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严谨女局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刚才还“咯咯”笑个不停,转瞬间,楚晓娅便收拢笑声,语气变得严肃:“市长,通过这一走一看,你对全市交通工作怎么看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七号那天,市里确定我的分工,分管公安、司法、消防、交通运输、通信、信访等工作。公安、司法工作我不陌生,消防、信访也接触过,尤其消防、通信又都不是市里直管项目。而交通工作事关公共基础设施,责任重大,以前又没有分管经历,局长位置也一直空缺,因此我重点熟悉了交通工作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铁路和空运,我还没怎么接触,这一段时间就是了解公路了。通过这一段的实地查看,结合相关原始资料,我觉得全市境内公路有如下特点:一、公路等级整体不高,尤其高等级公路偏少,与经济发展不相适应,有阻碍经济发展的现象。二、公路现状不容乐观,破损情况严重,缩短了公路使用寿命。三、个别公路质量不高。当然,这只是我的猜测,是通过翻修频繁得出的结论。四、高等级公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的分析,我大部分认同。”听对方说完,表达观点后,楚晓娅追问:“你觉得形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是什么?针对这些情况,我们该如何解决呢?”

    “关于成因,我没完全想明白,大多仅停留在猜测阶段,还是不讲了。如何解决?争取新的高等级公路修建。新建或维修公路保质保量。我也就是想了个大概,细项还没想,我打算近期听听专业人士的建议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一笑,“你分管过交通工作,又在交通厅挂职过,现在是市交通局长,肯定够专业,你先讲讲。”
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我也算不上专业人员,只是比你早接触这项工作。在交通厅这半年呢,又了解了一些全省乃至全国这方面的信息。现在咱们先看,看完我再汇报,那样也能理论联系上实际。可以吗?”楚晓娅征询着意见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头应允:“好,那咱们就先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前后路面,裂缝非常多,再看这段,还有龟裂纹。公路结构有三层,面层、基层、垫层,基层的水泥混凝土是刚性,面层沥青是柔性。基层和面层热胀冷缩系数不一样,二级以下公路由于沥青面层不厚,春融之后往往都要裂缝。这种裂缝即使不处理,随着温度变化,几个月以后也会自然闭合。但是,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,雨水就会钻到油面下,会影响面层使用寿命。更关键的是,如果基层质量有问题,这些雨水的渗入,就会成为道路翻浆的罪魁祸首。所以每年四、五月份,都要给公路灌缝。

    现在有些地方已经不用沥青灌缝了,而是采用专门的沥青路面密封胶。但这种技术还没做全面推广,主要是它的副作用还在论证;和当地的气温、湿度有多大关联,也不完全清楚。

    这个灌缝也有讲究,如果省了程序,那就达不到应有的效果。你看这道缝,应该是去年的旧缝裂开了。看这块灌缝沥青底部,上面有这么多杂质,这就是当时没有吹尘造成的。再看这条大裂缝,你看边缘破损的多厉害,这就是去年灌缝的时候,边缘已经有轻微破损,就应该切割扩缝齐整,但当时没那么做。

    再看这片龟裂,不用说,肯定是面层进水破损了。至于是面层先天发育不良,还是后期由于灌缝不当或不及时造成,只能破开面层或是钻孔取样才能知道。不管是什么原因,只要面层出现这么严重的龟裂,基层肯定是已经有了病灶。如果不及时处理,如果有水渗入,指定翻浆,眼前这块就没跑。还有……”楚晓娅边走边哈着腰,点指地面。有时还蹲下来,拿起碎块,或把手伸进裂缝,进行讲说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对路面破损现象和成因一知半解,但听楚晓娅这么一现场解说,楚天齐完全清楚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,一路讲和听,两个楚姓人到了一处混凝土桥面。

    楚晓娅指着桥面与路面衔接处:“这处就有问题,至于是施工时人工填土变形,还是天然土基的固结沉降,还有待进一步深究。当然也可能是设计不周,还可能是伸缩缝装置自身存在问题,也可能是后浇压填材料没选好,反正可能性很多。但现在这里已经产生了较大差异沉降,造成了桥头跳车。桥头跳车不仅直接影响行车舒适性,关键还增加了行车风险,而且车辆在桥头频繁刹车、制动、冲撞,又会加剧伸缩缝两侧路面的损坏,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。解决桥头跳车,也就成了公路设计中必须重视的问题,也是高速公路设计中很受重视的难题。刚才我下去看了一下,桥面板有裂缝,你要不要看一下?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楚天齐立即应声。

