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看看再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贺家窑回来后,又连着在市里调研两天,总共花了三周时间,楚天齐把县里所有县直单位和乡镇都走了一遍。一些二级单位,比如供水、供气、供暖等部门,楚天齐也都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楚天齐没再出去,而是钻在办公室里,把这段调研内容系统整理一番,还拿出了一些针对性方案。

    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字,楚天齐靠在椅背上伸了两个懒腰。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做文档工作,一连几个小时的哈腰打字,身上还真有些乏累。

    坐直身体,抬手看了看腕表,已经下午五点,这一周很快就过完,又该周末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屋门轻轻响动,秘书刘拙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桌前,刘拙把一份文档放到桌上:“县长,乡里刚报来的。”

    拿起文档,楚天齐看了上面内容。原来是贺家窑乡政府进行了重新分工,贺国栋不再分管农业,而只负责科技、卫生。农业工作由乡长曲勇直接抓,办公室文员吕梓棋做辅助。

    看到这份文档,楚天齐微微笑了,这个结果正是他所希望的。通过几次接触,他已经发现,贺国栋根本就不是管农业的料,不但能力不行,人品也有问题。

    那天在乡里提问,楚天齐既是在考众人,也是再次掂量贺国栋。安平县是农业县,农业在贺家窑乡更为重要,惹是没有一个称职的人管,根本不行。在之前他就觉得贺国栋不行,这次一测试,果然就是废物加混蛋。

    在上次到贺家窑调研的时候,楚天齐就发现乡长曲勇初来乍到,几乎是光杆一个,乡里整个大权都掌握在书记肖月娥手里,大部分都是肖月娥的人。这次再到贺家窑,他发现曲勇还没有完全掌控乡政府,但也做了相当多力所能及的工作。他深知,曲勇的现状可能与领导力不无关系,但肖月娥把持权利却是最重要因素,关键肖月娥是乔金宝的人,据传关系还不是一般的近。

    看明白这些,又觉得贺国栋实在不能胜任农业工作,楚天齐才在那天评说贺国栋的回复问题时,顺便批了曲勇分工有误,用人不当。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,楚天齐那是在给曲勇可借之力,借以调整分工。在那天之后,楚天齐又让刘拙电话催了两次农业工作,其实也在逼乡里做出决断,果然今天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结果多少有些出乎意料,竟然是曲勇直接管农业。这也说明曲勇在乡里的孤立,好多人都不愿趟洪水,不愿得罪肖月娥,更不敢得罪乔金宝。不过让吕梓琪辅助管理农业,也不失为一个好招。楚天齐已经了解过,吕梓琪毕业于新河市农业中专,有专业知识,再加上那份认真学习的劲头,应该能给曲勇帮上忙。

    忽然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件事,也不禁替曲勇担心,千万不要因为这个安排而带来不必要麻烦。

    “县长。”刘拙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才意识到,秘书还没走,便问了一句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刘拙说:“县长,我听说,财政局和县人大一直在‘拉锯’,因为下年预算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具体说说。”

    刘拙讲说起来:“十月八号刚上班,县人大就把新一年财政预算递到了财政局。其实每年做下年预算,都是十月份开始报,不过一般都要等财政局通知,才开始报过去。虽然人大预算报的最早,可是到现在为止,已经来回传了四次,双方还是没有达成一致意见。截止到现在,好多部门经过两次传递,大部分都和县财政形成了共识,有的已经定稿,就等着走批复程序了。刚刚听说,县人大又一次把预算报到了财政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没有形成共识,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据说就因为一笔二十五万的购车专项费用,财政局不同意,县人大还一直坚持。”刘拙给出了答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去吧。”楚天齐说着话,轻轻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复一声,刘拙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身体后仰,靠在椅背上,楚天齐“嗤笑”了一声,轻轻摇头。他心里明镜似的,这哪是因为一辆车钱,分明是姚雪燕在和乔金宝较劲。

    刚来安平不久,楚天齐就听说了乔、姚争书记一事,当时乔金宝是县长,姚雪燕是县委副书记。结果姚雪燕提前出局,在九月二十五号转任县人大,担任人大主任。他还听说,乔、姚已经争了不是一天了,也互有胜负,但这次显然是姚雪燕吃了亏。

