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绝不是善茬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转过天来,又是一天的会议和活动,不知是正好赶到了一块,还是前几天不在单位而积攒的。

    整个一天下来,还挺觉得累,回到办公室时,时间已过了九点。楚天齐决定不再加班了,便径直向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这个点还打,会是谁?心中这样想着,楚天齐随便撇了一眼来电显示。

    她?楚天齐疑惑着,拿起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“喂,市长,不打扰您休息吧?”听筒里传过来楚晓娅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到椅子上,说:“你知道我在?怎么不打手机?我还以为是别人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市委常委,又是市政府领导,哪里能离开您?打手机不是怕打扰您工作吗?我觉得您这个点儿应该在屋里,就给你打了,可是打了好几个,您都没接。要是这次再不接,我就不打了,当然更不能打手机,那样也显着太不懂事了。”停了停,对方又问了一句,“我不是那不懂事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懂事。”楚天齐“嗤笑”着,“张嘴就是您长您短,可是说出那话,意思又和这个‘您’字根本不搭边。你这到底算不算懂事呢?”

    对方叹了一声:“哎,领导真是难侍候,怎么样都能挑出毛病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就别瞎编排我了,有什么事说吧。”楚天齐拉回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电话里笑过之后,声音恢复了严肃,“是这么回事,今天下午,302公路昆仲公司标段塌陷调查有了新进展。本来当时就打算向您当面汇报,便联系李子藤预约。结果他说您一下午都有会议和活动,不在办公室。我觉得这事挺重要,又不敢打扰您开会,这才试着打了几次固定电话。

    经过两家权威机构检测,全路段只有这标段是不合格工程,这个已经毫无疑问,相关报告也已成型。在对整个标段工程质量调查过程中,工程造价也是重要调查内容。全标段总平均造价,与其它标段持平,但其中材料造价却高出百分之十五,这百分之十五则在人力成本上找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那就是说,在人工上压低了成本,工程技术力量不够是导致劣质工程的根源。”

    “这肯定是一方面,因为其它标段的人工与材料成本占比都符合标准区间,只有这标出现了偏差。另外,也不排除施工材料价高质不高。”楚晓娅回复。

    “对,很可能高价买次货。那就有问题了?施工老板是傻子?按说不应该呀。具体是哪些材料价格过高?”楚天齐再发疑问。

    “水泥、石子都贵。”楚晓娅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哪家水泥?”

    “哪家?”电话里迟疑了一下,又传出声音,“这我倒没细看,只顾看那些数据了。当时联系李子藤以后,知道您没时间,我又去了趟路上。回来已经下班,就直接回了住处。这样,我马上去单位,看过以后再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明天也可以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高出百分之十五?这得多少钱?楚天齐在脑中盘算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又起,这次是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老曲,怎么样?有结果了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打听到一些。”曲刚的声音传来,“平时没注意这事,一打听才知道,全定野市生产公路专用水泥的一共就四家,其中三家都是这个展翅高飞。唯独的另外一家,据说业务已经萎*缩,市场份额仅为百分之十,有马上就停产的意思。从这情况来看,展翅高飞势必形成垄断,应该也在打造垄断。

    几乎都是这一个厂家的产品,这两年也没个可比较的,人们只是说价格高了,究竟高了多少也说不清楚。我今天就打听到这些,问的人也不是权威人士,好多人也是道听途说。管副市长分管这个工作,要不让她向你汇报一下?”

    “她刚分管两个月,能知道什么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狐疑道,“老曲,我怎么觉得你这话不怀好意呢?”

    对方“呵呵”一笑:“市长,你多心了,我说的是实话,是你硬要往歪想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人们说,男人越老越不着调,都是当爷爷的人了,你这反倒说话没正形了。好好干点正事吧,再进一步打听打听水泥的事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摁下红色挂断键。

    虽说曲刚说的话不多,也难免道听之言,有些消息也未必准确。但看来这个展翅高飞公司,可能很有些说道。

    有什么说道呢?楚天齐思考着一些可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十点多的时候,固定电话才又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显示号码,楚天齐说了声“够慢的”,直接拿起电话听筒:“到单位了?”

