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今晚我请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常委们汇报过以后,副县长们也陆续到来,个别科局长也来汇报。其实正如乔海涛所说,汇报只是一个幌子,这只是人们的一个借口,请楚书记“坐坐”才是真正目的。能够请到书记更好,即使书记不能前往,最起码也表明了自己的尊敬态度。

    而楚天齐对于这些邀请,都是一个办法,没有彻底拒绝,却也给出了同样的借口:回家期间应酬有些多,适当推几天。

    尽管人们没有刻意通气,但与个别要好者还是做了简单交流,互相之间都知道了书记的那个说辞。此时大家都意识到,书记那就是推脱之语,就是为了不显生硬的一种拒绝方式。于是好多人心里就平静下来,反正书记也不只是拒绝我自己,那么多领导不也拒绝了?但个别领导却觉得有些别扭,书记即使不能都参加,也得有选择、分层次的拒绝吧,怎么把我和那些小科长们混同了?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很快便过了正月十五。从正月十六这天开始,单位已经不再留人值班,而是变成了正常上班。

    在正月十六下午两点半,县委又召开了扩大会议,县委常委、副县长、党组成员等全部参加,个别委办负责人也列席了会议,楚天齐主持会议。

    这次会议其实就是“收心会”,每年春节后,无论是省、市、县、乡都要召开这样的会议,一般都在正月十八召开。虽然有时没直接点出“收心会”三字,或是有更堂皇的会议名称,但里面都会涉及到“安心工作”这样的内容。

    这次会议也是如此,县委那边主要由岳雯、夏茂成表态,政府这边是柯扬、王晓静做了发言,当然其他与会者也给了说话机会。

    在众人发言完毕,楚天齐做了讲话。身为县委书记兼县长,楚天齐的讲话就要既有高度,也要有具体要求。这些内容大家都懂,但楚天齐依旧讲的很认真、很严肃,还对一些重点项进行了强调和解读。

    听到书记做完总结,人们认为会议要结束了,都等着“散会”两字,个别人甚至盘算起了会后的一些事宜,盘算起了如何欢度周末。

    楚天齐并没如人们所预料那样,而是挥去严肃神情,换成满脸笑意,讲出了另外内容:“今天晚上六点半,我请客!”

    什么?请客?这是哪跟哪?人们收回了已经走神的大脑,换做了浓浓的疑惑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做了补充:“地点是县政府宾馆,具体哪个房间问刘拙。今天是我个人请客,诚心请在座各位都去,但并不强求。如果哪位有特殊情况,去不了,和刘拙打声招呼即可。散会。”说完,起身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在一愕之后,人们纷纷奔向刘拙,询问着关心的事宜。

    可刘拙也只能告诉人们具体就餐地点,对其它问题则都回以了三个字:不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六点,县政府宾馆“聚贤厅”布置一新,刘拙和另一名副主任站在厅门口,迎候着到来的贵宾。其实他俩在下午五点就已经到了这里,亲自安排了餐具配套、上菜顺序、起菜时间等内容。

    “聚贤厅”是政府宾馆最小的一个宴会厅,平时最多摆放十张餐桌的样子,一般为战友或同学聚会所用,也常做为婚宴前后“谢客”场所。

    今天这里的餐桌摆放有了变化,那些直径一米五的十人台全部撤走,换成了三张大的桌子。但这三张桌子也不一样大,摆在正北的主桌更大一些,是十五人台,不过现在只摆了十一张椅子,另外两张是十二人台。

    桌上已经铺就崭新的米白色台布,紫色口布做成了花瓣造型摆放,酒杯、筷子、汤匙等也全都按位放好。高脚杯晶莹剔透,啤酒杯杯体适中,白酒杯小巧精致,分酒器造型新颖,用这样的杯子畅饮,一定会舒爽无比。每张桌子正中,都摆放着两瓶白酒、一瓶红酒和几听饮料。

    开始有人来了,最先到的是曲勇、杨福瑞、高佳明等人,他们被安排到了离门口较近的十二人桌上,所有来的科级人员都坐这张桌。

    政府副县长、人大副主任、政协副主席也陆续到来,他们的座位在另一张十二人台。

    县委常委们也开始来了,夏茂成是第一个到的,然后陆陆续续有人到来。他们的位置好找,都在那张十五人台上,而且上面摆放着桌签,位置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随着人们的到来,茶水、水果、瓜子、糖果等摆上了桌子。人们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闲聊着,但都不禁纳闷:今天大领导请的是什么客?虽然心里犯嘀咕,但却没人问出来,尽管这里是吃饭场合,但人们也要注意有些话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六点二十多的时候,两张十二人台全部坐满;主桌也坐了八位,只有正面三个位置还空着。刘拙适时上前,撤掉了主桌上所有的桌签。

