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雪夜来相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但是。”楚天齐说出这两字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人们又愕在那里,有人不禁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但是,如果有人直接参与了他们的违法乱纪,必须要承担因此产生的后果。当然要是主动交待的话,可以从轻处理。只要没有参与他们的那些事,只是工作接触的话,即使以前走的很近,也绝不搞连带。这是县政府的意思,也是我的意思,曲勇书记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人们彻底听明白了,只要不直接参与违法犯罪,县里是不会追究的。于是这次的掌声更热烈,好多人心头重石搬开了,有人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,对县长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之后楚天齐又讲了一些话,整个讲话都围绕着大力支持曲勇工作,围绕着与肖月娥、贺国栋划清界线。

    在热烈的掌声中,楚天齐与大家的简短见面结束。但众人却实实在在的吃了颗定心丸,心中的忐忑与不安尽消,干工作的劲头与雄心倍增。

    从会议室出来,在曲勇和几位乡干部陪同下,楚天齐到了乡政府食堂。婉拒了众人喝酒的要求,楚天齐香香的、暖暖的吃了顿晚餐。

    真是天有不测风云,本来先前只是大风天气,等楚天齐吃完饭走出食堂时,却变成了风卷雪,风没有减小,而雪花却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天气,曲勇担心夜行路滑,担心县长安全,极力挽留县长住下来。

    外面下着风卷雪,明天还打算去附近乡镇转转,也未接到县里特别消息,楚天齐就接受了曲勇意见,答应住下来。

    能与县长与这样的接触机会,曲勇自是很高兴,除了叮嘱把客房好好收拾一下外,还亲自检查了客房。尤其对县长即将入住房间进行了重点检查,彻底满意后,才作罢。

    于是一众乡干部,在楚天齐的要求与建议下,该回家的回家,该回屋的回屋。楚天齐则随着曲勇,到了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书记办公室,楚天齐与曲勇洽谈非常融洽,讨论也非常热烈,不但曲勇觉得收获巨大,楚天齐也感觉很有收获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两个小时已经过去。

    正谈的兴起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就是一楞,随即高兴不已,这可是两个多月以来,第一次接到这个号码来电。在这两个来月中,不但这个号码没找自己,就是自己无论打电话或是发短信,也从来没有过回应。

    注意到领导的样子,曲勇和刘拙适时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自己,楚天齐立即喜笑颜开,按下接听键,压低着声音,极其亲切的喊了一声:“俊琦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冷冷的回应:“我很快就到火车站,你马上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火车站?”楚天齐急问。

    “我找你能到哪个火车站?”宁俊琦语气依旧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“啊?”楚天齐一惊,“你怎么到这儿了?”

    手机里冷“哼”一声:“你大县长成天忙的不回,我来找你也不行啊?那好,我马上原路返回,你不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陪着不是:“俊琦,不是那么回事。你能来看我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只是没想到你今天能来。要是早接到你电话,我就不下乡来了。我现在正在贺家窑乡,马上就往回赶。你要是下车早的话,就去候车室等着,千万别冻着。那里边也冷,要不这样,我让别人先去接你,你在县政府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你亲自来接。”宁俊琦声音很冲,然后带出了撒娇口气,“这主要是看你的态度。如果态度不好的话,可别怪我不客气,要是态度好的话……火车九点十七分到。”

    “九点十七分……”楚天齐念叨着,看了看表,现在已经是八点半,无论如何按点赶不到了,于是再次嘱咐着,“我现在马上往回返,估计有一个半小时就到了,你就在候车室等着,千万别冻着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唠叨了,赶紧走。”手机里话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兴奋到半截,楚天齐赶忙收住,在心里说了声“俊琦来了”,快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曲勇和刘拙赶忙从旁边屋子出来。曲勇问:“县长去哪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有点事,赶紧得回。”楚天齐边说边走。