    “到了一会儿。”电话里正是楚晓娅的声音,“我已经拿到那张表了,后面专门有附件。表上显示,昆仲公司承建标段所用水泥,均为展翅高飞公司水泥厂生产。我又在档案中翻到以前的一份报表,报表显示,302公路其它标段也不同程度使用了这家的水泥,约占各自总使用量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。拿工程前期的数据相比,同样标号的水泥,展翅高飞价格比别家水泥高出百分之二十左右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,在同期时段,同为302公路标段,又都用展翅高飞水泥时,昆仲标段比其它标段每吨单价高出百分之十四。唯一可以解释的是,昆仲与展翅高飞合作的早,在工程初期便开始合作,那时确定的价格一直延用至工程结束。而那三个标段要晚上一年多,是公路基层混凝土工程还剩一少半时,才开始合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楚晓娅分析起来:“下午拿到数据的时候,只是注意到昆仲材料费占比高的离谱,只知道水泥和石子都高,还没注意高出的原因。及至再细看报表,才发现,水泥实际使用量并未高出应使用量,反而低了百分之八左右,倒是石子比应使用量高百分之七。这就有投工减料之嫌,是用石子多出的量,补足水泥亏出的量,但两种建材单价差别很大,事实上便少花了钱。

    这边厢用石子偷水泥的料,那边却花着高价买水泥,而且还是提前预付水泥款。而那三个标段不但单价相对较低,还是先用材料后付款,最后一笔付款是在整个工程竣工通车后,那时距最后用水泥已经将近半年。这就令我产生一个困惑:难道昆仲公司老板是傻子?钱多的没处花?显然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一个解释:昆仲公司在向展翅高飞做利益输送。一种可能是昆仲公司的重要人物在展翅高飞有个人利益,而这个利益要远高于在昆仲的个人利益,可能是脚踩两只船,也可能就是吃里扒外。这个人或这几个人,在用这种方式掏空昆仲公司,以中饱私囊。

    利益输送是肯定的,但还有另一种可能,那就是不得以而为之。展翅高飞有令昆仲公司害怕的东西,因为害怕某些事或某些人,不得不这么做,不得不割肉喂虎。尽管这样割肉难免鲜血淋淋,但却可以保住暂时平安,最起码不至于当下覆灭。却也形同于饮鸩止渴,终究害己误人,这次路面塌陷就是一种表现。不知昆仲负责人现在是在忏悔所造的孽,还是在庆幸事故早发,以免越陷越深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你的分析很有道理,应该是这样的,否则实在解释不通。”停了一下,又道,“还有吗?比如为什么最后都用一家的水泥?”

    楚晓娅语气很肯定:“一定是压力所致。刚才发现那三标也用这家水泥,我又查了几份资料,从这些东西里能够发现端倪。四个标段签署首批水泥供货合同时,时间差不多,甚至还比昆仲与展翅高飞的晚几天。也就是说,那时候另外三标应该是按自己意愿行*事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路面基层工程未结束之际,三家却纷纷弃原合作厂家,改用展翅高飞水泥,而且单价还高出百分之五到七,这不正常。要么是三个标段接收到压力,要么是供水泥企业有压力,如果不与展翅高飞合作,可能要承受某种打击或报复。现在究竟是同行水泥厂受压,还是标段受压,有待于进一步了解,我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这个展翅高飞绝不是善茬。好像到现在,也才进入定野市场三年多,业务却非常广了,前几天调研,在路上见的水泥罐车全是展翅高飞的。当初302公路建设的时候,展翅高飞应该才刚刚在定野开展业务,却在不长时间里拿下全路段的供应业务,这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。这还只是302,别的公路还没了解,想来也很可能是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是呀,绝不是善茬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