    刚才还有些嘈杂的屋子,忽然静了下来,人们都甩头看着门口方向。其实人们刚才一直都在注意那里,只不过是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闲聊,一边若无其事的看着那个方位。

    在众人目光注视下,二男一女走进屋子,正是县里在职的三位正处级领导:县委书记兼县长楚天齐、人大主任姚雪燕、政协主申海林。

    冲着人们挥了挥手,楚天齐和姚、申二人向主桌走去。

    来在主桌近前,楚天齐一指正中主位:“姚主任请!”

    姚雪燕连连摆手:“书记、县长大人,你可不要折杀我这个老太婆了。今天书记亲自在楼下等候我和老申,还礼让我走在中间,我已经受宠若惊。见你一片至诚,不忍拂了书记美意,也就以“年长、女性”恬为受之了。可现在你要让我坐在中间,那是万万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姚主任,你是长者,又是老前辈,坐在这里理所当然。”楚天齐继续谦让着。

    “不,不,鞋当鞋小不能走了样。书记的气度令我等赞赏,但我也不能不识规矩,我是万万不能坐这里,也不敢坐这里。”说到这里,姚雪燕直接坐到主位左侧,“年老失礼,我这老太婆先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你这……好好。”楚天齐停了一下,示意申海林,“申主席,我们也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书记!”申海林坐到了主位右侧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是坐到了主位。

    接受到刘拙的指令,水果、瓜子等纷纷撤下,凉菜开始上桌了,服务员忙着倒起了酒水。

    此时人们发现,主桌坐的全是县委常委级别的人,副处级是在靠里的十二人桌,另一张桌的人正、副科都有。人们还注意到,最边上这张桌的人虽然级别不同,职务也不尽相同,但却有一个共同点——都是楚天齐的人。

    尽管所有位置全坐上了人,尽管每桌都有各自的特点,但人们仍不禁疑惑:书记请的到底是什么客,为什么会是这些人,又为什么会把这些人放到同一个房间?在座的人全都是公务员,深谙官场长幼尊卑,也一直遵守着这个规则,对于这种反规则现象实在想不通。

    酒已斟满,凉菜已上齐,热菜也上了四道。向着桌上众人点头致意,楚天齐人站了起来,其他人也要站,被他拦住了。

    现场所有人全看向主桌,看向主位上的年轻人,想听听书记说什么,想知道请客的缘由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微笑的扫视全场,楚天齐说了话:“在座大多数人都表示,要请我坐坐,我允诺大家,向后推推时间。今天咱们坐到了一起,我也就落实了对大家的允诺。”

    什么,什么?人们更疑惑了。书记今天请吃饭,就是为了兑现承诺?有这个道理吗?好像说不通吧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下来的话,回答了大家的疑惑:“当然了,我也不仅是为了履行允诺,而是早有这个打算,在初八来县里之前已经有了。我为什么请大家呢?是为了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个喜讯:我结婚了,在元旦那天领的证。”

    结婚?一楞之后,全场立即响起掌声,和此起彼伏的祝贺声:

    “恭喜书记!”

    “祝贺书记!”

    “书记新婚大喜!”

    不知谁来了一句:“早生贵子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人们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结婚了,该履行的义务自要履行。”楚天齐也笑着说:“今天大家坐到一起,没有什么书记、县长,大家都是我的同事,都是为我楚天齐捧场。所以大家一会儿不要拘束,在不喝醉、不闹事的前提下,尽管敞开了喝,这是我此次来专门带的酒,管够。几乎所有婚礼上,必不可少要有香烟,只是现在已经有明确的禁烟规定,我们在这个场合吸烟是不合适的。不过这个礼节不能少,一会儿刘拙会给每人发一包,请大家带走,到允许吸的场合再吸。”

    “好,书记英明。”立即有人响应。

    刘拙已经适时起身,给每人面前放着香烟。

    “来,大家共同举杯,谢谢捧场!”说着,楚天齐端起了面前的酒杯。

    人们手端酒杯,纷纷起身:“恭喜书记,贺喜书记!”

    “呯”,各桌碰杯之后,人们纷纷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今晚,注定是一个畅饮的夜晚,注定是一个欢庆的夜晚!也注定是令好多人疑惑不解的夜晚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