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果然是姓秦这家伙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二月六日下班时分,两个消息传遍整个县城,也传遍整个县境:贺国栋因为贩*毒被捕,肖月娥挪用、侵吞公款被县纪委双规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个重磅消息,肖月娥、贺国栋是多年的同床战友,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,这次又是同在贩毒窝点被抓,就更有了不一样的意味。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肖月娥又是乔金宝的情*妇,这也是全县整个官场的公开秘密。现在肖月娥、贺国栋犯事,与乔金宝有没有关系?乔金宝又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?这已经是不可回避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止旁人要产生联想,乔金宝自己何尝不担心此事?

    那两个家伙做的事,自己真的不知道,但就冲自己和那个娘们的关系,还有那两个家伙的关系,谁能相信自己是无辜的?即使相信自己和他们这次的事无关,但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是不能否认的。当初只是觉得那个姓贺的家伙不是正经东西,却没想到竟然做了这种事,自己就是敲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啊。更想不到的是,那个娘们也是在那里被抓,不用说,她肯定知道那家伙的事,很可能还掺和了。那么她是什么时候掺和的,是之前还是近期,自己怎么就没有一点发觉呢?

    想到那两个家伙一起鬼混,乔金宝就不免心中滴血。他并不在乎谁戴“绿帽子”,毕竟这娘们也不是从一而终的主,自己也没必要这样要求那个娘们。但这个娘们一边要着自己的帮助,一边又和那个家伙蝇营狗苟,分明是把自己当成傻蛋了。

    自己可不就是傻蛋吗。本来那娘们在乡下待着挺好,自己非就经不住枕边风,鬼迷心窍的把她调进城来。进城也就罢了,偏偏还让她到了那样的要害部门,自己还天真的让她替自己掌钱。现在看来,分明是把豺狼放到羊群中,狼把羊吃了,到头来还得自己这个羊倌担责任。

    自己真蠢,那个娘们也真不是东西。乔金宝不禁骂道:“妈的,你坑苦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乔金宝迟疑着,没有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但铃声却倔强的一遍遍响着。

    “哎”,叹了口气,乔金宝还是接通了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乔书记,忙什么呢?心情不错吧?”听筒里的声音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乔金宝含糊的应了一声:“啊,就那么回事,无所谓好坏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嘿嘿”一阵怪笑:“装的累不累呀?你的心情能好?相好的挪用公款,让人掐监入狱,她的老相好还做的是杀头营生,你要是心情能好才怪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总打听别人的事,累不累?”乔金宝没好气的说,“有句俗话说的好,‘咸吃萝卜淡操心’,你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呀,都到这时候了,你还能拽出俏皮话来,也真是奇葩了。”对方没有生气,但却话题一转,“不过我要提醒你,现在应该好好考虑前程才对,而不是和别人或自己赌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大野心了,就我这岁数,根本也不再想着往上爬,混一两年退二线就得了。”乔金宝一副懒散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对方放声大笑,“这是我听过最搞笑的笑话了,还熬到退二线,开什么国际玩笑?不会还想着退休享受正处或副厅待遇吧?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还拿这么幼稚的理由唬人,是你傻还是以为我傻?肖月娥是你相好的,这你不能否认吧?她也是你弄到财政局的,当时会议有纪录,这你更赖不掉。我就奇怪了,人家咋就算的那么准,咋就知道有这么一天,偏偏让会议文件上明确记录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是说这都是他的设计?”乔金宝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自己去想。还要提醒你的是,肖月娥刚刚到了那个地方,警察怎么随后就到,怎么全都包了饺子?”说到这里,对方冷哼一声,“哼,好好想想吧,省的有关部门找到你的时候,自己还蒙在鼓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”乔金宝握着电话喃喃着。

    没人回答他,对方早已挂断电话,只能他自己给出答案了。他有答案吗?他会如何做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铁栅栏。

    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八个大字。

    高亮度灯泡。

    特制椅子。

    标准的审讯室配置。

    贺国栋坐在特制椅子上,脸色依旧发绿,眼窝也依旧发青,好像还都加了个“更”字。他软*绵绵的靠在椅背上,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,倒像一团会出气的棉布包袱,如果没有椅子支撑,想毕他肯定是站不住的。

