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不是还没到期限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尽管已经回到办公室两个多小时,但楚天齐仍然耿耿于怀。他没想到,那个花半袖男人竟然是昆仲公司的执行董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并不认识“花半袖”,但他却见过对方,是“五.一”那天在省城见的。当时他陪着家人去商场,在即将下车的时候,看到张鹏飞从不远处下车,进了一家歌舞厅,而迎接张鹏飞的就是此人。当时“花半袖”对张鹏飞点头哈腰,恭敬之极,一副奴才见主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自己与张鹏飞的恩怨由来已久,是通常强调的几大不共戴天之仇——夺妻之恨。也正因为前女友被张鹏飞抢走,楚天齐才怒愤交加,弃教入仕,想着用权利打倒对方,找回尊严。可是真正走入仕途以后,楚天齐才意识到,自己根本就不是滥权的人,于是用权利报仇的想法就淡了。但是对张鹏飞的恨还在,还在想着有朝一日,把这个纨绔的花花公子打倒,为孟玉玲也为所有被其欺负的女人血恨。

    正因为仇恨张鹏飞,就是对与其接触的人,楚天齐也没好感。事实证明,自己的感觉也大都准确。所以那天看到并未穿花半袖的“花半袖”,楚天齐也就把这个人划入了坏人的行列。

    固然恨乌及屋的想法未免偏激,但从现在来看,这个“花半袖”确实也不是好鸟,其所在的昆仲公司就没干好事。

    参与215公路B标段投标的企业,除了昆仲公司外,还有五家。而这五家企业中,有两家与昆仲公司有关系,而且投标数据显然围绕着昆仲公司,分明是提前进行了串标。另外三家却又离奇的提出退标。这三家企业如果退标成功,那么得分排名第二的昆仲公司就会成为赢家。可以想见,那三家退标企业受到了某种压力,昆仲公司这个即将受益者就是最大嫌疑。

    在三企业退标之前,在资格标审核阶段,有几家造假企业混在其中,差点滥竽充数成功。技术标阶段,四家质量有瑕疵企业竟然也通过初审,还好复审进行了纠正。现在已有证据表明,这七家企业都与昆仲公司有一定关系,以前也有过类似操作。

    种种证据表明,为了拿到这个标段项目,昆仲公司至少找了九家企业陪标,运用声东击西、暗渡陈仓等多种手段,做出了恶劣的串标、围标行径。

    企业能做这种不耻的事,身为公司执行董事,又直接来盯着此次投标,这人能是什么好人?显然和张鹏飞是一丘之貉,那么二人有勾搭也就不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花半袖”与张鹏飞会勾搭什么事?张鹏飞与昆仲投标有关吗?两人的勾搭会否要对自己不利?肖云萍也非常上心此事,那么她是为上级领导顺风接屁,还是直接有什么瓜葛呢?一串串问题,闪在楚天齐脑海中。

    想了一通,没有准确答案,但有一点楚天齐是明确的,绝不能让昆仲公司阴谋得逞。不是因为他“花半袖”与张鹏飞接近,而是因他不干人事,因昆仲公司扰乱公路投标秩序,对于这种违法行为必须予以严惩。

    只是如何惩戒,如何打击,还需要斟酌,但斟酌的时间却不多了。另外,楚天齐还有疑惑,疑惑有些事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老曲,不忙啦?”

    手机里是曲刚的声音:“市长,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语气,楚天齐忙道:“方便。是不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是这么回事,刚刚高峰执行任务时,抓到了一个小子,这小子和……”曲刚声音越来越低,低的只有电话两端的人能够听的见。

    听完对方讲说,楚天齐说:“是吗?老曲,这可是个重要线索,继续审这家伙,弄清原委。对了,一定注意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市长,我亲自盯着。”曲刚做着承诺,“一定要从这家伙嘴里掏出点重要东西来,也绝对不让相关消息泄露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。要没别的事,我先挂了。”得到对方回应后,楚天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倒要看看,这问题出在哪。”楚天齐脸上露出喜色,随即又慢慢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刚过,天空飘起了小雨。

    等到午休一觉起来,楚天齐发现,外面雨大了,看样式还会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在三*点多的时候,雨势又大了一些。天气预报只说今天市区天气是多云转小雨,但显然已经超越了小雨范畴,达到中雨级别了。

    打开电脑,浏览了一下,全省范围基本都有雨。在河西省南部一些区域,上午便开始下雨,已经形成泥石流等地质灾害,有的公路都被冲毁,形成了险情。

    关掉电脑,楚天齐叫来李子藤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楚天齐直接便问:“各县区雨势大不大?公路抗洪防汛工作做的怎么样?有没有险情?”

