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省里要调整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说:“二位,失陪了,柳处长找。你俩也是想打听这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还仅是传言、猜测,没想到这么快。”柯扬感慨着。

    “是呀,没有一点心理准备。”乔海涛也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拨通手机,说了句“出去一趟”。

    挂断手机,楚天齐边收拾文件袋,边说:“什么事还不知道呢,柳处长只说是让我去一趟。暂时先不要说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根本不用说,现在人们早都猜出来了。”柯扬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你俩不能说。”楚天齐说着,快步到了门口,拉开屋门。

    “书记,您要出去。”闻听屋门声响,刘拙出了屋子,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你忙吧,我自己出去。”楚天齐微微一笑,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主人都不在屋子,柯、乔二人也不能在了,便也迅速出了屋子,关上屋门。等他二人快步到了电梯旁,轿厢门即将关上,缝隙里的高大身影正在挥舞着手臂。很快,电梯门关严,门上的数字开始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电梯停下,轿厢门打开,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楚天齐步出电梯,穿过大厅,出了政府楼。

    黑色“帕萨特”驶上坡道,适时停在身边。

    拉开后排车门,楚天齐坐到上面,说了句:“去市里。”

    “帕萨特”立即启动,沿着坡道,向门口驶去。

    在汽车驶出大院瞬间,楚天齐猛然回头,看向身后那栋建筑物。还没完全看清,政府楼便脱离了视线,楚天齐也只得收回目光,望向前方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刻意去看,但眼角余光还是扫到了街旁景物,扫到了曾经多次经过的路段。景物和路段是如此的熟悉,但很快可能就会生疏,就会成为记忆中的东西了。想到这些,楚天齐心中不免涌上惆怅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来县里也才一年多,但楚天齐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感情。毕竟这里是自己真正主政的地方,也是诸多方案得以实施的所在,此间诸多事项都会烙上“楚天齐”这个印记。

    一直在这里的时候,还没什么特别感觉,只是想到可能会很快离开,心中还真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偷偷笑了,刚才还说刘拙心不在焉,现在自己竟也为一个电话多愁善感了。

    柳若菲在电话中只说让自己去一趟,其它什么也没讲,会是那件事吗?应该是吧。那么会让自己到哪,又会有怎样的安排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,楚天齐出现在了新合市委办公楼里,出现在“1221”门口。他抬手在门上轻轻敲了敲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声响过,屋里传出一个女声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柳处长,是我,楚天齐。”楚天齐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几声女士皮鞋声响过,屋门打开,柳若菲出现在门口。她边穿外套,边笑着说:“楚书记,真够准时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柳处长,打扰了,我不敢迟到。”

    柳若菲一笑:“请进。吃午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半路赶上堵车,拖延了一会儿,刚才买了点儿干粮吃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让堂堂的大书记啃干粮,真是不好意思。要不我请你吃饭,算是赔个不是。”柳若菲脸上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敢,处长能够召见那是我等荣幸,即使饿着肚子,也不敢有半分怨言。”楚天齐也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虽然楚书记的话里有水分,不过我听着也挺满足,也相当于过了回当领导的瘾。”柳若菲笑意更浓,“不过你现在无心就餐倒是真的,只不过不是因为我,而是因为想尽快见识到那份精神食粮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食粮?”楚天齐摇着头,“不明白。您什么也没说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得说了,因为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,是马部长找你。看看他现在有时间没。”说着,柳若菲拿起固定电话,拨出了几个数字。

    不多时,电话接通,柳若菲直接道:“部长,楚书记来了……好,好的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柳若菲站起身来:“楚书记,马部长正在办公室,我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楚天齐应答着,随对方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这次柳若菲没带楚天齐去“1229”房间,而是坐电梯到了八楼,来在“806”门口。

    在柳若菲敲门后,屋里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轻轻推开屋门,示意楚天齐先进去,然后柳若菲走进屋子:“部长,楚书记来了。”

