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此副市长非彼副市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尹红波没有吃午饭就走了,定野市委领导们也无须相陪,中午吃过工作餐,便都回了各自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办公室还需要收拾,他被安排到了定野饭店“1116”房间休息,临时工作也在这个房间。定野饭店就在定野市党政综合楼隔壁,原是市政府宾馆,只不过经营权承包了出去,但仍是市政府定点招待饭店之一。

    和媳妇煲了一通电话粥,楚天齐睡了一个踏实的午觉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醒来时,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。他擦了把脸,来在外屋。

    “1116”房间是一个行政套房,外屋的办公设施齐全,能够满足正常办公需要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刚拿起一份定野的宣传资料翻阅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扫了眼屏幕上来电显示,楚天齐接通了电话:“柯县长,你好啊!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还是喊我老柯吧,你这么称呼,我很不习惯。”手机里是柯扬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:“慢慢就习惯了,你也得习惯。不习惯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我是需要习惯,不过在你面前,我永远都是那个老柯。”表白之后,柯扬又说,“市长,上午正式宣布了,新书记、组织部长和常务副县长也来了,刚刚送走市委组织部领导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三号那天,楚天齐便知道了任命结果,柯扬也来了电话。只不过当时新合市委组织部在等新任县委书记,没有正式宣布而已。听闻这个信息,楚天齐马上道:“老柯,恭喜你,再接再厉,争取早日拿掉那个代字。”

    柯扬声音满是真诚:“谢谢市长鼓励!如果没有你一直以来的提携,没有你的大力推荐,我别说做代理县长了,就是常务副县长也未必能保的住,多亏市长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老柯,你能有这样的际遇,主要是自己努力的结果,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,不要总记着这事。”然后他话题一转,“新书记是什么来头?组织部长又是哪的?常务副县长呢?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县委书记叫孟玉杰,是原市财政局党委书记、常务副局长,四十一岁,中等个,说话很得体,暂时看不出什么来,看样子和市委组织部领导很熟。”柯扬回复,“组织部长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科长,常务副县长是原来静河区的副区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这个孟书记,我见过一回,只是简单打过招呼,印象不深。市财政局领导驾临县里,看来以后财政支持应该会多一些。你俩要是搞好关系的话,钱有了,能做的事就多,政绩自然也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谁来,我都准备搞好关系,希望对方也能有诚意吧。”说到这里,柯扬话题一转,“市长,关于刘拙的安排,我建议他到局里或乡镇做个一把手,他自己想去当乡长,说是专门还征求过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走之前问过他,他就表达过这个意愿,想去乡下做一些具体工作。他从毕业就在政府办做秘书,基层工作经验欠缺,去锻炼锻炼也好,这对他的成长也有好处。”楚天齐道,“当时你的事还不完全确定,我就没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市长。既然这样,那你看让他到黑山乡怎么样?黑山乡虽然整个排名不靠前,不过从去年种植经济作物以后,发展前景很好,从高佳明与他人搭班子情况看,配合应该会很好。”柯扬讲说了想法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呵呵一笑:“县里工作有大县长安排,我这个前任还是不便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市长,近期我和孟书记说一下刘拙的事。”柯扬应答着。

