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造孽的帐早晚得还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收起手机,看向车外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又大了一些,雨水溅在机器盖上,四散飞落,车窗上的“溪流”也更密集了。

    刚刚还间歇工作的雨刮器,现在也连续的左右滑动着,为前挡玻璃做着一遍遍的清洗工作。

    第二个收费站远远在望了,楚天齐说了句:“靠边停。”

    汽车速度更慢了,缓缓贴到路边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市长,等等。”岳继先说着话,从座椅侧旁取出一把雨伞,撑开后,冲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楚天齐虽然没回头,但他能感受到,车后透进亮光,后备箱开启了。不多时,亮光消失,后备箱关闭。

    驾驶们打开,岳继先探身递过一个袋子:“市长,给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袋子,笑着说:“知道我要下车呀,准备的还挺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”一笑,岳继先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取出里面的雨衣穿戴好,又换上了雨鞋,楚天齐推门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岳继先锁好车门,打着雨伞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跟着,我这么大人还能丢了?回车上等着吧。”楚天齐回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看。”岳继先依旧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沿着路边,向前走了有二十来米,楚天齐探过头,看着护坡上的引水槽。引水槽从路肩开始,顺着护坡,一直延伸到护坡底部,潺*潺的雨水沿着水槽顺畅的流淌着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十多米,楚天齐收住脚步,面向护坡,再次探过头去。底部的涵洞里,正有汩*汩水流顺利通过。

    回到汽车上,二人继续向前,过了收费站,然后按楚天齐要求,走匝道下了208公路。在走匝道的时候,楚天齐注意到,右侧路边修出了一条崭新的引水槽,匝道也没发现明显积水处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场景,楚天齐暗暗点头,欣慰不上。

    在三月二十九号那天,楚天齐单独开车,到208公路检查。当时就是在这里,他看到那个雨水槽已经损坏,下半段无了踪影,涵洞里也淤积着泥土和杂物。在后来过了第三个收费站的时候,楚天齐就遇到了楚晓娅,当时看了那一段的桥梁和护坡。返回时又走的另一辐路,自然没再看到这个地方,楚天齐也忘记说了。后来在对话中,楚晓娅做保证,在雨季来临前,要把路上小修项目的养护工程全做完。

    匝道上引水槽残破不全,是在后来的时候发现的。那天正好下小雨,由于匝道破损,又由于匝道上有车辙压下的凹陷,当时便积了水,很显湿*滑。

    从这三处来看,楚晓娅真的是说到做到了。这个女下属,曾经的女同事,除了在自己面前表现的稍微文弱一些外,干工作确实是把好手。

    想到女下属,楚天齐脑海中便出现了两人查看路况的情形,出现了她在护坡上的恶作剧。尤其当今天上午的暧昧情景出现时,楚天齐也不禁脸红,赶忙轻轻摇头,挥去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市长,去哪?”岳继先请示着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从那边走。”楚天齐用手一指,然后拿起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汽车向右拐去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了曲刚的声音:“根据那个王淘气交待的线索,我们的人赶到了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接电话的时候,有一个男人也在接电话,但却与楚天齐的语气不同。楚天齐是在鼓励、肯定对方,而此人却是把对方骂了个狗血喷头。当然了,楚天齐并不知道那个人现在也在打电话,那个人自然也不知道楚天齐正接听来电。

    尽管被骂到了八辈祖宗,但对方还在电话里说着好话:“您别生气,我一定把事情做的圆圆满满,不达目的绝不收兵。时间马上就到了,我到点就去质问他们,为什么还不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打断道:“质问人家?当然要问。不过你要动动狗脑子,既要让她感受到压力,又不能把事彻底弄僵。”