    沿着路肩斜坡缓处,楚天齐、楚晓娅下了公路,走到桥洞下。怪不得楚晓娅脚上有泥,原来前天晚上下小雨积存在桥下的淤泥还没干掉。

    仰头指着桥洞顶,楚晓娅讲说起来:“你看啊,这种是收缩裂缝,是由于混凝土收缩造成,是最常见的。这个是荷载裂缝,跟设计、施工、使用都可能有关系,具体情况得具体查看和分析。你再看这,钢筋都露出来了,这就是露筋,时间长肯定要生锈,必须要尽快处理。再看这些裂纹,这几条是这么裂,虽然深一点,却无大碍。这一条裂纹虽然浅,但却是这个方向,那就得注意了,从目前看可能是预制板时造成,但也需要定期观察。你再看这墙面……”

    看完桥梁,楚晓禾又指着护坡、绿化带,讲说了整修路肩、边坡、修剪草、清理集水井和泄水槽内杂物等。

    就像向导一样,领着楚天齐路肩下走了很长一段路,楚晓娅才提议上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倒是上下不愁,下坡的时候小跑着下来,上的时候也没问题。可是楚晓娅上的时候,就困难了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手脚并用,却仍然很难前行,楚天齐只好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“哼,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。”楚晓娅继续手脚并用着,并没有去牵那只手。

    刚才只顾考虑着男女授受不清,现在见对方挑出理来,楚天齐也觉着理亏,便只得挪了两小步,再次伸出手去:“来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迟疑一下,才伸出手。

    虽然抓的是戴手套的手,但楚天齐还是感觉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而楚晓娅并没有趁势前行,反而手上一用力。

    正在分神,忽然被对方一扯,楚天齐顿时脚下不稳,整个身子向前扑去。

    本想恶作剧,却见对方身体失控,楚晓娅也不禁惊慌,“啊”的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也就是楚天齐,在这样坡度的斜坡上,身体向下方前扑,眼看着就要扑倒楚晓娅,却硬生生收住前倾的身子。他站在那里的角度很怪异,更怪异的是,离着楚晓娅的脸仅有半指距离。还好收住了身子,否则两人势必都会跌落到下面。虽然离着下面不高,虽然都是土地,未必有大危险,但也会弄的灰头土脸,两人落地的样子也会不雅。

    刚才在查看桥洞的时候,楚晓娅已经摘掉口罩,现在感受到上面男子的气息,她不禁一阵慌乱,脸颊也迅速发红,呼吸都有些急促了。

    还是楚天齐迅速调整了姿势,牵着楚晓娅,一步步的上到了路面上。

    “抓人家这么紧。”楚晓娅红着脸,晃动着手臂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赶忙撒手,脸一下子红了。

    楚晓娅又笑了:“咯咯咯……你真有意思,还当自己是小男生呢,脸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。”回击一句后,楚天齐赶忙岔开子话题,“我忽然发现,你这么事必躬亲,不像一个处级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不也来了吗?”反问后,楚晓娅说,“交通工作事关重大,我又是刚去局里,人们对女局长难免不认可。我只有多到一线掌握第一手资料,向那些自诩专业人士证明我的专业性,也要把之前积累的理论用于实践。当然了,至于调配局里那些人,我倒不着急,他们也没什么难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智商和情商,调理他们绝对没问题。”半认真的调侃一句,楚天齐又提到了先前的问题,“你认为全市公路交通工作的主要问题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也未必准确,还有待商榷。”做过说明,楚晓娅继续说,“我认为全市公路工作最大的问题,有三*点:一、观念落伍,新建公路等级没有与时俱进;二、公路人使命不强;三、交通工程连续性不强,由于领导更替,存在朝令夕改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解决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要有责任心强的领导做出前瞻性的规划,并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批复。具体来说……”楚晓娅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在许源县的时候,楚天齐尽管和楚晓娅接触不少,但对方给他的印象,都是一个气质高雅却又不做作的女性。今天他又见识到了她率性的一面。

    而现在,刚刚感受到了楚晓娅工作时的认真,又听着对方精辟的讲说,他又对她有了新的认识:严谨的女局长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