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我有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告别周子凯,楚天齐乘电梯下行,走出公安厅大楼,乘上了等候着的黑色越野车。

    不用询问,越野车径直奔省委党校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楚天齐赶忙接通了:“老于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声音:“你不在办公室?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刚回省里。”楚天齐说:“你去了定野,还是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不在就算了。本想拜访大市长,结果却吃了闭门羹。”对方的声音带着懒散。

    “你真到定野了呀,那你等着,我马上让人找你。”楚天齐忙道,“于秘书长到了,我们怎敢慢待?先让别人接待你,我晚上就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对方推辞着:“别别,好不容易和老婆团聚,要是让我打扰的话,也显得我太不懂事了,我还是找路边小店对付一口算了。”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天齐表态:“这样,我马上就赶回市里,有一点左右应该到了,等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慢,你这刚从省公安厅出去,怎么也得跟老婆报到,怎么也得把公粮交了吧?”对方语气中满是调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楚天齐下意识回头,向车后看去。

    手机里笑声传来:“嘿嘿,愚人节了,逗个闷子。刚才我就在公安厅楼上开会,正好看见你出去,就打电话试试。还行吧,没被诈住,还不算重色轻友。怎么,你是来厅里自首,还是来主动交待与那些女人的风流韵事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。我看是你小子不保险,手底下那么多女秘书,还都是高学历研究生,你小子肯定直接吃窝边草了。”挤兑对方之后,楚天齐才又说,“我刚才是到厅里拜会了一把手刘厅,向他汇报了市里的公安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。马上又复会了,刚才是中途休会,有时间再聊。”对方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。”楚天齐笑着摇摇头,收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刚才打电话的是大学同学于涛,现在于涛已经是雁云市委副秘书长,副厅级实职。

    在大学同学里,与楚天齐关系最要好的,就是两个人,一个云翔宇,一个于涛。三人上大学期间,就专门承接代送东西业务,赚取劳务费。当年楚天齐家境一般,是他先接的这事,以此补贴学费,那哥俩是被他带动的。等到毕业后,云、于二人却以此为基础,成立了天宇速递公司,还把楚天齐做为出资人之一。

    对于兄弟们情谊,楚天齐很是感动,但对于这种安排,却又很是无奈。担心影响仕途,又觉着无功受?不妥,楚天齐坚决到工商部门,履行了退出手续。那二人之后也注销了该公司,把收益与资产所得平均分成了三份,特意给楚天齐留了一份。但楚天齐坚决不接收,目前那三分之一,还是由于涛代为保存着。

    现在三人都走仕途,相对来说,楚天齐发展的最快,也最好。毕竟他比那哥俩入仕晚了好几年,起步也低,能有现在的成就实属不易。虽然现在三人都是副厅级,但那二人的权利和重要性自是不如楚天齐,尤其云翔宇现在还仅是享受副厅待遇的虚职。

    挥开两个哥们的事,楚天齐思绪又回到了见刘厅长一事上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与刘厅长是第一次见面,预约和引荐都是周子凯主任帮忙,但二人谈的很是投缘,很有共同语言。这固然有周子凯引荐之功,固然对方很赏识自己,肯定也与自己的背景有关。刘厅长应该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背景,但显然通过岳父的身份,悟到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先不管刘厅长为何示好,但现在对自己这么赏识,无疑有助于工作开展,无疑对定野公安工作会有很大促进,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这种机会,为定野公安工作发展尽一份力。

    抛开其它一些东西,通过今天接触,楚天齐对刘厅长的印象也非常好。他觉得对方充满正气,是公安人特有的那种正义之气,是保境安民的情怀。是一个真正为社会与民众安危着想,以维护社会稳定和为民服务为己任的老公安,是一个真正称职的公安厅长。

    汽车速度慢了下来,原来已经绕过省委党校正门,到了党校后面。

    车牌号码自动识别,挡车杆抬起,越野车驶进后院家属楼区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自己还是这里的学员,那时组织部常务李副部长兼任校长。而现在李部长成了自己岳父,早已历经多职,调任外省,自己也变成了这里的家属。

    来在一栋楼下,汽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市长,到了。”岳继先提醒着,来到车下,打开了后备箱。

    “上来坐会吧。”楚天齐下车,取着后备箱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岳继先微微一笑,“市长自己能拿过来吧?”

