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似乎哪里不对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进入五月下旬,215公路评标工作开始进行着。其实五月十七日是投标最后一天,五月十八日就到了评标阶段,不过考虑到十八日是星期五,干脆就从二十一日开始了。

    评标阶段执行的是三阶段评标法,这也是楚晓娅极力主张的,目的就是能够尽最大可能做到客观、公正。其中五月十八日到六月一日,为资格标和技术标评标阶段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到了五月二十六日,资格标评审也已过去了满满五天,想来应该快出结果了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当中,楚天齐尽管一直惦记着评标情况,但他并未向楚晓娅打听。他知道,只要一出结果,楚晓娅指定会第一时间汇报给自己,否则也是空给她增加压力。自从发现一些投标企业存在不足,尤其个别企业行为存疑后,她的心里压力明显大了好多。

    当然楚天齐不可能干等结果,其它的工作照样不误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楚天齐专门暗访了警察执法工作,倒是未抓到现行的执法犯法,整体执法情况还算不错,只是看到了一些执法不规范的地方。不过看在孙廷武态度端正,整改也很积极,楚天齐就并未过多施压。

    虽说楚市长没有为难自己,但孙廷武可知道其手段,并没敢放松,而是要求属下们严格自律、规范执法、文明执法。一时之间,全市警察执法水平有了一定提高,收到良好的社会反响,孙廷武高兴,楚天齐也满意。

    再有一大项工作,就是视察公路维修和建设。现在公路上灌缝、刷护坡、清桥涵淤积等工作已结束,正在进行翻浆处理,这些地段楚天齐当然要看。他又特意去了在建公路工程现场,在现场还遇到了楚晓娅,有两次也是专门通知交通局,交通局一众领导自是特意陪同检查。

    大多数交通局领导和楚天齐没什么接触,但已知晓他的前省委组织部长女婿身份,也打听到了他以往的些许事迹,还听说了其戏弄公安厅魏副厅长一折。所以那些副职们都不敢怠慢,在随行时都态度端正、谨言慎行,却也不放过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陪同楚天齐视察后,交通局这些副职对楚市长印象又有变化。以前只听说他很有手段,都认为是仗着背景强大,有狐假虎威这嫌。这几次一接触,发现楚市长并不像某些人传的那样霸道,反而是很讲理的一个领导。而且也是学识渊博的专业型领导,对公路工程并不外行,讲出的话都很专业,术语运用完全准确,工作态度非常严谨、认真。

    原来只知道主管副市长年轻,没有相关工作经历,只知道局长就是年轻的女流之辈。现在最起码要摘掉有色眼镜,要把二位领导看成专业人士,否则就要丢人现眼,还可能让领导收拾。这些副职们尽管互相不交流这些想法,但都在心里暗暗加了根弦。

    今天是星期六,并不上班,但楚天齐还是没有休息,还是利用这相对清闲、安静的时光,处理着一些文案工作。他现在早已不住饭店房间,而是住到了办公室里屋套间,办公住宿一体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想着“应该是揭锅帽了”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出女声:“市长,您在市里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办公室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哦,嘻嘻。”笑过之后,声音传来,“您有时间吗?我去向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楚天齐说完,挂断通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加紧在键盘上操作,赶着这份文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紧赶慢赶,终于赶在对方没来的时候,就做完了文档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半个多小时了。楚天齐不禁疑惑:人怎么还不来?以往早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的脚步声适时响起,由远及近,楚天齐暗道:来了。

    高跟鞋声停在门外,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……”说到半截,才意识到门还插着,楚天齐便又道,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起身离座,楚天齐到了门口,旋开门上暗锁,拉开屋门。

    “市长亲自开门,属下实不敢当,罪过,罪过。”门外的楚晓娅说着,还煞有介事的鞠躬作揖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着:“别出乏相了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见谅。”楚晓娅嫣然一笑,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今天的楚晓娅没穿的那么正式,但也不是太休闲。上身是一件白色七分袖蝙蝠衫,上面有荷花图案,下*身是白色阔腿长裤,脚上则蹬着一双银灰色高跟皮鞋,提着一个白色坤包。往日束起的头发,现在也披散开来,垂到了肩头。

    关好屋门,楚天齐走向桌后位置,边走边说:“今天好像比以往慢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市长在不在市里,也不知道具体在哪,一开始就在单位打电话。听说你在办公室,才从交通局赶来。”说话间,楚晓娅到了桌前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这样,坐。那你还值当笑?”