    “给她压力还不行?我还压不了她个娘们?”对方显得痞性十足,“她有多大能耐,还敢跟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他娘吹牛*了,一说女人就放凉。”男人再次打断,“你要明白,如果单纯从身份来说,我们是民,人家是官。就是从工作角度来说,人家是管人的,我们是被管的,我们根本就没有质问人家的权利,也不敢质问人家。那么我们就要抛开身份,要用规则去和他们理论,要站在道义制高点,而不是胡搅蛮缠。道义,懂不懂?猪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懂,懂,道义就是,就是道义,反正我明白这个意思,就是嘴笨说不出来。”对方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让我说你什么好?嘴笨你跟人家讲个屁,还能讲出什么来?我告诉你啊,道义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男人边说边在电脑键盘上点着,眼睛盯着屏幕,“道义就是道德和正义,知道不?用通俗的话讲,就是我们要占理,从有理的地方说,要让她觉得理亏,也要让她不做交待不行。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对方忙不迭的表态,“要摆事实、讲道理,要把她讲的哑口无言,要让她拜倒在我的石……大裤头下。”

    男人被逗乐了:“我他娘真服你了,屁文化没有,还想拽个词。你记住,在跟她讲的时候,要做到有理有据有节,要显出我们的专业性,要显得我们有文化,而不是一个大老粗。这样,老沈不是跟着你吗?你让他帮你搞出个东西来,然后你照着纸上内容好好练练,千万别说的走板了,别搞砸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吧。”对方显然不以为然,“我好歹也搞了那么多女人,还怕她这么一个小娘们?”

    “别他*娘满嘴喷粪了,必须让老沈帮你提前弄个东西,必须的。”强调过后,男人直接掐断通话。

    嘘了口气,男人自语着:“真他娘混蛋,一点水平也没有,就知道说混话,也不知道……老头子一直说我跟他一样,我能跟他一样吗?我是什么水平,他又是什么东西?那家伙纯粹就是他姨生的早产儿。”

    再次骂完那个笨蛋以后,男人想了想,又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电话通了,传出一个声音:“大下雨天的,外面电闪雷鸣,不适合打电话呀。”

    男人陪上了笑脸:“叔,叔,打扰了,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,您看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拒绝着打断:“老领导可是嘱咐过我,不要掺和你的事,前一段我那么做,都没敢和老领导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那人就那样,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我,我也是比较有名的企业家,可是在他眼里咋就成了……知道的是他严格自律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捡来的呢?”报怨过后,男人再次说着好话,“叔,您就受受累吧,您是厅领导,手里抓着钱袋子,说话管用。用个不恰当的比喻,就是您哪天放个屁,他们下面闻着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。”对方先是打断,接着却又沉吟不语了。

    男人尽管急的抓耳挠腮,暗骂“老顽固”,但他却没敢硬催,毕竟家里老头现在可没什么权利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时间并不晚,也才是下午六点多,只是下雨阴天,就显着快黑天了。

    虽说越野车性能很强,但毕竟是为公路行车改装的,而非战场地貌。现在行进在泥泞的土路上,也不如公路上那样自如了。当然,和一般民用越野车比起来,这辆越野车还要强悍的多。

    “吧嗒”、“吧嗒”,轮胎甩起的泥块敲打着车底板,发出声响,越野车向着前方行进着。

    眺望着前方路口,楚天齐道:“上次走这的时候,觉得没多远,这次到底是下雨,时间该翻倍了。不过快了,出了路口,就到302公路辅道,最多十五分钟就能让302了。”

    岳继先回头一笑:“市长,其实还能快,就是这路上泥乎乎的,怕你坐着不舒服,我才压着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那就试试。四周这么平,就是冲下路去,也没什么危险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又弄了弄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市长坐好了。”岳继先说着话,汽车也发出了强劲的“嗡嗡”声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越野车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尽管颠簸个不停,但楚天齐还是不时表扬着这辆汽车,也是在赞岳继先的驾驶技术。

    撒着欢跑了一通,越野车通过泥路,进了302公路辅路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。”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接通了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昆仲公司又找了,问为什么不出结果。那个执行董事倒没多说话,就是那个所谓的沈顾问挺能嘟嘟,又是《招标法》,又是《合同法》的,上纲上线扣了一堆帽子。”手机里是楚晓娅的声音,“现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蹬鼻子上脸了,真以为自己是根葱呀。告诉他,六月六号还没结束。另外,你记住,他造孽的帐早晚得还。”楚天齐咬着牙,冷哼着。

    “明白,我马上回复。市长,我挂了。”手机里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汽车已经经过收费站,上到了302主路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以为还是楚晓娅,但看到上面的号码时,楚天齐放下手机,任其那样的响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