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不了而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已经过去四天,电脑自燃案警务调查阶段终于进行完毕。

    星期五上午九点,县政府再次召开安全工作会议,通报政府及警方对此事的处理结果。政府下属各委办科局、乡镇负责人参加会议,政府县长、副县长、党组成员出席会议,会议由常务副县长柯扬主持。

    会议已经进行了一会儿,政府副县长乔海涛正在通报调查、审理情况和阶段性处理结果:“经过对多名涉案嫌疑人、证人的审讯、询问,结合对标书、进场电脑、自燃电脑等物证分析、论证,形成一致结论:这是一起经办部门未按规定履职,经办人因收受贿赂、责任心缺失而造成的人为责任事故。

    这起事故,虽未造成*人员伤亡,但却在社会各界形成恶劣影响,严重损害了全县广大优秀教师及所有师生的利益,严重损害了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,更严重践踏了捐助企业的爱心。为了惩戒违法行为,警示他人,对相关涉案人员进行如下处理:

    社会人员乔顺,采用非法手段窃取中标资格,并采用以劣充好手段,购进大批劣质电脑,致使两台电脑发生自燃。乔顺还对多名政府公务人员进行贿赂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给政府工作和声誉都造成极坏影响。现决定提请检察机关对其逮捕,并没收其交付的全额质量保证金。社会人员耿直,辅助乔顺实施诈骗违法犯罪活动,手段恶劣、卑鄙,决定提请检察机关对其逮捕,追究法律责任。

    教育局局长常联仁责任意识淡薄,家庭成员、亲属涉嫌参与此案,虽本人未具体涉案,但做为局第一责任人,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经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,决定对常联仁做出撤消教育局局长职务、行政级别降半级决定,报县委组织部备案,并提请县委常委会撤消其教育局党委书记职务。

    财政局局长肖月娥做为财政局一把手,对下属人员违法、违规行为没有及时发现并制止,致使事态继续恶化发展。经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,决定对肖月娥行政记过一次,并责成其在全县安全工作会议上做检查。

    在此次事故中,多人违反组织纪律,收受涉案方金钱或财物等贿赂,违法、违规为涉案方假冒伪劣商品进场提供便利,是造成电脑自燃的重要诱因。现对这些人处以罚款、行政处分等决定,并提请县委纪律检查委员会追究这些人的违法、违规行为。他们是:财政局副局长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名字的读起,一个个人被从现场带走,每个人都是脸色灰暗,腿脚无力,举步为艰。尤其财政局政府采购中心主任班云生、教育局信息股股长许耀星表现最为“抢眼”,是直接被架走的,否则根本走不了。其实这些人本不在会议室,是在宣读名字前被刚刚带到,又按名字带走,其实就是“展览”一下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架势,有人暗暗叫好,有人咬牙痛恨,有人兔死狐悲,有人不以为然。随着这些人的带走,乔海涛也坐到了椅子上,现场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柯扬继续主持会议:“第五项议程,由县财政局局长肖月娥做检查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穿了一身深色衣服,满脸严肃,站起身来,冲着不同方向鞠躬后,开始宣读起了手中纸张:“检查。各位领导、各位同事,在这次采购、安装电脑过程中……”

    和大多数人想象的不一样,肖月娥并没有因做检查而带出悲戚,反而满脸严肃、言词肯切。她当然不会悲戚,相比起常联仁,相比起以前的猜测,这已经是非常理想的结果了。严格来讲,她是心怀喜悦,只不过不能表现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在肖月娥做检查后,柯扬主持第六项议程,由县长楚天齐做讲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清了清嗓子,讲了起来:“同志们,九月二十六日第一批电脑进场,三十日就连*发两起自燃事件,今天是十月二十六日。也就是说,如果当初产品完全合格,到现在已经正常使用整整一个月了。这一切都是由于……”

    在上次召开夜晚的安全会议时,好多人还存在着质疑,甚至带着讥讽,觉着楚天齐就是雷声大雨点小。可是现在已经有十多人被处理,刚才更是在现场“展览”,谁也不敢再轻蔑这件事了。就连近期爱起哄的段成,今天也装了哑巴,生怕时机不对,惹恼了那个刺头。

