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您要走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过去两天多,但上周五晚的那个饭局仍令许多人关注。人们关注的并非饭局本身,而是饭局折射*出来的现象,还有饭局后面隐藏的内容。

    人大主任姚雪燕就是众多关注者之一,而且比大多数人还关注的多。从周五下午开始就关注着,周末两天仍在关注,今天一上班又关注上了。

    上周五接到邀请的时候,姚雪燕就很纳闷,不知道楚天齐为什么要请客。可当时楚天齐仅回复了一句话:个人请客,敬请姚主任赏光。

    如果搁在以前,搁在对方刚到县里的时候,姚雪燕早就继续盯问了。自己一个老资格、坐地户,怎么问他一个外来小年轻也不过分,反正姚雪燕是这么觉得。可是现在,她却不能也不敢那么问了。固然对方很年轻,但在政治上却成熟的很,固然对方是外来户,但却稳稳占住了脚跟,却是全县政坛真正的老大。虽然对方一直对自己礼遇有加,但姚雪燕心里明白的很,人家那是给面子。如果自己不识抬举,如果越了界,对方绝不会手软,乔金宝等人就是例子。

    正是带着疑惑的心理,当天六点多的时候,姚雪燕到了县政府宾馆。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,楚天齐竟然在等着自己,先期到达的申海林也在等着。她不禁很是吃惊,连称罪过,却也似乎找到了原因:楚天齐有求自己。于是在谦让一番后,就坦然的走在中间,一同到了那个房间。可是看到屋里人员的一瞬间,姚雪燕觉得自己想偏了,才再也不敢坐主位。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讲说是因“结婚”请客,姚雪燕心中释然,但随即内心又不平静。无论是已经开瓶的白酒,还是分发到手的香烟,都不是市面上流通的商品,她不仅疑惑楚天齐的身份。及至细品白酒,懂酒的姚雪燕意识到,别看酒瓶看着普通,这酒绝不是凡品。再一联想楚天齐的所作所为,乃至楚天齐当下的职位,她觉得对方也不普通。

    庆幸呀,万分的庆幸,还好自己没有得罪这个年轻人,否则可能分分钟就被秒渣了。在庆幸的同时,姚雪燕又疑惑起了饭局,关键是参加的人有些特别。即使因结婚请客,人们一般也要分开层次的,当晚的三桌就应该坐在不同的房间,而不是集中在一个屋子。对于这个道理,楚天齐肯定懂呀,可为什么还要那么做呢?为什么呢?

    忽然,姚雪燕脑中冒出一个想法:莫非他要走?这个想法一出,她不禁兴奋起来,那个尘封的想法再次冒出:我能不能接任县委书记呢?

    在和乔金宝的竞争中败北,姚雪燕一直耿耿于怀,想着取乔代之。但随着时间推移,她知道可能性已经非常小,这个想法也就淡化了。尤其自楚天齐接任书记,她是想以不敢想了。可是如果楚天齐现在离开的话,书记、县长都会缺位,正是需要自己这样的老同志,以自己的年龄还能干三年的。

    即将熄灭的火苗一旦燃起,更加强劲,更加灼热,灼烧的姚雪燕坐卧不宁,在地上来回的踱步。她要好好想想这件事,想想自己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忽然姚雪燕停止走动,站在原地。他意识到,自己能否争取这个机会,前提是楚天齐真的要走。只有确定了这个消息,自己也才能去争取,而只有楚天齐能给出准确答案。想至此,她慢慢向办公桌走去。可是来在近前,伸手去拿话筒时,她又迟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发出“他要走”疑问的何止姚雪燕?因为“他要走”而伤神的也不止姚雪燕。有人为此兴奋,觉得机会就在眼前,有人则很是伤神,不知何去何从。在这些伤神的人中,最迷茫的就数刘拙了。

