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熟人坑骗没深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敲门的是医院院长。

    院长进屋就说:“县长,刚做了几项检查,有几项需等伤者稍缓缓再做。伤者没有大危险,目前已经安排到病房,她的情绪又好了一些。您有需要了解的吗?我觉得现在去问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正好去看看这个孩子。”说完,楚天齐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县长,我带您去。”院长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到转弯处,就见人影一晃,乔海涛从楼梯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乔,你怎么来了?”楚天齐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乔海涛说:“半夜醒来睡不着,到客厅去抽根烟,见外面街上有好多警车,我打电话问胡广成怎么回事。他简单跟我说了经过,我就从家里出来,到了这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。咱们一块去看看那个女孩。”楚天齐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乔海涛答了声“好”,然后疑惑的指着楚天齐身上:“县长,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低头一看,楚天齐也笑了:“怪不得刚才好多人看我眼神不对,我以为怎么了,闹半天我这么狼狈。算了,不管它,反正也在医院转悠了半天,人们也见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楚天齐自嘲,现在他确实狼狈,衬衣、裤子、皮鞋上全是泥,哪有县长的影子?刚才见院长和医生、护士眼神怪异,他还以为是人们在八卦自己和小娟什么事,闹半天是因为这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楚天齐双手在头、脸上弄了弄,立刻有几块小泥巴掉下来。引得乔海涛直笑,院长想笑又不敢笑,他自己也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来在一间病房前,院长轻轻推开屋门:“县长请,乔县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、乔海涛迈步而入,院长也跟了进去。穿过外屋,推开中间屋门,进了套间里屋。

    小娟能够进到高级套间病房,肯定是沾了县长的光,否则多花钱也未必能行。对于院长的这种安排,楚天齐没有反感,他觉得就应该多关照这个穷苦的孩子。

    看见领导进屋,刘拙赶忙从椅子上起来,站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床上躺着的小娟,喊了声“县长”,也要起来。

    “躺着躺着。”楚天齐赶忙制止了对方,“先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院长上前,简单询问了伤者感受情况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刘拙也出去了,屋里只剩下楚天齐和乔海涛,二人坐到了床前两把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小娟,今天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娟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看向乔海涛方向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乔县长,主管公安、政法工作,跟我能说的内容,都可以跟乔县长讲。”楚天齐用手示意着,然后又强调了一句,“县里还有位姓乔的领导,是县委书记,和乔县长不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小娟这才轻叹一声,讲说起来:“也怪我太傻,要不就没今天这事。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小娟的讲述,今天发生的事情,被还原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小娟这段时间一直在家,总想着赶快出去找点活,可又没有太多门路,就和原来一块打工的同事经常联系。前几天,有个男同事打电话,说是*市有活,问她去不去。男同事是一名小厨师,原来也在熊家饭庄干过,在小娟离开时间不长,就也辞职了。

    后来小娟在省城打工,还遇到过这个男同事,当时男同事还好心提醒她。说秦哥去饭庄找过她,要她防着秦哥,还说秦哥的爸爸在市里当官,秦哥要报那日被打之仇。正是听到那次提醒,小娟才又离开了省城打工的地方,后来听说有人真去那里找过自己,所描述样貌正是秦哥。当初在熊家饭庄的时候,男同事对自己就可以,再有这次热心提醒,小娟对男同事印象又好了许多,经常和对方联系。

    这次男同事说的活,是在*市郊区饭馆,还做服务员,工作时间和劳动强度与熊家饭庄相似,但待遇却高了不少。不但每月工资高出三百块钱,还承诺十号之前肯定发上月工资,而且每月福利又有一百多,比熊家饭庄强多了。于是小娟就动了心,经过一番考虑,又征得父母同意,就回复对方:去。对方让她等着,说是哪天动身,再通知她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小娟接到男同事电话,让她在家等着,下午会有车去接她。不用自己去,还有车接,何乐而不为?于是小娟收拾好行装,就在家等着,一直等到下雨了,也没等到汽车。就在雨势渐小的时候,小娟接到了男同事电话,说他和朋友开车到了村口公路边,还说村里太泥,车不好走,要她到路边坐车。