    会议在上午十一点前结束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楚天齐坐在椅子上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这次好多人都受到了惩处,看似动静很大,但楚天齐却觉得这是一个不了而了的案子。

    这次事故的发生,很大程度是经办人员收受贿赂、玩忽职守所致,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,却缺着东西。虽然这些人都收受了好处,也确实为企业的违法行为大开绿灯,但却缺一条穿起来的主线,是谁把这些人串起来的?肯定需要有这么一个人,否则怎么能如此默契?而且也必须是一个说话管用的人。

    但现在具备这种级别的人只找到一个,那就是常联仁,可是到最后也证实常联仁没有参与。即使假设他参与了,那么他能左右财政局吗?在此案中,财政局要更重要的多,包括招投标,包括付款,那可都是财政局来做。显然常联仁无法左右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好多疑问没有得到合理解释:

    为什么财政局会选乔顺这样的骗子,而且还能得到大家的共同认可?就是因为采购中心主任为乔顺代发‘银子’。没有上级的授意,他个人敢这么做?未必吗?可现有证据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公示中标结果?难道就是疏忽了?难道没人注意到?这样的事情好像还没发现过,有专人做这样的事情,她能忘了?不可能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签补充合同,要预付六十万?为什么立即就能付出去?难道只是副局长就能定?财政局这么做为了什么,对局里有什么好处?好像一点儿都没有吧。反倒是合作方能够早拿到钱,可财政局为什么就要这么做?谁给的他们胆量?

    尽管有这么多疑点,尽管有这么多不合常理,但现有证据却给不出别的答案,不能证明有其他人参与。这是最令楚天齐不解,也最令他不安的,他总担心会让真正的大鱼漏网,也担心会留下什么隐患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轻叹一声,楚天齐自我安慰着,“所好的是六十万块钱一分不少。”

    那么下一步这钱该怎么花呢?楚天齐又想到了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没有去到现场,但会议现场的事,常联仁都原原本本的知道了。听完整个过程,他仰天长叹:“可悲,可叹,可怜呀!”

    常联仁悲的是,奋斗了这么多年,眼看着再有几年就退休了,眼看着就能混个副处待遇了。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:几乎白丁一个,还是戴罪之身,只不过没用坐大牢而已。瞬间一切化为了泡影。

    可叹的是,自己和这个案子没有任何直接关系,顶多也就是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而已,充其量也就是记过或警告罢了。可就因为自己的老婆,就因为那个爱生事的小舅子,生生把金饭碗变着了塑料碗。这太冤,都快赶上窦娥冤了。怎么这么倒霉的事就让自己赶上了?

    可怜的是,往日虽说没有大权在握,却也风风光光。哪个人家没孩子?即使自己没有,亲戚朋友肯定也有吧?只要有孩子,就要上学的,就要上好学,就会求到自己。有时个别副县长也不得不请自己帮忙,正因了那句话“现官不如现管”。县里不需要求自己的人太少了。

    可是转瞬间,自己就什么也不是了,就是一个灰溜溜,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瘟疫。为什么,这是为什么?想了这几天,终于想明白了,因为自己没人做主,自己原以为的靠山根本就靠不住,曾经乔金宝就是自己的倚仗。可事实说明,自己太天真了,天真的犯傻。人家乔金宝怎么会救自己?自己自认为算是乔金宝的人,可在人家瞧金宝眼里,自己就是一个奴才,就是一个可以随时抛弃的臭鼻涕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怪乔金宝不拿自己拿心腹,自己和人家没有任何过从甚密,自己只是经常给人家拍马屁,人家也就坦然享受了自己的奉承。而拍马屁最不保险,自己能做,别从也能做,不具备唯一性。再看人家姓肖的,就那种事,真不是一般人能来的。要是早能意识到这点就太好了,自己就可以按另外的方式混官场,得到楚天齐的欣赏也说不定。何至于难入楚天齐的法眼,让人家一次次收拾呢?没有这两人中的任一人站台,就连低一点的后台也没有,自己不倒霉谁倒?

    “哎,这辈子是别想喽!”感叹着,常联仁又坐了下来,同时眉头也不禁皱起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