    栅栏北边的警察说了话:“贺国栋,已经两个多小时了,有这必要吗?你的情况我们都掌握了,还是自己交待吧,也省得大家多费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胡广成,我问你,你们是怎么找到那的,是不是她带你们去的?”贺国栋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胡广成道:“你应该能想到,确实是她带我们去的,但又不是她。这怎么说呢?因为她并不知道我们在后面跟着,是我们跟着她手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她的手机卡是第一次用,又不是她的名字,你们怎么能确定?”贺国栋再提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太简单了,何必定位手机卡呢?一旦换号或是关机的话,我们还挺麻烦。直接把一个微缩芯片装在手机上,比什么都省事。在六月二十九号晚上,根据程序,我们传唤了她,也例行检查了她的手机,警方芯片也就顺便安上去了。如果不专门打开手机里面,如果没有专用设备,那个芯片很难发现。假如芯片中途被拔除,或是装芯片手机被抛弃,我们立即就能接到相关信号提示,立即就能赶过去。”胡广成做着解读,“我说的够清楚了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科技太厉害了。我也冤枉她了。”感叹过后,贺国栋又问,“你们那么多人去到那,我们的人怎么就没有反抗?一声枪响都没听到,一声呼喊也没有响起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“嗤笑”一声:“此次行动这么顺利,还真是肖月娥给帮忙了。正是她到了那里,你俩才不知疲倦的折腾,你也因此身疲力竭,耳目失聪。正是你俩的示范引导,全寨的人都学你俩,放哨、站岗那几个男女也不例外,我们也就轻轻松松包圆收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红颜祸水,红颜祸水呀。”叹过之后,贺国栋又说,“我该问的都问了,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点点头:“好。那我问你,电脑招标是不是你操纵的?”

    “乔顺是我指使的,我让他参与招标,然后我以帮朋友忙的名义,和肖月娥打了招呼。有肖月娥打招呼,那些经办人员又得了好处,中标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。”说到这里,贺国栋又补充道,“不得不说,现在好多公务人员的节操实在成问题,仨瓜俩枣就收买了,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有是非观念,更没有国家利益、集体利益的概念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接触毒*的?又是什么时候直接贩卖的?”胡广成再提疑问,“上次刑拘你的时候,好像没发现异常呀。”

    贺国栋“嗤笑”一声:“上次没发现,那是因为我刚刚接触,而且是那种低剂量的烟卷,即使没有及时去吸,也不会有太明显的反映。再加上我不敢暴露那事,就在难受的时候刻意控制了一下,如果我一直在里面关着的话,还能把那家伙彻底戒了。当然了,你们要是对我抽血化验的话,应该也能发现,这是你们警方的失职。等我被放以后,等我从这里到了外地,又接触上了那些东西,但还仅是烟卷。只到一个多月前,我接触上了真正的东西,便彻底离不开了。也正是在那种东西控制下,我才走上了不归路,否则我是绝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的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又问:“肖月娥都给你提供了什么帮助?”

    贺国栋缓缓的说:“我俩好了快二十年了,以前她一直就是我的女人,只是在两年前才和乔金宝勾搭起来。说起来这个女人对我还算有心,就是跟乔金宝好了以后,也一直没忘了我,基本我说什么她都信,对我也是言听计从。前一阶段,我说做生意缺个一千来万,让她帮着想办法。结果她根本也不详细询问,直接就给我转过去了七百来万,是挪用的公款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她落到这一步,都是我害的,要不是我让她弄钱的话,她也不至于铤而走险,现在应该还稳稳坐着财政局长位置呢。不过反回来说,要不是她的纵容,我可能也没有犯后面错误的机会。实在说不清,所以我对她的情感也很复杂,有时对她恨个半死,有时又觉着她实在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贺国栋,你刚才说的这些其实还缺着关键的东西。好多事你虽然参与了,但刚开始你是如何介入的,不可能你直接就接触上了吧?”胡广成质疑着。

    贺国栋点点头:“对,确实是。其实我后面还有一个人,也许你们已经掌握相关信息了,这个人就是真秦哥秦博昭。他……”

    听贺国栋说到这里,楚天齐摘掉耳机,对着同在监听室的乔海涛说:“果然是姓秦这家伙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