    李子藤回复:“根据市防汛抗洪总体安排,市交通局专门针对公路部门做出了具体要求,并于五月下旬下发到县区交通主管部门。下面各部门的应对方案和具体举报,也于随后两天报到了交通局,交通局把汇总方案报来了一份。从方案看,各部门的准备工作做的比较充分,巡查工作也安排的很到位。刚刚我给下面县区打电话,各地下雨时间与市里差不多,雨势也是由小雨到中雨。到目前为止,各地公路都未发现险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这样,你留在单位,关注着雨势,如果市里有类似通知或会议,及时告诉我。另外呢,如果雨势有增无减,你也和公安、通信部门联系一下,询问一下应对措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之后,李子藤追问,“市长,那你呢?要出去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我打算出去一下,周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现在雨势不小,您还是别出去了。各地都有专门养护单位注意着,有什么险情会及时处置、上报的,他们专门做这些工作,准备工作和应对措施肯定也会很充分。您即使出去,也肯定没有明确地点,还是在市里坐镇吧。再说了,路上也未必就会有险情,倒是行车得注意安全。”李子藤劝阻着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有险情,就是随便出去转转。平展展的公路,就咱们那车,安全绝对有保障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市长,交通局那里今天该有结果了吧?离下班就两个来小时了。”李子藤再次提醒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住脚步,嘱咐着:“交通局那里如果有什么消息,你第一时间告诉我。假如他们报来了什么东西,没有我的允许,绝不能发布。记住,我不同意或是没联系上的话,谁说也不行,也不能发布。你联系我的时候,如果那个号码打不通,就打另一个,肯定至少有一个通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市长注意安全。”李子藤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给岳继先打了电话,离开屋子,楚天齐下楼,到了楼外雨搭下。

    黑色越野车适时过来,停在身边。

    打开车门,楚天齐坐到上面。

    “市长,去哪?”岳继先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随手一指:“路上,走哪算哪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一声,岳继先操纵方向盘,汽车离开雨搭下,冲进雨雾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确实是漫无目的,也并非有什么预感,楚天齐就是要到公路上看看,想看看雨中的公路。

    汽车驶离党政楼,到了市区公路,一路向南而行。

    虽然党政楼本就在市区南部区域,离城边较近,但由于下雨缘故,车行较慢,还是形成了拥堵。

    越野车走走停停,半个多小时后,才到了收费站。

    虽然车牌号码没有专门备案,但显然通行费征收管理处已经留底,下发到各站点。越野车刚进收费车道,收费杆自动抬起,同时响起“请慢走,一路顺风”的提示。

    通过收费站,越野车驶上了208公路。

    这条208公路,楚天齐已经来过好几次,自己单独上路查看那次,就是到的这条公路。

    城外已经没有拥堵,不需走走停停,但毕竟雨天路滑,汽车跑的不是很快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好也不需要汽车快跑,这种速度正好便于观察外面情形。

    雨天的沥青路面显的更黑更亮,但不太和谐的是,路上不时出现积水。这既和当初的施工工艺不无关联,也与超载车辆的来回碾压关系很大。不过所好的是,面层裂缝早在四月底便灌过了沥青,面层破损也已修补处理过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回目光,取出手机,看了眼屏幕,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楚晓娅的声音:“市长,您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回应了两个字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评标分数已经出来,排名与前几天情况一样。那些企业都等着评标结果呢。只是B标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B标分数排名还是兴路第一,昆仲第二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晓娅给予了肯定答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沉声道:“现在不能公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马上就到期限了。”楚晓娅的声音透着为难。

    “不是还没到期限吗?我说过,没有我的同意,不能公布也不能泄露结果。”楚天齐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