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率性楚晓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周末又起的稍晚一些,楚天齐出了房间,径直来在定野党政大楼,到专用车库来开越野车。

    刚刚启动越野车,手机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“噗嗤”一笑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声音:“市长,是不您在开车?”

    “岳队长,这汽车防盗功能太厉害了,竟然连我也防。”楚天齐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市长,这辆汽车只有咱俩指纹,只要它有移位信息,那就应该是咱俩动车。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解码高手盗车。如果确认汽车被盗,那我就会远程操控,锁定汽车。”做过解释后,对方又道,“市长您要出去?我马上到位。”

    “周末你休息吧,我自己到公路看看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补充着,“你放心,大白天的,我这么大人,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对方迟疑了一下,又说,“好吧。如有特殊情况,您发位置信息给我,我第一时间到位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岳队长,好好休息。”楚天齐说完,挂断电话,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从车库出来,绕到党政楼前面,越野车拐上市区公路,然后一路向南。

    在市区奔行二十多分钟后,汽车出了城区,经过收费站,驶上了208公路。

    208公路是河西省“四横十纵十五出口”公路网中重要一条,也是定野市的交通要道之一,担负着重要的交通运输任务。楚天齐早就知道这条公路,也走过该公路上的其它路段,只不过分管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上上周周末时,楚天齐曾和岳继先、李子藤到过这条路上,也停车看过该路。但那两天几乎跑遍了全市所有重要路段,因此每段路跑的都不远,看的也不细。

    上周末正准备出来时,结果楚晓娅找上门去,聊了好多,也谈到了公路上的一些事项。楚天齐觉得受益匪浅,就利用剩下的一天半休息时间,又好好的消化了那些内容。

    有了看资料的收获,有了现场查看的感观,有了道听途说的事项,有了楚晓娅那里听来的内容,有了周一与她的再次交流。楚天齐觉着,今天上路很有底气,也相当于少半个专业人士了。

    路上车不太多,但也不少,主要都是轿车,大多走走停停,还有人下车拍照什么的,显然是周末短途游玩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不时停一停车,从车上下来,但他却不是拍照留影,而是要看看公路和附属工程的情况。

    多次停靠,看了几处。与两周前相比,其它的倒没什么变化,但路面裂缝有变宽的迹象。

    走走停停,出来了有一百多公里,光是收费站就过了三个,基本五十公里一个。

    为了出来查看方便,楚天齐暂时没让这个车牌号进入免费名单,每过一个收费站,照样也得交钱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还没等自己走出十公里,怕是整个公路系统都知道自己到哪了。不过以后随着自己的多次出镜,怕是只要在路上一露面,仍然不可避免的暴露行踪。

    过了第三个收费站没多远,楚天齐准备调头返回,却见前方路边有个身影。当时他也就是随便扫了一眼,可又觉得那个背影很是眼熟。

    是谁呢?一时还真看不出来。楚天齐慢慢把车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才还蹲着的背影,慢慢站了起来,身材很显高挑。可能是感受到了身后的动静,还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大墨镜挡着眼睛,大沿棒球帽盖着额头,大口罩遮着嘴和脸颊,头上还罩了一个纱巾,鬓角和大半个脸也被挡着,还是看不出来呀。

    而那个人影却笑了,还挥起了手臂。

    越野车停下,楚天齐从车上下来,向着对方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脸上的笑纹还在,虽然手臂还继续挥着,但那个人影却没说话,似乎故意让这个大个子年轻人来猜。

    一边走向对方,楚天齐一边仍在观察着。

    深灰色运动上衣,深灰色运动长裤,黑灰色运动鞋,青灰色手套,斜挎深灰色大布兜。

    裤子上沾着浮土,鞋尖上带着泥巴,手套上好像也有泥。

    看装束,看状态,很像民工,如果穿个桔色马甲就更像了。但气质显然不像,虽然看不到五官,不过那种气质还是能透出来。

    莫非是她?带着狐疑,楚天齐离着对方越来越近,便挥着手说话:“你怎么来的?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说话,而是向着身后指了指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前方一公里左右,路边停着一辆白色越野车,越野车很新,还没有挂车牌。

    看到汽车,结合对方的气质,楚天齐已经认出对方,便笑着说:“楚局长,你这是微服私访,还是体察民情?”