    刚刚担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,就在长假后上班第一天递上了下年预算报告,分明是和县长乔金宝较劲,分明是拿所谓的换新车说事。恐怕令姚雪燕没想到的是,刚递上预算不到两小时,乔金宝就被宣布,由县政府移架县委。据听说,当时姚雪燕听到了这个消息,曾仰天长叹“苍天不公”。当然,姚雪燕之所以慨叹,肯定不是因为用预算较劲的事落空,而是由于乔金宝担任县委书记这事本身。

    但从现在看来,姚雪燕还是准备拿预算较劲,财政局长是乔金宝的人,恶心财政局就是恶心乔金宝。

    想到“五递预算”一折,楚天齐也不禁感叹“女人就是心眼小”。按说退而求其次,能够担任立法机关一把手,姚雪燕也应该平衡了。而且吃亏已经是事实,又何必用这种事较劲呢?当然他也明白,姚雪燕也就是仗着现在的位置,仗着人大有审议县财政预算的权利,否则还没有哪个单位敢和财政局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在感慨姚雪燕心眼小的同时,楚天齐也觉得乔金宝有些认死理。按说已经如愿出任县委书记,已经得势占便宜,又何必与一女人纠缠不清?而且人大主任那辆车的确也有些旧,在四套班子一把手里边是最破的,连县委副书记座驾都不如,也确实应该换一辆了。

    两人较劲也有较劲的理由,现在已经不是县委书记之争,而是到了下一个环节——面子之争,谁都不想在这个尽人皆知的纷争中败下阵来。套用一句俗话,就是“不蒸馒头争口气”。

    这事看似乔、姚之争,但却不可避免的把自己卷进去,自己现在可是政府县长,财政局是政府组成部门。假如这事一直扯不清,财政局一定会把这事上交,到时自己该怎么办?如果二选一的话,自己又该如何选择?

    从情理来说,人大主任的车的确该换,可那样势必伤到乔金宝。因为这么一件事和乔金宝弄掰,似乎太不值得。而且现在乔金宝对自己还真不错,非常给面。这次贺家窑乡调整人员分工,如果乔金宝硬要给肖月娥撑腰,怕是也没这么容易促成。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也知道,他和乔金宝之间的矛盾肯定会爆发,只是早晚的问题,而且不可避免,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除非自己想一直碌碌无为。他相信,乔金宝应该也明白这一点,只不过对方现在投鼠忌器,不清楚自己的底细,而且即使对方摸清了,也未必有那个实力。但事实变化莫测,好多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,如果到了事不得以,乔金宝也未必顾得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虽然矛盾不可避免,但现在自己立足未稳,显然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可若是只考虑这些因素,势必要得罪姚雪燕。从现有迹象来看,这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灯,一旦跟自己较劲,也是个*烦,而且她换车的理由还很充分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想了好大一会儿,楚天齐也没个决断。

    管他呢,走一步说一步,看看再说。反正现在还没找到自己,万一到时自动解决了,自己又何必庸人自扰?

    心中暂时放下此事,楚天齐抬手看表,已经快六点了,便起身准备去吃晚饭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女声:“师兄大县长,忙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佼佼,我正有事要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到贺家窑乡这次分工调整,乔金宝就憋着一肚子火,他倒不是替贺国栋可惜。其实对于贺国栋这个人,他不但看不上那家伙的能力,也不看好那家伙的职业操守,只是那个娘们老是护着那家伙。当然,正由于那娘们总把贺国栋当个宝,他才更不想任用那家伙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次晾了贺国栋,也正合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人们都知道贺国栋与那娘们一伙,也知道那娘们是自己的人。让贺国栋靠边站,本来正遂了自己愿,可人们却会看成是打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,乔金宝就是一皱眉,但还是接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女声:“乔书记,我是什么都依了你,就看你能不能英雄一回了。我相信你应该是英雄。”

    听出了女人的讥讽,也知道对方心里不舒服,可自己又何尝舒服?但乔金宝还是压着火气,尽量语气平静:“急不得,看看再说,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,还不知看到驴年马月了。”气乎乎的声音响过,手机里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看着挂断的手机,乔金宝摇摇头,脸上满是无奈的神情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