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天开始,一对新人压抑了赖床的渴望,早早起床,收拾停当,由楚天齐驾车,奔上了回家之路。

    这里说的“家”,是河西省玉赤县青牛峪乡柳林堡村,两人急匆匆赶路,是要回去举办婚礼。虽然此次结婚需要分别在*、雁云、玉赤三地举办,但老家这次婚礼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婚,是唯一公开举办并有仪式的婚礼,也是三次中*出席人数最多的婚礼。

    为了此次结婚,楚天齐排除了一切干扰,把结婚事宜放在了所有事项的前头,决定履行完所有结婚程序才回去上班。但楚、宁二人也担心中途有变,所以把时间安排的特别紧,一月一日领结婚证,一月二日是首都亲人团聚祝贺。

    今天一月三日就要赶回家里,一月五日便是结婚的正日子。一月七日还要赶到省城,在那里举办此次婚礼活动的最后一次集中请客事宜。至于单位那里,楚天齐暂时不准备安排,一日时机不太适合,现在县里乱哄哄的,与结婚喜庆的气氛不同;二是也为了避免有人趁机“祝贺”,反倒弄的自己难办,不讲原则肯定不行,可要是不谙人情也似乎很不妥当;他打算等到县里局势稳定了,适当摆一两桌,和大家宣布这一消息,也算是对大家的一种尊重。

    到底是放假期间,出首都的车辆要少的多,没有发生拥堵便顺利上了高速,高速上车流也非常顺畅。

    “啪”,放开录音机,一首舒缓的音乐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人家再睡一会儿嘛!捣乱。”宁俊琦不情愿的睁开双眼,撒着娇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开车边说:“从一上车就睡,哪有那么多觉?你看看,太阳老高,都晒你屁*了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,讨厌,人家瞌睡嘛!这几天一天都不闲着,又是拍婚纱照,又是买东西,又是迎来送往的,晚上你还不消停,人家太累了。”宁俊琦撅嘴嘟囔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应道:“你说的事我也都经历了,而且还要负责开车,那事又比你消耗体能更多,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发现,你这人特不正经,张嘴就是那事,害不害羞?”说话时,宁俊琦带着一抹娇羞,却也满脸喜色。

    楚天齐冲着观后镜“嘿嘿”一笑:“有什么害羞的,夫妻之间什么不能说?我又没有当着别人面。”

    “还想当着别人说?那你不成‘刘盲县长’了?咯咯咯……”奚落着自己丈夫,宁俊琦开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男人不刘盲,身体不正常。”楚天齐大言不惭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龌龊,厚颜无耻,恶浊,不以为耻,脸比城墙拐弯厚……”宁俊琦把能想到的同义词句,都一股脑的送给了自己丈夫。

    一直等对方词穷了,楚天齐才接了话:“彼此,彼此,因为那事都是咱俩共同愉快合作的。亲爱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厚颜无……哼,讨厌,讨厌。”宁俊琦干脆送上了一阵小拳头。

    本来车流就顺畅,又一路说笑,不知不觉已经出了首都界,进入了玉赤县地域范围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说外公送给咱们的,到底是什么?又是什么寓意?”宁俊琦换了新的话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摇头:“不知道,咱俩一直没研究出来呀。反正应该是好物件,肯定也是好寓意,比如早生贵子、子孙满堂、添丁进口、人丁兴旺、瓜瓞绵绵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扯到生孩子上啦,外公可不是一般人,能尽考虑这些?还不是你尽往那上面想?”宁俊琦娇嗔着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无论多伟大的人物,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,都期盼着见到更多的后代,期盼着儿孙满堂、子嗣绵延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补充了一句,“顺便提醒一下,应该喊‘爷爷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。从小我就这么喊,一直到现在,凭什么让我改?要改也是你改。”宁俊琦“哼”道,“跟你那个二姑一样,讨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摇头:“可别拿我跟二……跟你二姨比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做长辈的吗?非逼着我当那么多人改称呼。要不是大喜的事,要不是有外公和长辈在边上,我早不理她了,谁稀罕他那个红包。”宁俊琦说着,俏*脸又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那人总是不开眼。不过二姑父真不错,及时给咱们解了围。不冲别的,冲他那句‘别难为孩子’,就让人温暖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提出问题,“诶,二姑父到底什么情况,还真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二姨夫一直在部队,虽然没有直接隶属于外公领导,但也在……”宁俊琦讲说起了家中这个军人长辈的履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上午十点钟,楚天齐夫妇到了玉赤县城,与在“生态园酒店”等候的雷鹏等人会了面。

