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频繁反复为哪般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经历一番担心后,评标第一阶段总算顺利度过,把那三家混进来的造假企业审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资格标阶段,经过小小波折的洗礼,楚晓娅似乎悟到了什么。于是在技术标即将开始之际,楚晓娅亲自给各位评标人员开会。这个小会明着是肯定,其实是在变相警告,警告评审人员必须遵守职业道德,按职业规范评审。

    那些评标人员都是四、五十岁的中年人,又走南闯北好多年,什么没见过,岂听不出女局长的意思?但人家是正面鼓励,是笑着说的,而且局长家里在省城有一定实力,这些人也不敢说什么。更何况拿人手短,局长又表示“只要完全做到了公平公正,除评审费外,另有红包奖励”。果然,这些人规规矩矩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楚晓娅觉得这手做的漂亮,觉得震住了那帮老男人,就把这事讲给了楚天齐。她原原本本回放了自己的讲话情景,描述了那些人当时的表情与表态,也讲了对那些人心态分析,甚或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当时听完楚晓娅眉飞色舞的描述,楚天齐并未表态,只是微微一笑。惹的楚晓娅闹情绪,说楚天齐笑话她“小儿科”。楚天齐只是回复了一句“那是你自己说的”,便不再多言。楚晓娅最后是气咻咻走的,还给楚天齐摞下话:“大市长,你别小瞧人,到时我给你露一手,看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今天是五月三十一日,距离楚晓娅讲说那些情形,已经过去了四天多,按说该有结果了。再说了,明天就是最后一天,今天不出结果更待何时?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是上午十一点,楚天齐叫来了李子藤,直接就问:“子藤,交通局楚局长有预约没有,打没打电话?”

    李子藤摇摇头:“没有。市长要找她吗?我给她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迟疑,李子藤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看着马上十一点半,楚天齐拨打了楚晓娅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回铃音响起。

    可是连着响了好几声,直到一通响过,却传出了那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自语着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过了足有五分钟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是楚晓娅号码,楚天齐直接接通:“没出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出了,十一点就出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雅话题一转,“只是那四家质量有瑕疵企业也通过了评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语气很平淡:“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声音继续:“刚才白宇文给我送来结果,我详细问了他的整个评审过程。他说在技术标评审阶段,专家们重点看了数据库的数据,调阅了相关企业做工程的技术资料。也就是说,在评定技术综合实力时,专家们主要参照的是工程验收时的资料,也看了一些分项验收材料。针对这种评审方式,白宇文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,觉得应该参照公路使用情况,应该有现在的现场完好或破损情形。

    结果有两位专家给他上了课,说是评审工作是严谨的,对公路质量评审时,必须依据权威机构做出的正规认定,竣工验收资料就是必须要重点参照的。即使要考虑通车后的公路使用情形,也必须参照正规公路检测机构结论,只要没有这种机构相应资料就无法参照。专家还说,通过现实路况判定公路质量,必须要综合考虑多方因素,比如通行量,比如超载量。也就是说,破损严重的公路也未必就质量差,反之亦然。

    就这样,那四家企业就堂而皇之通过评审,因为竣工验收资料都是合格的,有一家的标段还是优良工程。至于现在公路的破损情况,根本就没有交通主管部门或鉴定机构权威认定,就被视做没有。当然了,在评审时,对所有企业都是这样的,也并非只针对那四家企业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吧咂,似乎专家们的话也不无道理。评审投标企业以往工程质量,也只能参照交通局和评审机构结论,总不能都亲自到现场做检测吧。再说了,也根本就不具备权威性,更得不到当地部门允许。另外,以破损情况判断道路质量,似乎也有一定的局限性,也必须要综合考量,而这又不是评审组能做的。可却怎么总觉着不对劲呢?

