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该低调必须低调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月二十五日,星期三,差十分钟九点,楚天齐到了县委办公楼,走进三号会议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已经有了几个人,星期一的时候都见过,楚天齐主动挥手致意,与那些人打招呼,互相寒暄着。

    陆续有人进来,大多数人都不忘招招手,或是点头致意一下。反正只要是有人进来,楚天齐都会和对方简单互动一下。

    将近九点,乔金宝最后一个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坐到主位,乔金宝没有马上进入会议环节,而是转头亲切的问:“天齐市长,这两天休息的怎么样,有没有什么不习惯?”

    “挺好,谢谢书记关心。”楚天齐回道。

    乔金宝轻轻拍拍对方胳膊:“你远道而来,为安平县老百姓来做实事,我这个老安平,自然应该多关照一些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用“谢谢”两字回应。

    面对书记和县长表现出来的亲密,现场好多人都有着不同的想法和认识,只是人们都没在脸上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身体又往直坐了坐,乔金宝环视全场,轻咳了两声。待把众人注意力吸引过来后,说了话:“同志们,开会。”

    略微停顿一下,乔金宝接着说:“今天这个常委会,是我到县委后主持召开的第二次会议,也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会议。特别之处,就是今天有了一位重要的新成员参加,就是我们的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楚天齐同志。今天是天齐县长第一次参加安平县委常委会,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掌声,正式隆重的欢迎他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哗”,掌声响起,现场众人都向楚天齐投来微笑。

    楚天齐起身,向大家颔首致意,口中连说“谢谢”。

    欢迎环节结束后,乔金宝继续说:“今天的常委会,没有提前征询议题,主要内容就是大家再次见面,加深认识。我们在座诸位,大多都是安平县老人儿,互相之间也很熟,但近期身份却有了一些变化,尤其天齐同志又是刚来,大家加深认识更有必要。在座诸位,无论是老身份,还是新身份,都要谈一谈如何开展工作,适应新身份,或如何与新老人员合作共处。当然了,也不可能要求大家谈的多么具体、全面,主要就是讲一讲思想认识。在讲说过程中,也可以讲对他人的配合,或需要他人的配合,然后大家再进行探讨。其实这次常委会,也类似民主生活会。按老规矩,从柯县长开始。”

    常务副县长柯扬点头示意后,讲说起来:“能够出任县委常委、常务副县长,我深感责任重大,也倍感……”

    在柯扬之后,就是党委办主任夏茂成发言,然后依次类推。虽然县委书记说是类似民主生活会,但人们在讲说时,却不会像在生活会上那样随意,即使在生活会上,人们往往也不会自我特别民主。所以人们都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官样话语,既有了端正态度,又不会落下话柄,发言内容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在听人们讲说的同时,楚天齐在脑中再次刻下人们的形象,也调出了对应的一些简单信息,这些信息既有提前了解的,也有近两天补充的。

    现在参加常委会的共十人,还缺一人,这主要是近期人员有调整,没有及时补充上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来,今天才是第三天,自不用说。另外,在十月八日乔金宝由县长升任书记的同时,另有几人职务也有了变化。其中,原市委副书记因竞争书记失败,转任县人大,接替刚刚退休的老主任;原常务副县长安可为渔翁得利,成为副书记,由副处晋升正处;原常委副县长柯扬也顺势升职,变为常务副县长,只不过原来排位最后,现在排位依然垫底,但是虽然两职仅一字之差,意义却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由于原常委中,病休一人,调离一人,只有县长一职由外补充,其余几位职务变动之人本就是常委,导致常委出现一个空缺。按照常规,这个常委应该是副县长出任,因此势必会成为众位现有政府副职争夺的资源。当然,万事都有不确定性,都可能出现万一,自然也就不可避免会有其他人觊觎此名额。

    在当下这十人中,有六人未变。分别是,组织部长岳雯,纪委书记樊若冰,政法委书记庞海龙,宣传部长李耀光,武装部长刚瑞,党委办主任夏茂成。

    在安可为表态后,轮到楚天齐发言了。他冲着众人一笑:“乔书记、各位常委,谢谢大家表态对政府和我工作的支持。对于安平县,我既熟悉也陌生,熟悉是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两次来过这里,近两天又做了一些了解;说陌生,是我只了解了一些表面信息,对于这片英雄的土地,对于这些勤劳的民众,对于安平的县情还没有真正了解。

