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他怎么在这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今年的劳动节假期,楚天齐并没加班。总共就那么几天,必须得回家看看,家里可是有自己的父母妻儿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四月三十日晚上回到的省城,回到家的时候晚上九点多。

    一家人都等着他,自是欢喜非常,宁俊琦还加了个“更”字,那种甜蜜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见了家人,楚天齐也特别高兴,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,有讲不够的人情*事故。

    怪不得宁俊琦说,这个三居室的屋子特别好用,确实布局很合理。阳面两个卧室,阴面一个,前后卧室都有阳台。厨房、餐厅位置宽敞,双卫生间解决了好多麻烦。

    一家人聊到很晚,才各自回屋休息,饶是这样,尤春梅还等着儿子“明儿个再说”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,小两口自是又以他们自己的方式,庆祝了彼此的挂念和这次重逢。当然加着很大小心,既怕影响到肚里孩子,也怕动静传出卧室。两人庆祝的像做贼一样,但只有两个当事人能够体*味到其中的欢乐与舒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小两口起的较晚,他们起来的时候,“女厨师”已经做好了早餐,“男保镖”出去锻炼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吃过早饭,护着“重点对象”来在楼下。

    此时,一辆军绿色越野车恰恰停了过来,驾驶位车窗摇下。

    看着驾驶位的父亲,楚天齐说:“爸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,做司机比做女士的保镖清闲。”楚玉良摆着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一家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来在车上,尤春梅转头看着老伴:“老保镖,我现在是保镖了吧?”

    楚玉良发动了汽车,回应着老伴:“按你说的,坐在那就是保镖,那要是放一只宠物也算?”

    “电视上都这么演的,别以为我不知道,就像你多懂似的。”尤春梅不甘被挤兑,撇了一下嘴。

    “反正比你懂,比你强。”楚玉良逗着嘴,汽车向门口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其实楚玉良说的是实话,但全车人就尤春梅不知道丈夫曾经的辉煌。一开始是为了楚天齐身份而特意保密,后来则是担心引起不必要麻烦,其他家庭成员依旧没听说这些内容,当然外界更不知道。

    尤春梅既然被蒙在鼓里,自是不服气丈夫的话,回了一句:“强什么强,墙里掉墙外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、宁俊琦“呵呵”的笑了。

    楚玉良则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得到儿子、儿媳的鼓励,又见“老东西”一副蔑视神情,尤春梅声讨起来:“哼,以前的时候,说死说活不进城,又是说看见车晕,又是住不惯楼房的,反正就是不来。后来也不知道犯了哪股邪,我出趟街的时候,他又说要来了。我还以为你拿我打镲,结果他都家三货四收拾上了,比我还着急,那是第二天晌午没车了,要不立马就得跑过来。

    到了省城以后,他一下子就牛了,偷偷背开琦琦,给我开了好几次会。又是让我遵守作息时间,又是叫我防贼防盗,又是什么防火宣传,还冒充起派出所公安了。我看他不像公安,倒像是胳膊上戴红箍的……反正就是那些碎嘴老太太。尤其要是他一出去,那是左一遍叮咛,又一遍嘱咐,就跟我是三岁小孩似的。我自个儿媳妇,我还不知道心疼,还用你指教?

    对,对,再说这个汽车。人家琦琦那小红车挺好,琦琦刚说要换个车,让他开,他立马就高兴的屁颠屁颠的,一个劲的说‘换,换’。你说那也不是仨瓜俩枣的,一进一出得赔不少钱的,花自个钱心疼,花孩子钱可大方了,出去半天就把车卖了。第二天后晌就弄回来这么一辆车,楞头楞脑的不好看,上车的时候也挺高,不好上。”

    虽然妻子和父亲都没提到这辆车,但楚天齐看的出,这不是市面上正常出售的那种车,应该也是经过专业改装的,肯定是爷爷那边派人弄的。

    尤春梅的话还在继续:“你说他也挺能耐的,以前就只是鼓捣过拖拉机,这就会开它了,还鼓捣回来一个开车本。我问他哪来的,他也不理我,后来跟我说‘买的’,还不让我出去说。人家开车都是考本,礼瑞就考了好几回才行,他直接买了个本。反正刚开始出去,我是不敢跟他坐车,不过两人出去的时候也少,一个买东西,一个在家陪着琦琦。

    以前在家的时候,真没发现,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,到了省城就变了一个人。不只是在家里跟我叨叨,跟他一块出去也是瞎指教,‘哎呀,你走的路不对啦’、‘哎呀,你别碰那个’、‘哎呀,要讲究素质’。好家伙,不就是村里一个赤脚医生,这一下子就成那个全能……全能……全能都懂了……”

