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在这等着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午休过后,楚天齐又想起了上午的会议。抛开别的不说,他奇怪的是肖云萍的态度。

    在上周的时候,交通局报来了超限超载对公路损害的报告。楚天齐接到后,加上自己的意见,把这份报告报给了市长秦怀。秦怀批复,让肖副市长牵头,找相关副市长、委办处局负责人协调。当时在市长办公室,肖云萍很爽快答应了,还当场向楚天齐表示,尽快协调处理,尽量帮楚天齐解忧。

    肖云萍动作果然不慢,今天就召开了这样的会议,但态度怎么就变化这么大呢?

    上午会议中,肖云萍明确表示没有钱,也没有办法。之后,把交通和公安都狠狠批了一顿,批评孙廷武、楚晓娅工作没方法,只会把问题上交,只会给组织添麻烦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肖云萍并未点到楚天齐,但楚天齐觉着肖云萍就是在说自己。其实别人也听出来了,在肖云萍批评时,人们都不时的瞟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其实在向市长上交交通局文件的时候,楚天齐也就是想着先请市里关注一下,并没指望着一下子解决,更没指望着当下解决,只想着为以后推进相关工作做一些铺垫。

    但让肖云萍这么一主持会议,就相当于小范围公开了,就需要跟进一下,否则什么结果都没有,又没有积极举动的话,难免挫伤公安和交通的积极性。上午开完会时,楚晓娅和孙廷武的情绪明显不高,肯定就和这事有关。

    只是肖云萍给了前后两个相反态度,让楚天齐一时摸不着头脑,不知哪个才是肖云萍的真实态度,不知是有什么讲究。

    又想了一通,还是没有什么答案,楚天齐决定去肖云萍那里探探究竟。

    想至此,楚天齐拿起电话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响了好几声后,电话接通,里面传出肖云萍声音:“楚市长,你好!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肖市长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去汇报一下工作?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太客气了,哪有汇报一说?”停了一下,对方又说,“这么的吧,我这马上要来两拨人,大概……这样,你五点过来,我去你那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五点我去你那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“好的”两字,然后便是挂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放下话筒,楚天齐又不禁疑惑:现在的语气虽然很官方,但态度似乎和上午又不同呀。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啦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点钟,楚天齐准时出现在肖云萍办公室,他是第一次到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和大多数女领导不同,肖云萍办公室不带一点女性风格,哪怕连一盆点缀的柔弱小花也没有。不但如此,她正后方墙上的字幅也很有特点,竟然是那句“生当作人杰”。

    见到楚天齐进屋,肖云萍从位置上站起来,示意着:“楚市长,坐。”

    谢过对方,楚天齐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在询问过后,肖云萍亲自接了一杯纯净水,放到了楚天齐面前茶几上,顺势在一旁单人沙发上落座。然后微微一笑:“楚市长,有什么事?说吧,咱们一起商量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侧了侧身,面对着对方:“肖市长,我还是说一下关于治理超限超载的事。”

    肖云萍“哦”了一声:“这事呀,上午孙廷武、楚晓娅推诿扯皮,也搅的我有些火起,没太听明白,要不你再说说。”

    没听明白?瞎说了吧。尽管心中腹诽,但楚天齐还是讲说起来:“超限超载是个比较普遍的现象,尤其一些能源大省情况更严重,现在各地通行的办法,都是你超载我罚款,或是你超载我计重。但是治理的成效都不太理想,反而促使货车更加超载,只能用载货量来稀释运营成本。

    为了治理超载,各地的路政、交警部门更是出台了‘以罚代管’措施,从面也增加了人力成本。现在最突出的,就是协警上路,罚款养警,对于这一点,人们是很反感的。再加上执法过程中的个别不规范或是恶性执法,也引起了车主和社会一些反弹,改变这种模式很有必要。但怎么改,确实也颇费脑筋。

    既然目前无法从根本上杜绝这种现象,又无法更有效的解决超限超载,我觉得可以采用另外的方式。那就是不让交警和路政大额罚款,只做正常交通执法,要求路政部门通过卸货解决超限问题。但协警已经存在多年,不可能‘一刀切’辞退,那样势必要引起社会问题。比较稳妥的办法,就是适当给公安部门配备一定量资金,用以支配非在编人员开支,这些资金要少。