    听不到回复,楚晓娅追问了一句:“市长,您说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,我,哎,该震慑也震慑了,该表态也表态了,原以为肯定没问题,结果还是这样的情形。市长,是我太自以为是,对此事严重估计不足,也才出现了这种情形。”楚晓娅在电话那头做起了检讨,“可是明知道有问题,却又不知道从哪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沉吟了一下,说:“其实造成这种情形,跟局里派的参与人有很大关系,本来是评审组负责人,就应该保证整个评审按正确方式进行,而不是形成一种被动的局面。现在再说这个也没用,局里更不可能强行再插手,再用行政命令要求,那样就违反了相关规定,也会造成恶劣影响。不过所好的是,商务标还没开始,要考虑如何预防再出类似不可控情况。对了,是不技术标也有复审环节?”

    “有是有,下午就进行,不过不可能再有变动吧。现在看来,那次资格标出现变动,也跟中午请他们吃饭无关,肯定就是巧合了。”楚晓娅明显信心不足。

    楚天齐半调侃半认真的说:“楚局长,身为一局之长,一会儿信心百信,一会士气低落,患得患失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就是跟你才这么说,和其他人根本就不是这样。在局里和外人面前,无论我是喜是忧尽量都不带出来,说话也都留着余地。”楚晓娅显着很委屈,“人家跟你不藏着掖着,你还挤兑人家。也怪我,没有摆正自己位置,拿起话来就说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这么一讲,楚天齐也不好再指责,但还是强调着:“从现在开始,紧紧盯着每一步,尤其商务标更不能出状况。下午复核也注意着点,出现变化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市长还有吩咐吗?”楚晓娅请示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楚天齐说完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怎么总出状况?”楚天齐自语起来。他的话中既有责怪,也不无自责,还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时,信访局长离去了,门外传来“笃笃”敲门声。

    李子藤走进屋子,来在桌前:“市长,楚局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来了?既没打电话,也没和李子藤预约,这着急忙慌的,真是沉不住气。楚天齐尽管心里这么想,但并没和李子藤讲,而是说:“让她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楚晓娅推门进屋,来在桌前。

    可能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,也或者是感受到了楚市长的情绪,楚晓娅直接道:“市长,我没有预约就直接过来,请您谅解。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着今天无论等到什么时候,也要见到您。”

    见到女人就心软。暗自腹诽过自己,楚天齐没接这个话茬,而是问道:“是复核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嗯,那四家企业出去了。”楚晓娅点头回应,“是审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“嗤笑”一声:“怎么回事,非得返工才行?”

    楚晓娅回复着:“白宇文讲,下午复核的时候,他依旧重申了上午的观点,觉着无论如何要参照当下的路况,讲说了新的理由。他表述了咱们的观点,即使不能完全以破损证明整条路的质量,但同一条路上的不同标段却可以比对。只要沿途没有矿山或其它通行大货车企业,那么整条路受压情况基本相同,路面是否有破损,是否破损严重,还是很有参照价值的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当下那几个专家议了议,觉得有一定道理。于是便与当地交通部门联系,了解公路通行及破损情况,对方还是配合的提供了信息。根据这些信息,又经过比对、合议,最后确定那四家企业原施工标段质量差,技术力量与施工工艺有问题,就把他们审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这些专家怎么回事?这随意性有点大呀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,不过最后做正确了。我听白宇文,自己也观察到,那几个人好像都挺听宋专家的,主要是他老反复。”楚晓娅语气中带着庆幸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复审进入下一轮的,一共有几家,各标是什么情况?”楚天齐提出新问题。

    楚晓娅从包中取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:“市长您看。”

    “A标四家,B标六家,C标四家。”楚天齐点数着上面的企业名称。

    “上午的时候,每标都是六家,下午那两标各审出两家去。”楚晓娅做着说明。

    “再一还能再二,频繁反复为哪般呀?”感叹过后,楚天齐看着B标几家企业,忽道,“村村通配套金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楚晓娅摇摇头:“没。也没有任何解释,只说不清楚,让问领导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