写的,是他剽窃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康雨忙道:“县长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乔金宝适时说了话:“天齐县长,听你刚才的语气,似乎对小周有什么看法,不妨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吧。上周五上午,康主任把那八个秘书写的打印稿给了我。通过对比,我发现整体写的不错,就陆续叫了几个人面谈,其中就有周公瑾。我发现这个小伙长的确实不错,似乎也挺适合这个名字。可是通过一交谈,我就觉着不对劲,他的一些观点太过势利,根本不适合做领导秘书。尤其那篇文章令人生疑,上午我还没完全弄清楚,下午再找那几人一谈,我才明白了。

    下午找到刘拙谈话时,刘拙所说的文章题目也是《成为合格秘书并不简单》,而且两人讲说的主要内容也相差无几,你说奇怪不奇怪?我当时没有点破,而是又盯问刘拙,他说这篇文就是他自己写的,还简要说了他的写作经过和组稿过程。听他的说辞,我觉得这篇文章应该是他所写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判断一定是刘拙所写?难道周公瑾讲不出文章内容?”乔金宝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恰恰相反,他不但能够复述整个内容,而且比刘拙叙述的还要准确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那我就不明白了,你怎么会得出那样的结论?”乔金宝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周公瑾复述的也太完整了,一个字都没错,就连断章完句都和标点完全吻合;而且我让他详解某些论点,他依旧与纸上内容一字不差,这不像复述,倒像是背诵。相比之下,刘拙复述的更为顺畅,有些语句也更口语化,这才是讲说自己文章的状态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乔金宝缓缓点头:“听你这么说,似乎也有些道理,只是也未免武断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康雨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一拍脑门,说:“对了,县长,我记起来了,当时可是周公瑾最先发给我的,他怎么会抄刘拙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挑了挑眉毛:“康主任,你可记好了,真是周公瑾先发的?不会有错吧?什么时间发的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,我的邮箱里面有收件记录,今天一上班我还看过。”康雨回答的很肯定,“周公瑾发的最早,一号下午五点就发了,其他人都是在二号传给的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手机,看起了上面短消息,看着看着,眉头皱了起来。他瞅了眼康雨,站起身来,径直走到乔金宝面前,把手机伸了过去:“书记,你看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盯着手机,嘴里念叨着:“县长,关于发文时间的事,我这里有……”读到半截,他停了下来,然后转头瞪了康雨一眼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楚天齐也忽然想起了什么,快步走到办公桌前,拿起两张纸,再次走到乔金宝面前,把纸张伸了过去:“书记,你看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拿起纸张,分别扫了一眼,然后对着楚天齐说:“高下立判,就选刘拙吧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