    “县长,有什么事让柯县他们处理,时间不早了,外面又是风又是雪的,你还是住下吧?”曲勇继续挽留着。

    “这事呀,别人不能代办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已经出了过道。

    听到县长说话的岳继先,也已先一步从其它屋出来,坐到车上,开起了暖风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刘拙相继上车,汽车转个了个弧度,向院外冲去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当紧事呢?”曲勇不解的摇摇头。看着“帕萨特”出了院子,才缓缓返身往回走,但仍在不停的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刚出院子时,似乎风雪都小了,楚天齐还很高兴。但刚走出七、八分钟,风雪突然大了好多,不但天空中有浓密的大*片雪花飞舞,风也更大了。尽管汽车密封很严,但仍能够听到外面“呜呜”鸣叫的风声,尤其稍微一提速,车身更要横向的摆一下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催司机再快一些,但是感受到这种状况,楚天齐也不便再说什么了。关键是,即使加速的话,不但增加了一定的危险,也根本快不起来。其实看着岳继先手背上隆*起的青筋,楚天齐已经知道,这应该是此车此时的一个上限速度了。

    在风雪中,小轿车艰难前行着。平时可以风驰电掣般的“帕萨特”,此时就如一个小玩具车般渺小,在漫天风雪的天际间漂摇着。这还是岳继先技术过硬,尽力施为,否则别说是前行,恐怕不发生危险已是万幸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将近一个小时过去,也就走出总路程的五分之一。照这样下去,别说是之前说的一个半小时,就是四、五个小时回去也不错了。何况当时言说一个半小时,就是担心宁俊琦等的焦急,楚天齐也比正常时间少说了二、三十分钟。

    带着焦急的心情,一边看着车外风雪,一边盯着腕上手表,时间已接近十点,而路程却还有一多半。于是楚天齐拿出手机,拨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回铃音一遍遍的响着,可就是没人接听,最终响起了一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?还没到?没听见?带着狐疑,楚天齐再次拨打了电话,连打两次都是这种情形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哦,肯定又是放在挎包里了。楚天齐把对方不接电话的原因,归结到手机放包里听不到,这种情况以前也多次出现过。

    尽管做出了这样的判断,楚天齐还是不踏实,担心火车出了什么状况。像是这样的雪天,火车晚点是很正常的。不过近段路途比较平缓,应该不会有其它危险的,想到这里,他的心里又踏实了一些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路程,风雪小了不少,时间也已十点多,楚天齐再次拨打电话,但仍是响了一通没人接听,连打两遍都是如此。楚天齐的担心再起,于是对刘拙说:“你有火车站电话没?给他们打个电话,问问晚上九点十七的那趟火车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有。”答了一声,刘拙取出手机,拨打了一个号码。电话一通,直接道:“是火车站吗?……晚上九点十七分的火车到站没有?……晚点了啊……哦,哦……谢谢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刘拙转头汇报着:“县长,火车站说了,那趟列车晚点二十九分钟,九点四十六才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随意“啊”了一声。此时他正在心里嘀咕着:九点四十六到,下车加出站大约七、八分钟,自己先前打电话时,肯定她正在出站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刘拙提出建议:“县长,要不我让别人先去接,您把接站人的特征或是联系方式告诉我,咱们回去恐怕至少还得一个多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……”楚天齐斟酌着,是否要这么做,也考虑着如何能通知到宁俊琦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,两声短促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赶忙点亮屏幕,手机上跳出一条短信:“你还没到呀?别着急,火车晚点了一会儿,我在候车室等着,尽管放心,不会冻着的。雪天路滑,你们慢点走。”

    看到是宁俊琦的号码发来,楚天齐心中大定,赶忙也回了一条信息:路上有风雪,不太好走。现在风雪小了,估计有一个多小时就能到,你再耐心等会。要不我让别人先去接你。

    很快,一条短信又回了过来:我就等你亲自来。天齐,你真好,吻你!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短信内容,楚天齐下意识收了收手机,脸上露出欣慰又羞涩的笑容。好几个月了,终于又听到这样亲切的回复。

    “县长,需要派别人去吗?”刘拙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楚天齐挥挥手,靠在椅背上,回味着短信内容及其背后的故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