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年轻人未必毛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笑着摇摇头,暗暗庆幸,还好俊琦挂了电话,否则可能就会审问自己。自己又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,没准和“红毛”那事就会露馅,免不了要被宁教授好好训课了。

    来到外屋,坐在椅子上,楚天齐的思绪又到了乔金宝身上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乔金宝大面上对自己不错,可以说很好。乔金宝这几天的做法,既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也有些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与乔金宝的第一次见面,还是今年二月下旬的事。那时候楚天齐还在中央党校学习,随“厅处级干部研修班”到安平县调研。在当天下午晚些时候,楚天齐接到了卫华叔要他回首都的电话,便去和带队杨教授请假。而身为安平县长的乔金宝,正想着留教授和学员吃饭,既想和这些可能的未来大领导亲近,更是为了完成市委领导的任务,那时市委书记已经在来安平的路上了。当时无论乔金宝怎么说,杨教授就是不开面,而楚天齐随便帮了一句,杨教授竟然答应留下了。为此乔金宝不仅热情派车,一再表示感谢,还给带上了两盒土特产,成了楚天齐孝敬爷爷的礼物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,就是今年五月份的事了。那时候楚天齐到安平县调研,先到的长梁村,后来又去了贺家窑乡,县长乔金宝闻讯前去相陪。这次见面,楚天齐觉得这个人甚能夸夸其谈,不够务实。其治下的一些官员,也有浮夸、铺张现象,有的人表现尤为严重和恶劣。对于这类官员,楚天齐也见过不少,并没有特别的愤青,反正对方应该和自己不会再有什么纠葛,但乔金宝在楚天齐心中的印象并不好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对乔金宝印象不好,但楚天齐注意到了,从前两次的接触看,乔金宝很想与自己交往。可能是自己当初的中央党校学员身份,让对方觉得自己有些来头,也可能是自己无意间在党校杨教授面前给对方帮了忙,让对方不无感激,反正乔金宝对自己是非常客气的。因此对方这次礼遇自己,既是情理之中,也不出想象。

    但前天乔金宝把自己叫到办公室,一通示好,尤其戴了一堆高帽,今天更是当着众常委面表态示好,还是多少有些意外。虽说以前乔金宝对自己表现的很是尊敬,但那时候毕竟对方似乎把自己看做上差,而现在自己却是对方的助手,对方没必要对自己那么吹捧,似乎有些过了。不知这堆高帽是无意戴给自己,还是刻意而为呢?也许两种原因都有吧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说了声“进来”,楚天齐看着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屋门轻轻推开,政府办主任康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自到这里以后,每天必来“608”客房的,就是康雨。前天和昨天,除了汇报工作,就是吃饭前,康雨也专门过来陪着楚天齐。觉得实在麻烦,也没这个必要,楚天齐才让对方减少这个礼节,今天早上康雨才没有过来。在这两天的接触中,康雨对自己还是相当尊敬的,能够做到尊卑有序。但楚天齐也明白,康雨对自己的态度完全源于乔金宝。

    把手中文件夹打开,向前一递,康雨说:“县长,这是您让我做的关于办公和住宿场所的方案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瞅了眼对方,接过文件夹,看起了里面纸张的内容。

    从整个格式来看,这个方案很正规,有标题,有引语,有具体方案类别。在这份方案中,共列出了十二个选项,分的非常仔细。归结起来主要涉及五个方面:是否换屋重装、是否原屋重装、是否不换屋也不重装、是否家具全部换新、是否办公与住宿分离。

    看完以后,楚天齐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把文件夹放到了桌上,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县长,您看选那个方案合适?”康雨试探着问,“还是您再看看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顺着对方的话,而是把球踢了回去:“这种情况,一般选哪种?”

    稍一沉吟,康雨指着方案:“一般会选前三种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缓缓的说:“你觉得应该选哪种?”

    康雨一怔,然后迟疑着道:“这个我不好胡乱猜测,还是请县长定夺吧?”

