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尊重是相互的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四下午,四点多,孙廷武再次来到定野市党政楼“705”房间,要向楚市长汇报工作。其实孙廷武在昨天上午就预约了,但昨天没有约上,今天也才约了下午。

    孙廷武来在办公桌前,依旧敬礼问候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抬头,随意挥了挥手:“先等等,我把这个弄完。”说完,又在电脑键盘上“啪啪”敲打着文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应答了一声,孙廷武放下手臂,继续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过了十多分钟,楚天齐才抬起头来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孙廷武从包中取出文档,向前一递:“市长,星期一从您这回去以后,我立即召集局班子成员开会,专题研究车主举报交警乱罚款一事。在会上,大家形成一致共识,严肃追查,严惩不贷,并组成了由纪检组长带队的调查组。会后,调查组立即赶赴事发地,连夜进行调查、取证。涉事警察刚开始有顾虑,经过调查组的教育、引导,很快便承认了举报人的指控,并进行了深刻反省。在调查期间,除了对涉事警察查证外,也对其所在国道交警队队长、县局交警大队长等人进行了询问。

    经过十多小时不间断工作,在第二天上午,将整个事项全部调查清楚,调查组又迅速返回市局。市局立即再次召开班子成员会,听取了调查组的汇报,询问了调查中的诸多细节,核对了整个调查过程,最终认定调查组严格执行了规定。根据有关规定,结合调查组的调查过程,以及被调查人和相关责任人的过错,班子成员经过合议,做出了处理决定。请市长过目。”

    只到对方说完,楚天齐才接过来《处理决定》,看着上面内容。

    浏览之后,楚天齐说:“对涉事警察记大过,没收违法所得,并处罚款两千元处理,符合相关规定吗?”

    孙廷武马上接话:“在此事中,涉事警察执法犯法,理应严惩,不过其并未将罚款据为己有,而是以正常罚款项目交到国道交警队。考虑到这个因素,故才没有对其开除,而是做出当下这种处理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涉事警察既未将罚款据为己有,现在这个处理决定是否过重?”楚天齐再次做着说明。

    孙廷武微微一楞,又赶忙说:“我们依据的是从严从重原则,对涉事警察执行了处理区间最重的处罚。执法犯法罪加一等,必须严肃处理,不严肃不足以震慑当事者与他人。必须杀一儆百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涉事警察存在执法犯法现象,相关负责人也有失责之处,对他们严肃处理是必须的。在规定适用区间内,对他们采取从重处理,也很有必要。只是我要提醒的是,以后遇到类似情形,在纠错的同时,纠错人员也要防止执法不当,不能失之过严或过宽。”楚天齐强调着,“这次市局能够及时、快速处理这件事情,很好,但也要有相应机制,要防范于未燃,而不要总是事后纠错。”

    孙廷武点头回应:“是,市长说的对。在前天下午,市局已经组织有关人员,专门又学习了相关规章、制度,要求县、区局也进行学习,并要求这些部门把学习成果落到实处。届时,市局会不定期进行明查暗访,以保证这些要求不只停留在口头、纸面,而要切切实实落到实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任何事情不能只听怎么说,必须要看怎么做,必须要言行一致,而不能说一套做一套。”楚天齐的话里别有含义。

    “对,市长说的对。”孙廷武进行了附和回应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吗?”楚天齐问。潜台词就是:没事就走吧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一件事,不过还不确定,我也只是听说。”孙廷武试探着说,“今天上午,我听省厅一个朋友说,厅里正在研究‘警民共建先进市’称号,初拟的名单里好像没有定野市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是吗?那说明市里的警民共建工作还需加强,你我都得努力呀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说实话,咱们市里的警民共建搞的很好,对兄弟市、区和省厅的支持也不少,以前的时候说是有咱们这里,大家也都盼着呢。要是最终突然没有的话,人们可能情绪会受到影响,毕竟这也是一种荣誉,同志们都很珍惜。”说到这里,孙廷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盯着对方:“听你这么一说,难道这里边有人为因素?那可亏了。我倒没什么,反正去年我也没来,就是你们做那么多工作实在可惜。哎,真没想到,进行这样的评选,竟然也难做到公平。

