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财政没有多余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向楚天齐请示后的第二天,市交通局便发布了招标公告,对215公路项目定野市路段招标。全长一百三十七公里的主体工程被分成了三个标段,分别为四十公里、四十五公里、五十二公里。

    招标文件上规定,从发布招标文件开始,到投标文件递交,时间为三十天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从现在开始到招标结束,大概这两个来月都要不得消停了。

    果然,随后电话接踵而至,有的继续打太极,既不说这事,又不说投标者名字,但却想要得到口头允诺。也有个别人倒是挺直接,直接点到了题上,表示这家企业可是有良心的,潜台词就是“不会亏待你”。

    对于继续打太极的,楚天齐也跟着装糊涂打哈哈。对于说的直接的,楚天齐则表示自己不了解情况,等着打听一下,但又讲了一堆招标原则,为以后的“不办事”留下余地。

    面对楚天齐的回复,对方显然不太满意,却也暂时说不出别的。但也没把希望之火彻底扑灭,而是又说了一堆场面话,希望楚市长帮帮忙。有人更是孜孜不倦,电话不断,讲说不休。

    有人因为和楚天齐不熟,便采用了迂回路线,通过“导体”中间嫁接一下,把相关意思传达给楚天齐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下来,每天十多个电话,有时甚至二十多个,楚天齐被搞的疲于应付,真想关掉手机。但这是工作号码,既为规定不允许,也可能因此误事,只能想想而已。同时他也清楚,即使关掉手机,别人照样有办法找到。

    主管副市长被“折磨”成这样,身为交通局长的楚晓娅更是难免“遭灾”,两人也只得互诉“委屈”。

    令人忍俊不禁的是,在四月下旬的一次市政府会议前,楚天齐、楚晓娅几乎同时接到“说情”电话。两人都默契的回复了设定短信“我正在开会”,然后一同离开“705”办公室,到了市政府会议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次会议是市政府专题会议,专题研究五件事项,由常务副市长肖云萍主持,副市长楚天齐、许寿石、连长海出席,部分政府委办室局负责人参加。

    会议从上午九点开始,到十点半的时候,只剩下了最后一项议程,关于超限超载治理工作。

    楚晓娅身为交通局长,汇报着超限超载情况:“现在超载情形非常严重,就拿前四后八货车举例,车身自重为十一至十五吨,规定车货总重不超过四十吨。但实际情况是,车货总重经常在七十吨左右,货物超载一倍多。当汽车超过载荷一倍,其等效换算系数就是七以上,也就是说,相当于标准当量轴次的七倍多。再说的直观一些,假如是一条设计期限寿命十五年的公路,考虑到年均车辆增加百分之八到十,当汽车超过载荷一倍时,该公路的使用寿命将只有三年左右。

    而现在路上通行的货车,大都超载在一倍以上,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常态。更有甚者,通过私自加高护栏,车货总重竟然达到了九十多吨,实际载货量是应载量的三倍。那么这种车辆对公路的破坏力就更大,所造成的损害几乎不可承受。在几条重要交通干线上,尤其是那几条货车集中线路,在夏季的时候,基本每半个月路况就会变化很明显。去年刚刚通车的那两条线,到现在使用不足一年,行车道上已经压下了深深的痕迹,再这样下去,用不了多长时间,路就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楚晓娅在汇报过程中,还出示了几条重要公路路况对照图片,出示了详细的数据对比,讲述过程中情绪也很显沉重。

    在楚晓娅停止汇报后,现场静了下来。于是主持会议的肖云萍提醒着:“说说吧,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看了看众人,连长海开了口:“现在我分管超限超载,这是三年前的分工。几年间,班子成员屡有进出,分工也几次调整,但这项工作还在我头上。其实从分管的这些部门看,应该有更合适的领导分管。不过既然一直没有调整,那我也就在一直尽着职责。

    在这三年的治超工作中,我组织相关部门,开展法制宣传工作,完善制度、强化管理。也联合有关领导和部门,实施严肃处罚,并严厉打击“车托”职业化。但从实际情形看,效果并不大,并不能根本解决超限超载,而且也不能长期坚持这种方式。说实话,并不是大家没有努力,而实在是种种条件限制。