    “老柯,先这样,有事打电话。”停了一下,等到对方回复后,楚天齐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微微一笑,感觉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在从晋北省返回县里的时候,楚天齐被市委陈书记叫去。陈书记要他推荐一下县委、县政府缺边人员,包括现缺岗和即将空缺的岗位。虽然陈书记给自己面子,但楚天齐明白,自己要识时务,以免大家都难堪。于是他推荐柯扬主持县政府工作,建议岳雯出任市委副书记,并未推荐其他岗位。从现在来看,陈书记还是很办事的,完全尊重了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在前些天的时候,楚天齐也想过乔海涛,但他觉着由其担任常务不合适。乔海涛毕竟资历浅,又一直只是抓公检法工作,恐难胜任。他为此还专门找过乔海涛,结果乔海涛很有自知之明,表示自己只适合做公检法工作,而且现在还需要继续沉淀。就这样,楚天齐只帮着乔海涛移了政法系统排位,成了县政法委第一副书记,为以后出任政法委书记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,楚天齐微微一笑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一个女声。“恭喜楚常委,贺喜楚市长,祝您官运享通,步步高升,属下向您道贺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书记,又是祝贺,又是称‘您’的,太生分了吧?”楚天齐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生分吗?您是上级市委大领导,我只是县里一个土老冒,要是不这么称呼的话,那就是以小犯上了。”对方声音阴阳怪气的,“现在市领导都不想理我,要是我不识分寸的话,恐怕以后电话也不接了,还是识时务点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上来就雷烟火炮的,分明是上级训下属的口吻,还把自个说的那么委屈。”楚天齐打趣后,又说,“我这次到定野市也很突然,两天前才知道具体消息,担心期间有变,就谁也没说。正准备下午告诉你呢,你这质问电话倒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这说假话功夫真是一流。打给你了,你就说正要打,要是不找你的话,你永远都不打。”手机里“哼”道,“大市长,什么时候莅临指导工作呀?属下也好提前做准备。明年?还是后年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别这么夹枪带炮的,等过几天有时间,咱们自然就能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就当是真话吧。”说到这里,手机里“嘿嘿”一笑,“楚领导,我想我们很快就能见面,以后还会经常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疑惑,随即问道:“你也要到市里?组长部长位置正空着,莫非是给你留的?”

    “拿人家开什么涮?人家想也不敢想。以我的能力,到市里也只能做您的属下,还请常委大市长多多关照。”对方娇嗔后,忽又叹了一声,“时间真是快呀,刚接触的时候,我还在你前面,你在我后边。这才几年工夫,你一跃到了我上面,以后指定也一直压着我了。不过姐高兴,姐心甘情愿在你下面。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着都别扭,也不排除对方故意这么说,于是楚天齐转换了话题:“其实也没什么,五年前是常委副市长,现在还是常委副市长,区别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太逗了,同为常委副市长,但实质岂可同日而语?此常委非彼常委,此副市长非彼副市长也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又引到了原话题上,“那时你没压着我,我也没压着你,现在你可是实实在在把我压下面了。”

    老这么说咋行?于是楚天齐用手指在桌上轻击两下,然后对着手机低声说:“我这儿来人了,有时间再聊。”说完,直接挂断了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不禁摇头:这个江霞呀,老是想搞暧昧,如此下去怎么行?想到对方可能要调到市里,更是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将近下午五点的时候,市政府秘书长檀家兴来了。

    安排楚天齐在这个房间休息和办公,带他过来的人就是檀家兴。

    把手中文件夹放到桌上,檀家兴道:“楚市长,这是市政府近期的几份重要文件,先给您送过来,其余文件等办公室装修好再给您。期间您还需要哪些文件,随时再吩咐我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你,檀主任!”楚天齐微笑应答着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,请您去看看办公室。”檀家兴又提到了中午那个话题,“需要怎么装修,您尽管吩咐,我会尽快安排人装修到位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天齐道:“我尽快安排一下时间,尽量快点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不打扰楚市长了,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。”檀佳兴又道,“开饭前我在楼下等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檀主任,不用等我,到时间我自己去。你那还有一大摊子事,千万别因我耽误了市长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说……”话到半截,檀家兴停下来,做了个手势,退出屋子,因为楚市长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屋门关上,楚天齐马上接通电话:“爸,您不忙了?”

    “不忙了,下午刚刚宣布完任命,在晋北正式上任。河西省委新的组织部长,也于今天下午到位了,是从*去的。”手机里声音满是慈爱与关心,“我不在河西了,你又刚刚新去,一切都靠你自己,你要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明白。”楚天齐重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对方暖心的絮叨继续传来:“天齐,我想你也知道,虽然以前你也做过常委副市长,但此副市长非彼副市长,首先是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