    汽车拐过了一条条街道,尤春梅的唠叨一路相随,小两口不时笑着便宜,楚玉良则笑而不语。实在听老伴说的下不来台,楚玉良就回上一句“大人不计小人过”,惹的老伴又是一通声讨。

    终于,尤春梅停止了唠叨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机关枪也有哑火的时候,质量不过关,要不就是子弹受潮、卡壳啦?”楚玉良却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说出一个字,尤春梅笑了,“不跟你一般见识,大人不计小人过,反正我今天是够本了。这些天可让他把我‘欺负’苦了,平时又怕影响琦琦,我就一直忍着他,现在彻底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轮到我了。”宁俊琦接过了话头,“这些天我就想出来,咱爸就是不让,非说这危险,那不安全的。平时我也就只能到楼下晒晒太阳,他还像个派出所公安似的,在一旁守着,还戴个黑镜,显得挺酷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妻子学母亲的腔调,楚天齐“嘿嘿”直乐。

    “我就看不惯他戴个墨镜,都六十多岁的人了,还把自个当小孩呢,你咋不把头皮也染上色,再戴个大耳环呢?”尤春梅及时抨击了老伴的“不良习气”,不过随即又替老伴说话,“琦琦,你爸让你注意安全,那是对的。现在是特殊时候,这个年代不比早些年,又是在大城市,车多人也多,一眨眼就找不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说的还很认真,可她哪知道,宁俊琦是和大伙逗闷子呢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小两口又笑了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,我就说做司机比给女士当保镖强吧,那火力太强了。平时在家的时候,人家俩就是一伙的,老机关枪嘟嘟不算,小水枪跟着还要来一下子。”楚玉良“抱怨”着,汽车已经缓缓驶入停车场,“各位女士、男士,请做好下车准备,服务够周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到,绝对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到啦?这楼高的,还没来过这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技术不错。”

    三位乘客相继给出答复。

    汽车稳稳的停在了车位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要伸手去拉车门,却又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天齐,怎么啦?”宁俊琦疑问着。

    “等等再下。”楚天齐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哦,你是看见他了吧。”宁俊琦指着另一辆车上下去的人,“嘿嘿,你俩要是见面,会是什么结果呢?相逢一笑抿恩仇,还是拔刀相向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理妻子的调侃,而是一直盯着那个走向前方高楼的人。那人离着高楼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另一个男人快步迎出来,冲着此人点头哈腰着,然后两人进了高楼旁的歌舞厅。

    大白天的会唱歌跳舞?指定没好事。心中腹诽着,楚天齐推门下车。然后到了另一侧,拉开车门,和妻子说着“小心”、“小心”。

    宁俊琦挺着并不鼓的肚子下了车,楚玉良老两口也到了车下,一家四口奔向大楼方向。

    在走出几步后,楚天齐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。他看到,那人乘坐的依然是“宝马牌”汽车,但款式已换成当下最新款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今天逛商场,也没有明确目的,就是陪家人出来转转,然后一起在外面吃饭,再找地方看看景。

    对于楚玉良来说,今天是相对清闲的时候。以往出来,既要照看着有孕的儿媳妇,也要防止老伴走失。更关键的是,儿子和亲家一直在官场,难免得罪人,楚玉良担心仇家会盯着儿媳妇。正因此,他才很少带她俩出来,这个大家心里都清楚,刚才宁俊琦那么说,不过就是逗闷子罢了。所不同的是,尤春梅不知道老伴有“两下子”。

    尽管是随便转,宁俊琦还是给公公、婆婆买了许多东西,也给丈夫和自己买了一些。无论老两口怎么推辞,儿媳非要给买,后来看见卖老人服装、用品的,老两口直接就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采购的手满、肩满,一家人才乘梯下楼。当然只是老两口拿东西,楚天齐则被“老保镖”要求“看好你媳妇就行”。

    到了一楼大厅,楚玉良和尤春梅提着大包小裹,先行出去,往车上去放东西。楚天齐则护在媳妇身侧,慢悠悠的出了一楼大厅。

    来在楼外,示意妻子休息,眼角无意中扫了一眼旁侧。那个男人又出现在视线中,是一人从歌舞厅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人也瞬间看到了楚天齐,都不禁暗道:妈的,他怎么在这?

    楚天齐比对方还多了一层疑惑:先前迎出那人是谁?他们密谋什么?

    两人没有过多对视,都很快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那人快步走向车场,直接上了那辆新款宝马,汽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扶着妻子,慢慢的走向那辆绿色越野车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