    “大市长尽会损人,这本身就是我的工作,哪有什么私访之说。倒是大市长这轻车简从,像是要对我的工作挑点什么。”对方接了话,正是楚晓娅。

    听到楚晓娅如此一说,楚天齐先是一楞,随即心中一喜:这才是真正的楚晓娅,这样才不别扭。

    “你这眼珠转个不停,笑容又如此诡秘,怕是又在编排我坏话吧?”楚晓娅抢白着。

    “刚才一下还没认出来,楚局长这变化挺大的,跟几天前相比,更是判若两人。”楚天齐说出了心中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你指定在说我老土。这就是大市长太官僚了,本来劳动人民就是这个本色,我们公路人就是这样的工作状态,是你的想法有偏差。”楚晓娅言词犀利,“那天去办公室汇报工作,那是公众场合,又是去见领导,自然应该捯饬一下,是对领导的尊重。今天到工作现场,如果还穿着那样,那就成了臭美,也许还会被个别心思不正的人斥为作风不端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手:“我不只说你的穿着,你的说话风格也是天差地别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去你办公室汇报工作,那您就是上级,我就是下属,下属就要有下属的样。今天非工作时间,你提前又没下发通知,我把这理解为男人的搭讪,自然怎么想就怎么说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语气一转,“对了,你那天还专门讲过,让我说话分开公私场合。领导下命令了,我自是不敢不执行,回去以后又专门训练过,今天才这么说的。如果大市长觉得我不够尊敬,我依然恢复那种状态,省得来回转换麻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别别别,这样说话最好,那样别扭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市长大人特许的,别到时又怪错。虽然现在没上班,但您毕竟是领导呀,我可不敢得罪您,还怕您给我穿小鞋呢。”挤兑之后,楚晓娅换了话题,“你是怎么看出是我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楚天齐也是调侃的语气,“就这气质,无论你穿成什么样,我都能认出你来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“嘁”了一声:“大市长尽拿属下打镲,这才是拿我过礼拜天。还不是那辆汽车出卖了我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冤枉我了。我倒是知道你刚买新车,但还是你的气质太出众,我一看到就认出来了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说,“还有,你别老是‘市长’、‘市长’的叫,听得我特别扭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笑着说:“好啊,既然市长这么体恤下属,我当然应该绝对服从了,那么你也不能再称呼我局长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头回应: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该如何称呼呢?我叫你天齐,你叫我晓娅?总不能叫‘嗨’吧?”楚晓娅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楚天齐这才意识到,好像这样称呼也不合适,自己可不习惯那样称呼对方,还真没有合适称呼。

    楚晓娅歪着头,笑了起来:“咯咯咯……虚伪,官僚,作难了吧?”

    一时不好回复,楚天齐也跟着“嘿嘿”笑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收住笑声,楚晓娅说,“天齐大市长,你肯定不是来这游玩,肯定是来查看公路的。现在既然已经消遣了下属,该工作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时刻不忘消遣我,正话反说的功夫太厉害了。以前怎么就没发现?走,工作。”楚天齐示意着。

    楚晓娅“嗤笑”着:“没发现的事多了。那时候你不过就是个县政府党组成员,谁知道你能这么快就升成副市长?另外,这么多年你一直以单身示人,骗了那么多纯情小姑娘对你牵肠挂肚。到头来,你的清纯都是装的,和夫人竟然地下隐情十年。还有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说不过你。”楚天齐摆手告饶,“工作,工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斗嘴当然不是楚晓娅的对手,不过他此时告饶并非仅是因此。在对方无意的话中,他忽然想到了几年前,想到了楚晓娅借着酒意,执意要“交”给自己,而自己竟然还关键时刻做了柳下惠。虽然事情早已过去,但现在面对当事人,他仍然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楚晓娅又笑了起来,笑的肆无忌惮,笑的爽朗之极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笑动的身影,楚天齐暗暗点头:这才是那个率性的楚晓娅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