    我在基层工作了很多年,但是主政县政府还是第一次,尤其跨省到外县更是首次。但我自从到安平县委就任,并未感到孤独和无助,我感受到的是大家的热情与友善。我相信,诸位前辈、诸位老安平,一定会继续给予我帮助,一定会同我一起,团结在安平县委周围,把安平县各项事业推向前进。在这里,我先谢过各位。”说完,楚天齐站起身来,向众人鞠躬。

    “哗”,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虽然人们未必相信这个年轻人说的完全真心,虽然人们也未必会真的帮忙,但年轻人的态度还是令大家赞赏的。

    不论楚天齐年纪如何小,不管其从政经历怎么短,但对方毕竟可是从发改委来的,那可是“小国务院”;对方不但有省党校培训经历,还在中央党校学习深造过,就这一条众人便不能比;而且年纪轻轻,仅历时八年多,就从一个白丁升成正处实职,背后很可能有大靠山;这次更是由省委亲自引进,以“跨省人才”身份出任一县之长,成为县委二把手。

    从这些因素来看,这个年轻人有自傲的资本,但今天对方却较早来到会议室,前天和今天两次发言都很谦虚,刚才表态更是低调谦恭。就冲这种心态,就冲这种态度,也值得鼓掌,因此人们掌声还很热烈。

    待众人掌声停歇,乔金宝说了话:“刚才大家的发言很好,有思想、有态度、有内涵、有高度,尤其天齐县长发言更为情感真挚。身处这样的班子,我有信心在大家共同努力下,把全县党务工作做的更好。也请我们这些常委,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能够多多支持政府工作,能够多多支持天齐县长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,乔金宝宣布“散会”。

    本次常委会圆满结束,各常委相继退席。

    楚天齐依旧谦虚的没有提前离去。

    乔金宝也在率先离开前,与大家象征性的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从整个会议进程,从大家的表现来看,整个常委班子,气氛那是相当的和谐。但这种和谐能维持多久,和谐的真诚度究竟有多大,却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县委楼出来,楚天齐就回到了政府宾馆“608”房间。

    刚进屋子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楚天齐微微一笑,走进里间,关上屋门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较低的女声:“楚县长,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宁教授,方便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立刻高了:“大县长,听语气,心情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宁教授,彼此彼此。”楚天齐笑着说。

    手机里响起“咯咯”的笑声:“同喜同喜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两人如此逗趣,两人心情确实不错,确实都可喜可贺。由部委闲职,调任基层实岗,这是楚天齐的中意选择,而且这几天一切顺利,他自是心情很好。而宁俊琦也已到河西省委党校做副教授,与到省委出任组织部长的父亲能够互相照应,尽享家庭温暖。最重要的是,两人都替对方高兴,更为来之不易的无障碍感情欣喜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手机里又传来宁俊琦的声音:“汇报汇报这几天的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天齐答过之后,真的按“一二三”条讲说起来,语气也是汇报口吻。他讲了这几天的经过,也讲了乔金宝的态度,还描述了自己的表现。

    宁俊琦也是一副领导的语气:“嗯,开局不错嘛!安平的同志很友好,县委书记表现还行,最重要的是楚县长表现可圈可点。做为青年官场才俊,我们的楚县长不骄不躁,谦虚有度,表现的非常得体,也很有城府,非常得当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多谢宁教授教导。我始终牢记您的殷殷教导,时刻不敢忘记肩负使命,始终以一个党员干部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努力做到低调务实,还请宁教授多多关心我的成长。”楚天齐态度极具谦恭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依旧有板有眼:“嗯,不错,该低调必须低调,能不惹事尽量不要生事,要一丝不苟、诚实的执行我的指示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做作的声音,楚天齐深觉好笑,“嘿嘿”个不停,忽然便有了尴尬的意味,为自己的不诚实而尴尬。他不禁心中暗想:若是俊琦知道了我已经生事,若是知道了与“红毛”一折,不知会如何教训自己了。

    忽然,宁俊琦的声音低了下来:“不说了,有人找我。”话到此处,戛然而止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