    生态园酒店是玉赤县规模最大的一个酒店,设施应该也是目前最好的。楚天齐之所以选在这里,并非是因为这些因素,而是要尽量避开玉赤县委和政府的人。当时雷鹏打电话告之,只有生态园酒店和政府宾馆能在近期调出空档,楚天齐没有选择政府宾馆。而且巧的是,生态园酒店可以举办婚礼的日子,与母亲给出的黄道吉日也能吻合,母亲也是举起双手赞成。

    看到越野车进院,酒店大堂的雷鹏等人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雷鹏见面便打着“哈哈”:“哥们,你这终于不打光棍了。看着你单身一人,老哥的头发都愁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从小你就少白头。”楚天齐回怼着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小子还真是有眼光,选了弟妹这位万万里挑一的才貌双全佳人。”雷鹏调侃着二位新人。

    “雷政委,今天我算是知道了,原来备选者那么多,我只是其中之一呀。”宁俊琦笑着接了话。

    雷鹏“呵呵”笑着:“到底是不一样,媳妇出面护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大伙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要文武看着二位新人,忍不住感慨起来:“十年了,有情人终成眷属啊!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。”“二狗子”在旁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是呀,一晃都十年了。”楚天齐也不禁感慨。

    也无怪乎楚天齐心生感叹,十年前自己还只是刚刚跨入官场的懵懂后生,现在却已是治下数十万百姓的一县之长。当初的好哥们雷鹏,也由派出所所长,升任为现在的县公安局政委兼常务副局长,还代为主持着县局工作。“二狗子”也有了进步,成了市政处第一副职,老“处长”马上就“到站”了,他可能很快就会接过“处长”权柄。十年前的时候,要文武还是那个颇爱摆架子,对自己不乏训教的党政办主任,现在却已是享受副处退休待遇的要老哥。

    众人说说笑笑,进了酒店。这家生态园酒店,楚天齐曾经来过,那还是要文武儿子举办婚礼的时候。不过和那时比起来,酒店的规模大了好多,也新如当初,显然是进行过扩建,新装修也不超过半年左右。

    在酒店经理的陪同下,看了婚礼举办大厅,了解了当天婚宴和现场布置情况。其实楚天齐把一切都委托给了这几位,表示怎么安排都好,但人们还是想让他亲自看一下。说实在的,要文武不愧是做了多年单位的“大管家”,做总管真是合适不过。他把所有事项都安排的井井有条,一些重要衔接点也提前进行了妥善谋划,众多注意事项全都罗列并对接到位。

    在看过场地、菜单和新人休息房间后,众人又到了政府宾馆,去看了一间豪华套房。虽然想着尽量避开县政府,但在雷鹏和要文武的建议下,还是把宁俊琦临时的“娘家”放在这里。婚礼的正日子,需要从这里迎娶新娘,新娘和送亲的人会提前一天住在这里。无论从住宿条件,还是房间档次来看,这里无疑都是全县城最好的。虽然县里条件有限,也要让从省里来的“新亲”感受到“旧亲”的诚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推却了共进午餐的建议,在将近十二点的时候,楚天齐和宁俊琦离开县城,向柳林堡赶去。

    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景不同。对于这条路,楚天齐走了许多年,尤其在乡里和县城工作的几年,更是没少经过。但现在走在这条路上,既有熟悉的味道,却也陌生了好多。不止是楚天齐,宁俊琦对这条路,对青牛峪乡更有着不一样的感受。在经过青牛峪乡政府的时候,车速适时慢了下来,楚、宁二人都不约而同向那处院落投去复杂的目光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半,汽车停到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的人们,全都迎了出来。楚玉良、尤春梅夫妇,楚礼瑞、杨梅和孩子,提前回来的楚礼娟,在家里帮忙的刘文韬,还有一众乡亲都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爸,妈。”宁俊琦当先称呼了二位老人。

    尤春梅哭了,拉着儿媳妇的手,激动的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提醒下,尤春梅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泪花,立即换上笑容,拉着儿媳快步进屋。去看由村里众多“全乎人”帮着做出的“四铺四盖”,去看她为儿媳准备的“三金”。

    让婆婆这么一弄,宁俊琦只得边走边回头和大家打着招呼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