    由父母陪着,小娟拿着箱包到了路边,果然看到一辆新越野车停在路边。男同事适时从车上下来,说汽车是他和朋友合伙买的,今天刚买上,就来接小娟。听对方说的合情合理,而且也一同坐车,小娟就没有生疑,便告别父母,上了汽车。刚走出二十来分钟,小娟就觉出异常,那个开车人老瞅观后镜,而且另一个男的总在挤她。

    忽然,小娟想起来了,旁边挤他这个人也去过熊家饭庄,好像就是和秦哥去的。意识到可能上当,小娟谎称忘了拿东西,要回去拿。男同事劝她,要尽快赶路,不要再回去了,缺什么到时再卖。小娟说她忘了拿身份证,不拿根本出不了门,就要求立即返回去。听她这么一说,旁边男子凶相毕露,直接抓住了她的胳膊,男同事也帮忙,一同去捆她的手脚。

    情急之中,小娟说表哥要从县城来她家,一会儿在路上遇到,她拼死也要下车。正这时,果然有一辆汽车迎面开来,小娟就“表哥”、“表哥”的喊了起来。她本意是想让车往家的那个方向返,以便离家越近,觉着好想办法。可是那仨家伙一看小娟“表哥”来了,慌乱之中,把车开上了那条岔路。岔路很泥,越野车走的并不快。

    眼见着迎面来车开过去了,并没有停下来,也没有追到茬路上来,越野车就准备退出岔路。正这时,忽见进城方向一车快速驶来,似乎要奔岔路,越野车便又向驶去。小娟也感受到了车灯亮光,喊的更加起劲,但不再喊“表哥”,而是喊“救命”,可是断断续续没喊几次,就被破布吐住了嘴。就在越野车刚过小坡,后面那辆车也追来了,其实正是县长专车。本来自信走泥路越野车完胜,不曾想却被轿车慢慢追上,那仨家伙见势不妙,才把小娟推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听小娟说完,楚天齐又问:“你那个男同事叫什么名,是哪里人?看着眼熟那家伙有什么特征?”

    “他叫方晓军,好像是新河市郊区的,具体是哪不清楚。”小娟边想边说,“眼熟那家伙左脸上有一颗黑痦子,上面好像有毛,当时秦哥叫他……对,就叫一撮毛。”

    在之前的时候,乔海涛已经听楚天齐讲过熊家饭庄的事,对小娟、秦哥这些人都有一定影响,所以他也听明白了整个事情经过。便问道:“小娟,那辆车确实是新车吗?确实没有车牌?他们有没有提到某个人或是某件事?比如,提没提秦哥?”

    小娟轻轻摇头:“确实没有车牌。在方晓军说那车是新车的时候,我特意还瞅了瞅,看着倒是挺新的,前后挂车牌的地方都空着。至于是不是新车……当时上车不久,我就发现他们不地道,只顾防着他们了,车里也只亮了一回顶灯,没注意到车里。不过现在想想,好像又不像新车,新车一般都有塑料味,有的还挺重的,那个车没有,只有臭脚味。他们大多数时候都在控制我,都在盘算着怎么跑,没提到秦哥。对了,他们好像说过‘跟老大交差’这样的话,不知这个老大是不是秦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说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说着,楚天齐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在外屋,楚天齐迅速拨打了一个号码。电话一通,直接说道:“胡局长,再补充一些信息,是由小娟提供的。她说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打电话的时候,乔海涛对着小娟说:“孩子,你在熊家饭庄打工的遭遇,我听县长讲过。这次又被熟人坑骗,真是不容易,苦了你啦。这样,等这次的事弄完,不要再离家老远打工去了,就在县城吧,守家在地的。县政府宾馆即将招人,到时我给你报个名,你去应聘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真的?乔县长?”小娟有些不敢相信。她可知道,县政府宾馆的名额可不是随便能得到的。尤其主管公安县长给介绍的,更不用担心受欺负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乔海涛点点头,然后微微一笑,“当然了,能够胜任什么岗位,就看你的能力和造化了。你总不会什么也胜任不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我一定好好准备,认真应聘,决不给您和县长丢人。”小娟抿着嘴唇,说的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外屋里,楚天齐已经讲说完新的信息。

    手机里一声感叹传来:“熟人坑骗没深浅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楚天齐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县长,您放心,我亲自盯着,非逮住那帮兔崽子们。”对方语气非常坚决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好”:“我等着你胜利的消息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