    “假如要是你面临这些选择,会选哪个?”楚天齐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康雨腮帮子鼓了好几次,才回答:“我没有过这种经历,实在不好推测。”

    把文件夹向旁边一推,楚天齐淡淡的说:“先放这吧,等我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答复过后,停了一下,康雨又道,“县长,要是没别的事,我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到屋门关上,楚天齐又拿起那份方案看了起来,重点看前面几条:一、换屋重装,屋内家具全部换新,办公、住宿分里外间;二、换屋重装办公室,全部家具换新,住宿、办公分离,另选住宿场所;三、原屋重装,家具换新,住宿、办公仍为里外间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心中早有定夺,前天在乔金宝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有了决断。但乔金宝还要让自己说出来,还让康雨问自己意见,不知是为了充分对自己尊重,还是有其它什么说法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看来,乔金宝这么做,无非就是想以选择是否换屋,来试探自己对他的态度,另外也可能是为了堵自己的嘴。其实楚天齐觉得对方没必要这么弄,对方完全可以象征性的征求自己意见,然后大包大揽的拿出方案。自己现在刚来,根本没实力与对方比,即使对方表现强势一些,也是情理之中,自己也不会太不舒服。可对方偏偏既想表现尽在掌控,又有摆出“尊重”的架势,还派个代理人出面,就太假了。

    康雨已经做了三年多县政府办主任,不用说,自然是乔金宝的人,康雨就是个传声筒或木偶。正是明白这点,楚天齐才把球多次踢给康雨,其实就是通过康雨,来看乔金宝的意思。

    从刚才康雨的答复看,乔金宝的态度还比较端正,只是不愿意直接说出来而已。楚天齐刚才也就没直接表态,撑几天再说。反正他明白,党、政一把手历来都会有点小动作,即使在这事上稍有交涉,也无伤大雅。另外,对方在表面上对自己非常友好,私下已开始动心眼,自己也得适当有所回应;否则会给对方造成一个错觉,以为自己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,反而会轻视自己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有些好笑,笑乔金宝做了好几年县长,现在突然由二转一,肯定很想找到老大的感觉,不想放过任何体验的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乔金宝动了心眼,不过从这几天的表现来看,整体对自己还是非常不错的。自己不也是以心眼对之吗?彼此彼此。

    尽管乔金宝当众表态友好,作秀成分大,也有拉拢嫌疑,但这种作秀还是对自己非常有好处的。先不说这种友好能拉多少同盟,但最起码让人们看到,县委书记不排挤自己,否则如果见样学样,那自己就很孤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委六楼,书记临时办公室。

    乔金宝坐在办公桌后,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政府办主任康雨站着办公桌前,面色凝重,眼带询问神情,显然是在等着领导示下。

    缓缓收回目光,乔金宝看向康雨:“老康,你好好想想,你在言说或询问的时候,有无没表达清楚,或是表达有偏差的地方?他在回复的时候,就是那么说的?难道就没有一点倾向性?”

    康雨摇摇头:“没有。我完全是按照预演程序进行的,就连他的那几种询问形式也推演过了,可最终却不是我们预想的结果。他说话的时候,我也一直认真听着,一个字都不曾落下。他在问我时,我还刻意选出了几个备选答案,但他也没有三选一二,最后就说先放那,等他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缓缓的说:“依你看,他选择哪种方案的可能性大?”

    康雨再次摇头:“看不出来。在我指向那三个选项的时候,他的眼神、表情没有变化,一直都是很平静,甚至微微有些偏冷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。记得过一、两天如果没有回复,你再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复过后,康雨又请示起来,“如果他还是今天那种说法,或是依旧把球踢过来,我该怎么应对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等了一下,乔金宝才说,“到时候再说,你询问之前,先问一问我。”

    再次答了声“好的”,康雨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乔金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心中犯起了嘀咕:这么说,难道我判断失误了?在今天的会上,他可是非常诚恳的,感觉不像是谦虚,而特像涉世未深样子。难道那是假像?很有可能。哎呀,看来这个年轻人未必毛嫩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