    刘拙产生这种迷茫要更早一些,从知道楚天齐回老家办婚礼那天就有了。只是那时候也仅是猜测,仅是正常推理,而上周五书记忽然请客,让他意识到,恐怕书记很快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虽然自己在县里的境况要差的多,但那时由于没有任何靠山,只能自认命运不济,只能加倍努力。可自从楚叔来了以后,自己的春天来了,自己也想着借助这个大好机遇,更好的发展。他也知道,楚叔肯定早晚要离开这里,但却没想到会这么快,这才仅仅一年多呀。

    楚叔要是走了,自己该怎么办?刘拙迷茫起来。他很想知道楚叔是不是要走,但他不敢去问,可心里却又总不踏实,总希望楚叔能够主动提起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刘拙的思绪。

    屋门开处,原来是县委办秘书过来送文件了。

    虽然县长党政一肩挑已经一个多月,但一直还在政府楼办公,所以党委那边的文件一般都由秘书科秘书送来,刘拙再送到领导面前。

    谢过县委办秘书,待对方离开后,刘拙敲门进了对面办公室。

    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刘拙放下手中纸张:“书记,新来的文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抬头,继续写划着:“哦,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一声,刘拙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刘拙已经抓上屋门把手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个声音:“回来。”

    刘拙稍微一楞,转身回到办公桌前:“书记,还有事?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放下手中铅笔,正直直的盯着对方:“刘拙,我怎么发现你这两天情绪不对?怎么啦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觉得呀。”刘拙支吾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:“不对吧。周末这两天,咱俩出去吃饭,你总是走神,有两次我跟你说话,你都没有听清。今天我听你的脚步又沉重了好多,不知是何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书记,以后我不会这样了。”刘拙依旧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停了停,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:“刘拙,坐下吧,我问点儿事?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迟疑着,刘拙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跟了我一年多,也担任副主任半年了,有没有想过去下面锻炼锻炼?”楚天齐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,就想着一直跟在书记身边,好好学习,好好锻炼。”刘拙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哪有一直当秘书的人?总得下去锻炼的。说说吧,想去哪里,有没有具体想法?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想过,我就想一直跟在您身边,您去哪我就去哪。”刘拙再次强调着。

    停了一会,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假如哪一天我离开这,你要怎么办,想过吗?”

    “您真的要离开?要去哪?”刘拙趁势提出疑问,又表态道,“我想一直跟着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正面回答:“我早晚都会离开的,你也肯定要面对这个现实。说实在的,在这一年中,你各方面表现都不错,秘书工作做的很到位。如果可能的话,我还是希望你在我身边的,但却又不太现实,也会限制了你的发展。

    从我这些年的工作履历来看,尤其是离开玉赤县以后,几乎两三年就要换一个地方,而且还都是跨省的调动。情况正常的话,以后也肯定会是这么一种情形,不可能常在一个地方待着。如果你总跟着我的话,有一个现实问题就很难解决——成家。成家已经是一个迫切的问题,你爸妈也替你着急,前些天你*妈还专门跟我说这事了,让我催催你。即使先不考虑父母是否催促,但你现在也已二十七、八,也应考虑这个事情了。

    如果总是这么跑来跑去,那么你的成家势必要受到影响,谈女朋友总得需要时间吧。成家以后,就更不适合这种来回跑的方式了,到时你的妻子怎么办?尤其小孩接受教育期间,是需要稳定的。假如我要离开这里的话,也不能带着你,要是因为工作原因你没成家,你爸妈也会跟我急的。

    以当前的情形看,假如我离开的话,你还是到基层去锻炼,去接触一些实实在在的具体工作为好。这里毕竟有我一些影响,也有你自己的关系,借助这些,再凭借你的努力,应该能出一些成绩。在此期间,你也可以考虑下一步怎么办,与你父母好好探讨一下。假如要是需要调回玉赤县,或是到其它什么地方,只要你们商量好了,我可以帮忙。另外,即使要异地调动,多一些基层工作的经历,也便于新的工作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收住话头,楚天齐低声嘱咐着:“刘拙,你回去好好想想,想好给我回复。”然后又对着门口道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柯扬、乔海涛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刘拙适时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进屋二人:“你俩有事?”

    柯扬迟疑着:“我俩就是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起,打断了柯扬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略一迟疑,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柳处长,您好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