    就拿超限超载执法来说,在执法过程中,我曾经就专门跟车主对过话,向他讲解这种作法的危害。讲什么对生命安全的威胁,对公路路况的破坏,对车辆使用寿命的影响。可人家车主就一句话,把我就顶了:不多拉挣不上钱。

    虽说车主的话似乎不可理喻,既无视生命安全,又无视公共安全,但他们也有着很大无奈。用他们的话说,就是走一路罚一路,装的少了就赔本。确实是这样的,好多地方都是以罚代管,执法部门把钱罚了,车主也觉得理直气壮,到头来还是公路遭了殃。罚得好多款项根本就没用到公路维修、养护上,当然这些部门我不分管,具体也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出来了,连长海不只是讲说情况,也是在发泄不满。虽说他未必冲着自己,但却又牵涉到了自己,当然说的也有一定道理。

    “我负责法制和安全生产工作,也曾经配合过连市长治理超限超载,确实这里边有一定的难度。大货车一路走来,可能要走上千公里,横跨多个省市,如果走到我们这里,我们完全按规定,坚决执行‘超载车不上路’能不能执行的下来?车主和社会能不能接受?如果这条执行不力,说什么都没用,都会对公路造成致命性危害。都知道其危害性很大,但却都有着无奈,没那么好解决呀。”这次说话的是许寿石。

    在连、许二人说完后,现场又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晓娅又说了话:“连市长、许市长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,其中一些现实情况大家也都知晓。只是一条设计寿命十多年的公路,仅能使个三四年,这也太可惜了,若是照此下去,怕是好多路都会进入‘修三年,跑三年,再修三年’的怪圈。不但劳民伤财,还大大增加了民众出行风险,也根本修不过来,修路资金也根本没有着落。”

    “楚局长,修三年,跑三年,再修三年?好像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公路吧?当然了,豆腐渣工程除外。”说话的是党组成员、财政局长姚姝洁,“再说了,年年罚那么多款,完全可以用于公路修复呀,其实现有公路更多是养护和中小维修,而不是重修。我这人说话直,就事论事,请楚局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话说的有些冲,但也不是全无道理,而且又做了补充说明,楚晓娅也不好说什么。但关于公路的事,还必须得说:“姚局长,交通路政是罚了点款,但毕竟是小数目,面目也大多以卸载为主,那点款项也用在了路政维护上,但远不足以做公路维修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不是都说罚挺多钱吗?去哪了?”姚姝洁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路政上确实只罚了一小部分。”说过此话,楚晓娅收住话头。

    静了一下,公安局长孙廷武说了话:“各位领导、各位同仁,大家也知道,为了公共交通安全,公安交警部门也在路上执法,每条国、省干线还设有专门的交警队伍。相比起前些年,交通事故呈上升趋势,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超限超载。由于安全事故频发,执法力度必须加大,人力、车辆、油耗都相应加大。

    可是与之不适应的是,警务人员编制却没法扩充,即使增加岗位,也是九牛一毛。为此只能聘用临时协助警务人员,但因此产生的工资、福利,消耗却没有着落。在这种情况下,警务部门只能采取‘取之于警,用之于警’的方式,即把警务执法罚款,仍然用在协警和相应消耗开支上。说实话,那些交通警务人员顶风冒雪、日晒雨沐,通过这种方式拿的报酬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如果有相应的人员编制和开支,公安局也根本不用招收这些临时人员。不但工资、福利需要筹措,还要缴纳保险,又要为他们的安全担心,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呀。可如果不增加这些人员,整个交通执法根本难以应付,那样又有失职之嫌,我们公安人难呀。”

    肖云萍笑着说:“楚市长,听见没,公安局老孙难、交通局小楚也难,这都是你分管的部门,还是你给他们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肖市长,他们的难处都是难在钱上,如果能解决一部分钱的话,相应事项都就迎刃而解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叹了口气,“可我不管钱呀。”

    “财政没多余的钱。”肖云萍的笑容瞬间不见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