    待对方坐下,楚晓娅坐到椅子上,再次笑了:“嘻嘻,我以为市长周末回家,在家保胎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消息够灵通的。”楚天齐笑着摇摇头,然后扯到了正题,“是不已经有结果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您看。”楚晓娅语气略显沉重,拉开白包,拿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来,从上到下快速浏览了一遍。然后打开抽屉,取出上周两人比对后写的那张纸,与当下这张纸对照着。

    放下纸张,楚天齐说:“怎么会这样?名单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楚晓娅道:“公路科副科长白宇文给我的,他也是评委之一。资格标评委七人,其中六人是交通部专家库成员,还有一人为市交通局公路科科长车向东,车向东为评审组负责人。在二十一号早上,临时接到了车向东爱人电话,说是车向东早上忽然摔了一跤,当时是昏迷不醒。刚刚送到医院输上液,人已经醒来,可是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事出突然,经过与几名副职商量,临时委派副科长白宇文出任评委。虽然名为副科长,而且这样的评定工作也参加过,但参与时还只是办公室干事,白宇文也只能按部就班参与评定,把现场的情况报告给我。前几天一直做基础工作,白宇文也一直汇报评定工作正常,可是刚才把资格标审定结果报上来时,我才觉得结果有问题,就赶忙向您汇报来了。要是早知道这样,说什么也不让白宇文参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这事也怪不得白宇文,本来就是七人共同评定,而且咱们提前所做调查他们并不知晓,也未必就做的那么仔细。所以能有业绩造假企业进入,也就不足为怪。而且完全无中生有的几家并未进入,进入的三家也参与了相关公路项目,只不过是采取了移花接木的方式,把附属工程笼统写成了参与对应路段公路项目。白宇文刚刚进入公路科,以前也只是在交通局办公室做干事,没有相关工作经验,但那六名专家应该清楚这些呀。难道他们没有了解相关资料吗?按说相关企业的业绩资料,他们应该能调阅到呀。这工作也太不细了,这都能深水摸鱼、蒙混过关?”

    “唉,就说是呢。”楚晓娅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道:“对了,这是最终确认通过的资格审核?”

    “这是资格初审,很快还会进行资格复审,据说复审就在今天进行。只是连审了五天都是这么个结果,复审这么短时间还能有变化?”楚晓娅明显不太乐观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说:“随时注意吧,不是还没到最终资格审核结果吗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出结果再汇报。”楚晓娅应答过后,站起身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刚刚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轻扣着脑瓜: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时光,楚天齐一直没有出去,而是一边整理着电脑上面文档,一边等着楚晓娅的消息。

    再次抬手看婉表,马上下午六点。

    难道今天没复核?还是中间又有了什么插曲?

    正这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扫了眼来电号码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楚晓娅的声音:“市长,复核结束,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语气,结果有变化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是,是有变化。那三家业绩造假、混水摸鱼的企业已经被审出去了。”楚晓娅声音里带着欣喜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具体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复核刚刚结束。白宇文汇报,上午十点复核开始,午饭后简单休息一下,又继续复核。先前复核一直没人提出疑义,下午复核到四点多的时候,专家组中的宋专家忽然对其中一家企业业绩质疑,说是根本没听说这家企业参与相关项目建设。于是众人又重新认真审核,就把那三家移花接木的企业揪出来,审核掉了。”楚晓娅简单讲说了过程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。”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又问,“在初审结果出来后,发生过什么事没有?比如有没有人和他们接触,或是有过其它的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发现。”回答后,楚晓娅又补充道,“就是我中午和他们一起吃了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?你们谈什么了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没谈什么。我就是以茶代酒,谢谢专家们的认真工作,其它什么都没说,更没讲与评标有关的话。”楚晓娅道,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这个结果很好。”楚天齐嘴上这么说,但心里却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