    自是注意到了对方神情中的意思,楚天齐暗道:看来不止女人八卦。

    回了句“能拿过来”,楚天齐拎起几个礼品盒,进了家属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在家门口,放下盒子,楚天齐翻出了包中钥匙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,屋门从里边打开了,宁俊琦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没上班呀!”楚天齐拿起东西,笑嘻嘻进了屋子,“专门等我呢吧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想的美。”宁俊琦脸带娇羞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的美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放下东西,快步到了妻子身后,伸双手拥住对方。

    宁俊琦倚靠在丈夫怀中,闭上了眼睛,很是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扳过妻子身体,楚天齐低头奔向那张娇美的脸颊。

    两人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吻着吻着,楚天齐一哈腰,猛的抱起妻子,向卧室冲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宁俊琦睁开眼睛,轻轻挣扎着。

    把妻子放到床上,楚天齐“嘿嘿”笑着,去解对方衣扣:“你说我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。”宁俊琦伸手阻挡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几天不见,还害羞了?”楚天齐嘻笑着,身子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极力推着丈夫:“不行,真的不行,我有情况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有情况?”楚天齐收住下压之势,“时间不准了?一个月前走的时候,你没来呀,好像是二月中下旬那时候来的,上次也应该是三月中下旬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,一有情况就是来那个?人家是有了。”宁俊琦撇了丈夫一眼,轻轻摸着肚子。

    “有了?”楚天齐一楞,随即笑着道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四月一号呀。”宁俊琦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挑了挑眉毛:“嘿嘿,你也在给我过愚人节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愚人节?人家跟你说的是正经事。一边,一边去。”宁俊琦挥手推开丈夫,从床上慢慢起身,来在梳妆台前。

    打开小抽屉,宁俊琦拿出一个收纳袋,递了过去:“你看看,我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?”拿过收纳袋,楚天齐抽*出里面几张单子,有血检、尿检,还有B超单。

    快速看过,楚天齐跳着脚,大嚷起来:“有了,我媳妇有了,我有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行了,行了,你这大喊大叫的,想让全楼人都听见呀。”宁俊琦娇嗔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嘻嘻”笑着,振振有辞:“听见怕什么?这本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越说越……呃,呃……”宁俊琦忽的捂住嘴,向卫生间冲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没事吧。”楚天齐急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呃,呃……纸,帮我拿……呃……纸。”宁俊琦弯下腰,干呕着。

    “好好,纸,纸。”楚天齐手忙脚乱,拿来纸巾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干打雷,不下雨,干呕了一通,用清水漱过口后,宁俊琦孕吐反应过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伸手去扶妻子:“慢点,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邪性。”宁俊琦轻轻一甩胳膊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无大错。”楚天齐“嘿嘿”笑着,扶着妻子腰身,来在客厅,“慢点,慢点坐。”

    “笨手笨脚的,还来劝人家?”虽然一副娇嗔的语气,但坐在沙发上的宁俊琦却是满脸幸福神情。

    “多长时间了?反应厉害吗?”楚天齐盯着妻子,眼神中满是关切,“怎么不早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有什么用?”白了丈夫一眼,宁俊琦讲说起来,“三月十九号那天没来月*,我就有疑惑。前些年咱俩的事不顺,当时我心情不好,来这个经常不准。自从那事弄明白以后,我的渐渐就正常了,近多半年以来,都是正好三十天。上次是二月十八号来的,这次就应该是三月十九号才对,可是又等了三天,还没动静,我就买了孕检试纸。第一次测的时候,上面的横杠显示不明显,又过了两天再次一查,红杠清清楚楚的。我还是不放心,就去医院做了这个检查,证实我确实有了。

    本来想第一时间告诉你,又担心打扰你工作,我才没有明说,想着当面再讲。星期六打电话,问你什么时候回来,你说是这周,我就没……诶,对了,那天我打电话,你支支吾吾的,是不是有情况呀?大周末的,该不会是与美女约会吧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