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无孔不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找的人频率更勤了。

    和先前的半遮半掩不同,好多人都报上了企业的名字,也都抛出了“诱饵”。当然人们没说给个人好处,但却拿公事说事,其实这也是一种交换,拿“政绩”换“工程”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肖云萍又找过楚天齐,问他想好没有,什么时候请厅领导帮忙。楚天齐则不置可否,只含糊的回应“再想想”。虽然肖云萍嘴上没说,但显然不高兴了,见面时的表情都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赤果果的交换条件,楚天齐真恨不得个个怒斥“不要脸”,但他现在早已不是愤青,而是一个理智的副厅级领导。于是他该打“哈哈”还打,该装糊涂照装,反正态度不错,让你对方挑不出毛病,却又气的干瞪眼没脾气。

    当然了,找楚天齐的这些人,也不全是就要从中得到些什么,相当一部分人也是受人所托,是面子拘在那了。反正只要和楚天齐一说,也就相当于完成任务了。对于这些人,楚天齐自是要感谢,感谢对方的理解。

    再有一天就放假了,想来应该能消停些吧,但愿人们放过自己,让自己清静三天。带着美好愿望,楚天齐进行着下午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敲门后,李子藤走进屋子。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说:“市长,交通局楚局长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有时间?你忙去吧,我联系他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李子藤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天齐拿起听筒,在话机上拨出了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很快,听筒里传出楚晓娅声音:“市长,现在有时间?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能给你打电话?”楚天齐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,楚晓娅直接道:“市长,‘村村通’经费没下来。我查了一下,刚过元旦的时候,就拨下了一季度的,可是二季度的到现在没动静。中旬的时候问,还说是正在调配,这几天再问,就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笔钱是哪给,怎么个给法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楚晓娅讲说起来:“去年国家出台一个‘村村通’计划,预计五年内实现村村通沥青或水泥路,其中国家给出百分之三十费用,要求省厅出百分之二十,其余部分由市、县筹措。五年期限是针对边远省区,要求我们省三年内完成,国家做统筹计划也是按这个期限规定来做。至于整个工程情况,则由县乡做统计,然后一级级上报,汇总到省厅,省厅再以市为单位,报到交通部。

    在去年十月初的时候,省厅完成了汇总,把数据报到交通部。当时我刚去省厅,还跟着做了几天这个工作。十二月初,上面的批复下来了,基本认可了省厅的汇总,并按总工程量的百分之三十算出经费,分三年支付。每年支付百分之十的经费,按季度,共分四次,三年支付完毕。同时随批复下来的还有一份附表,详细规定了各层级经费到位时间,并对执行情况做了奖惩约定。

    按照规定,四月十五日前,今年第二季度经费必须到达市交通局。前些天我专门问了省交通厅,这些经费已经到了财政厅,好多地市的都已下拨到位,就定野和沃原的没到。十六号的时候问省财政厅,答复‘快了’,结果这两天再问,就说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钱在省财政厅,就是没给拨?”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又问,“你觉得是什么原因?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,和省厅有关的。”他没和楚晓娅讲过肖云萍“传话”一事,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省厅倒是没说什么,就是我听属下悄悄跟我讲,那个参与投标的昆仲路桥公司有关系,关系就在省厅。至于他听谁说的,因为不清楚他的目的,我就没有细问,他也没说。不知这事和那个所谓的关系有没有联系?”楚晓娅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说:“是否有联系还不好说,不过我觉得这样的事少不了。你把所有参与投标的企业都拢一拢,看看他们都和哪些单位有联系,一旦再有有类似的事,也好找出症结所在,才好找出针对性解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我马上拢,拢完给您送去一份。”楚晓娅答应的非常干脆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我要不要没用,你留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给您送一份吧,您也要心里有数。再说了,成天这些事压着,我一个也未必抗的住,还得市长您帮着分担一些。”楚晓娅执意着,“您放心,下班前指定送到,不耽误您休假。我要马上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楚天齐笑笑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五点的时候,楚晓娅送来了清单。

    看到清单,楚天齐真是无语。以为找自己的够多了,没想到找楚晓娅的人更多。截止到目前,已经有十六家企业投标,而十一家企业都找人打了招呼。在这张标注的清单上,楚天齐看到,只有两家企业各有一个打招呼人,其余的都在两人或多人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在点指数数,楚晓娅直接说:“二十七人打招呼,都是交通局或市里能用到的,如果按标段平均的话,一个标段就承担着九个。这还没到截止日期,不知道到时又会生出几个来。”

    “找一个人说话还不行,有的还找三四个,我也真奇怪了,真不知道这些企业是怎么想的,也或者有人毛遂自荐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忽又疑惑起来,“我总觉得这事蹊跷,你想想啊,一家找好几个关系,就不怕把事情弄拧了?这除了给咱们多增加困扰外,一个和多个的关系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怀疑,可就是想不明白。”楚晓娅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本来就这么一潭水,但这么多人却都伸进手来,显然是要把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”,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略一迟疑,按下了接听键:“喂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才传来声音:“你正忙着?开会?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方便。”楚天齐下意识看了眼楚晓娅。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带着疑惑:“方便?我怎么听着你好像不太自然?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有什么不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话到半截的时候,楚晓娅忽然弯下腰,把头探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动作,楚天齐惊的向后一躲,差点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而楚晓娅却脸上笑开了花,做了个“走”的手势,挤挤眼睛,直起了腰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天齐,怎么不说了,有事?”对方追问着。

    楚晓娅做出胜利者的姿势,捂着嘴来在门口,拉开屋门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,屋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有人?”对方显然听到了屋门响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起身,走进里屋,关上了屋门:“有人,一个*烦。”然后转移了话题,“搬家的事怎样了?你没累着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累着吗?从租房到买家具,再到搬东西,全是咱爸一人张罗。咱妈陪着我,我就等着现成的,跟公主一样。”对方显然很是自得。

    “没累着就好。对了,就咱爸一个人弄也太……”楚天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词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对方笑出了声,“你傻呀?是咱爸一人张罗,可不是他自个搬运,是他指挥着别人干。咱爸到底是干过大事的人,安排事就是考虑的周到。新次新买的家具,不但价格合适,环保,漂亮,而且所有边缘全做了防撞设计,非常适合有小宝贝使用。

    楚天齐得意的笑着:“嘿嘿嘿……那是,我爸那是人物,是和老*命同生共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爸?咱爸。”纠正过后,对方再次问道,“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同事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同事?那也太没眼色了。领导打电话,竟然不知道回避?”对方再起质疑,“是女同事吧?男同事是绝对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自信。的确是女同事,可人家硬要不走,我也没办法,谁让人家是常务,我只是常委呢?”楚天齐编出了理由。其实他要说出楚晓娅也没什么,本来两人就什么也没有吗。可他总是无来由的心虚,总是会想起个别事项。

    对方“哦”了一声:“常务副市长,那也够没眼色了。她是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找麻烦,非要给施工企业说话,想让招投标照顾,说是某某领导的关系。烦死了。”楚天齐干脆直接把肖云萍嫁接到了楚晓娅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说这人们怎么这样?”感慨之后,对方叹了口气,“哎,我也接到了五、六个电话,都是说要竞标215公路的,我都给回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还找到你了?这也太的无孔不入了吧?”楚天齐很惊讶,然后又说,“回绝的好。只是这么一弄,你就把人得罪到家了。那时候你可以往我身上推,反正耗到定标就完事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回复很坚决:“不。我不往你那推。你本来就够烦的了,我哪能再给你添乱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还是老婆最心疼我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