    马亮抬起头来:“谢谢你,柳处长,你先忙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一声,柳若菲出了屋子,随手带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在马、柳二人应答期间,楚天齐随意关注了一下部长办公室。这间屋子与当初程爱国部长房间大小相当,摆设也基本差不多,可能市委组织部长办公室都这样吧。

    “楚书记,请坐。”马亮伸手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马部长,不敢当。谢谢!”楚天齐上前谢过,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马亮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笑咪*咪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便也回以微笑,注视着对面的马部长。虽然前些天刚刚见过,但可能是环境不同的原因,今天的马部长比那天更有气场,一年前与之相比更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虽然感受到了马亮的气场不同,但是对于楚天齐来说,并没有任何压力。经常和副部级的岳父、老叔接触,家里还有一个老*命爷爷,面对一个副厅真没什么特别,何况自己本身也是正处。当然他并未以此自大,而是脸上带着应有的尊敬之情。

    “小楚同志,恭喜恭喜!”马亮笑呵呵的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马部长,谢谢!”楚天齐回应着,“都老大不小的,早就该办了。因为时间仓促,又是在小地方办,也就没有叨扰各位领导,敬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马亮先是一楞,然后摇摇手:“新婚大喜确实可喜可贺,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事,是指你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?”疑问之后,楚天齐马上又说,“这次能够担任县委书记,能够党、政一起抓,是马部长和各位市领导对我的关怀与厚爱。我一定尽心尽力,争取把全县工作抓好,争取无愧于领导和百姓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马亮眉头微皱,疑问着:“小楚同志,难道还要和我打哑谜吗?你说的这些,我们大家早就知道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事?那还能是什么?”楚天齐反问着,“除了这事,我工作上还有什么可喜的?难道部长要告诉我什么喜事?”

    上下打量对方一番,看不出做作的成分,但马亮还是疑惑的说:“省里要调整你的工作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尽管已经猜到是这类事,但是听对方当面讲出,楚天齐还是急忙问道:“省里要调整我的工作?什么时候调整?怎么调整?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知道?我也不清楚呀。”马亮仍旧疑惑,“省里只说要对你的工作调整,让我通知你明天上午到省委组织部,去找钱副部长。我担心电话里说不清楚,才让小柳通知你来一趟,当面向你讲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这样啊。”他明白了,省里让马亮传话,马亮想从自己这里探听一些消息,才把自己叫到了市里。但他又不明白,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小处级,由市里调整就可以了,应该还用不着省委组织部出面吧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满脸不解,马亮意识到,可能楚天齐真不知情。心中便也产生了和对方一样的疑惑,疑惑为什么省里要插手。挥去心头疑云,马亮又换上满脸笑容:“虽然现在还不清楚具体安排,但我想省里直接关注了,那一定是高升的节奏。小楚同志现在这么年轻,既有魄力,又有能力,以后前途一定不可限量,还望届时多多关照我这老朽。”

    “部长,实在不敢当,实在不敢当。”楚天齐赶忙谦辞着。

    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,马亮换了说辞:“我看好你。不耽误你时间了,赶快去省里吧,明天早上还得去见钱副部长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部长!”辞谢过马亮之后,楚天齐离开了部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从部长室出来,楚天齐没有直接下楼,而是又奔向十二楼,他得去向柳处长打声招呼。越是这种时候,越是不能忽视了这种礼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尽管楚天齐一头雾水,尽管马亮也不知情。但楚天齐到市委的事,已经传回安平县驿县,已经被传的绘声绘色。

    有说要调楚天齐到别的县任书记,还有说要调楚天齐到市里任副市长,也有说要调楚天齐出任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。无论是哪种说法,人们都相信楚天齐要走,都相信楚天齐要高升了。

    人们自认确定了楚天齐要走的消息,各自心思更加活络起来,纷纷想着自己要怎么办,纷纷动用着自己的活动力。

    相比起其他人,姚雪燕心里更急,她急的是自己能不能入主县委,急的是能不能向楚天齐直接打听消息,急的是为什么不早几小时向楚天齐“汇报工作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