    孙廷武迟疑着说:“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,市领导是否可以出面,和省厅主管领导打声招呼,有些时候可能就是认识上有误会,沟通一下可能就解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省厅领导,噢……我明白了,这事归省厅魏副厅长主管。你是说魏副厅长有想法,要阻止给我们颁发荣誉,那他就做的不对了,哪能人为的影响评选公平呢?可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?看他和你的关系很好呀,亦师亦友的。那会因为什么?难道跟我有关系?难道就因为那天打枪只比我多了一环?要是这样的话,他也太小心眼了,哪有一点副厅级领导的胸怀?”楚天齐看似自言自语,却是故意如此讲说。

    “市长,我那也就是随便一说,我可不敢怀疑魏副厅长。”孙廷武马上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听对方解释,而是自顾自的说:“你不提醒的话,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,经你那么一说,我越来越觉得有可能了。要真是这样的话,我就更不能找他了,那成了什么?本来是靠实力评选,却成了暗箱操作,我绝不能做这种所谓的解释。首先我楚天齐不屑于这么做,这么多年都不搞歪门斜道,岂能在这事上丧失原则?其次我这人还最不怕要挟,越是要挟我偏不买帐,省厅领导也不能在我头上撒尿。

    再次,我不仅代表我自己,好多时候也代表着定野市委、市政府的形象,我不能给市委、政府抹黑。那天打枪的时候就是如此,如果不是他给市里扣大帽子,我也不准备出手。对了,如果他要是人为的给我们市里使绊子,那市里也肯定要以牙还牙。不就是个虚的荣誉称号吗?他要不给也无所谓。市里对他们的支持可是实实在在的,他要是真这么做的话,那市里还真就得考虑是否要继续支持他们,是否要对他们推荐的市局人选认可了。到时把他们派的局领导退回去几个,丢人的可就不是市里了。”

    孙廷武神色数变,立即连连道歉:“市长,您不要多想,肯定是我理解偏了,也许消息就不准,我相信魏厅长肯定不会那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他关系那么好,应该了解他吧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人和人之间,尊重是相互的,我一直奉行的是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,我最不怕的就是耍花招。对方如果对我足够尊重,我可以把他奉为座上宾;如果跟我玩心眼的话,我连个座也不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孙廷武神情尴尬之极。他听出来了,对方这就是在赤果果的敲打自己,自己来了三次,不就连个座位都没混上吗?对方早看出自己的花招了。

    “这回没事了吧?没事回吧。”楚天齐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好,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应答着,孙廷武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喊住对方。

    孙廷武停下脚步,转回身,敬了一个军礼:“市长再见!”

    “好好管管上上下下,别再弄出什么举报呀之类的事。偶尔一次还情有可原,要是接二连三出事,那就不能只从下面找原因了。”警告之后,楚天齐一挥手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生硬语气,孙廷武非常不舒服,胸中满是火气,但他什么都没说,也不能说。而是答了声“好”,拉开屋门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,心中暗道:什么这个那个,全是你一个人作妖。

    哼过之后,楚天齐又笑了。因为车主举报一事,孙廷武不得不处理了几个人,要是他知道自己是“钓鱼取证”,那个车主是诱饵的话,不知作何感想。知道了怕什么?要不是他们做的那么大胆,要不是成了养路工公开的谈资,自己又怎会那么做呢?他们这纯属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是周子凯电话,楚天齐赶忙接通了:“周主任,您好!”

    “天齐,刘厅长也许下周有时间,你先有个准备。到时确定具体时间了,你再赶到省里来。”周子凯的声音很宏亮,“那天我跟刘厅长说这事的时候,他就说尽快抽*出时间,刚才又专门让秘书告诉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。谢谢周主任。”楚天齐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天齐,我这来人了,挂了。”周子凯声音到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微微的笑了。那天周主任就跟自己说过,刘厅长很想见自己,所以他根本就不信魏副厅长能在评选的事上使马绊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