    没有大额罚款支撑,配备资金又很有限,交警部门就会想办法,就会逐步压缩这些协警数量。而且又配备了一定量的资金,这些警务管理人员也就没有了推脱的借口,就必须切实考虑协警的清退工作。这么一来,可能引起社会矛盾的问题,就会无形的化解了。假如以后协警得到逐步清退,甚至有缺编,那么就可以适当增加编制,但招聘人员就要按规定严格执行。不过短时间内肯定不涉及这个问题,怎么也得两、三年以后了。

    通过卸掉货物,自然就缓解了公路的压力,对公路的损坏就会大幅度降低,公路使用寿命就会大大增加。而且这些卸掉的货物也可转化为资金,用于公路养护和维修。这样才达到了真正治超的目的,才是最科学的办法。当然了,一开始车主与交警、路政部门也有适应过程,经过一阶段磨合,就能适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?听起来好像不错。”说到这里,肖云萍再提疑问,“要是没有了高额罚款的刺激,交警部门就不会那么积极了,路政也未必愿意卸货,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肖市长的担心确实有道理,这个我也想过。我们可以通过督查、考核的办法,来要求相关人员履职,现在监控、路拍那么多,都可以用以监督执法。本身公安部门就有这样的督查人员,交通局也有这样的机构。通过严格、规范的制度,再通过内部机构的监管,这种隐患可以消除。”楚天齐做着回复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么一来的话,你的压力减小了,财政上就做难了。钱可是硬东西,而且这也不是仨瓜俩枣,好像还得持续性支付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从我本意来讲,我非常想帮你,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。财政上资金拨付都是有预算的,还必须提前经过市人大批复,现在这半上不下的,人大根本不可能批呀。”说到这里,肖云萍叹了口气,“哎,有心无力呀。”

    既然帮不上忙,还装模作样的让我说了半天?腹诽过后,楚天齐又不禁疑惑,总觉得对方似乎话里有话。但他没有追问,而是站起身来:“钱确实是硬东西,没那么容易弄。这样吧,今年年底做下年计划的时候,看能不能做进去,到时候我再向肖市长汇报。谢谢肖市长!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微笑致意后,楚天齐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离去,肖云萍忽又道:“诶,要是部里或省厅能拨点专款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边要钱也不容易,碰茬遇事吧,急不得。”楚天齐挥挥手,依旧没有停步。

    “你这没试怎么知道?据听说,主管厅领导手里好像还有指标,要不你试试?”肖云萍再提建议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下,心中暗道:这像是欲擒故纵,她这是要干什么呀?

    尽管疑惑,但对方既然已经这样说了,不接话不礼貌。于是楚天齐转过身去,说:“我好几年不在省里,跟厅领导也说不上话。等我下来打听打听,看看有没有这方面门路,也看看有没有警务方面资金。”

    此时肖云萍也已站起来,笑咪*咪的说:“如果楚市长要是需要的话,我倒可以牵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可得谢谢肖市长了,也替公安局孙局长谢谢肖市长。”楚天齐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个单位同事,又是为你办事,还说什么谢不谢呢。其实一块共事,难免互相帮忙,何况又都是为了公家,也不是为个人。对于楚市长的事,我更十分乐意伸出援手。”做过一番表白后,肖云萍忽的打了一个“吸溜”,“哎呀,对啦,好像最近领导情绪不太好,听说是因为他内弟弄一个项目。其实领导也是操心的命,就凭昆仲路桥公司的实力,想承包什么工程不行?那可是全国知名企业,资金实力雄厚、信誉良好,好多地方都抢着合作呢。哎,领导重情谊呀。只要内弟这个事定了,我想他指定情绪就会好起来,那时候也有心情管别人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,原来在这等着呢!好你个肖云萍,跟我玩起花样了。楚天齐没有接对方这个话题,而是打起了“哈哈”:“领导情绪不好,确实不易打扰。我真得好好想想了,究竟什么时候麻烦领导呢。那就先这样,肖市长,我回去再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肖云萍答复的很含糊,显然不完全明白对方的意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