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绝不能去明家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连日的奔波辗转,多晚的不知疲倦,宁、楚二人这一觉睡的特别香,楚天齐更是睡的流了哈喇子。

    宁俊琦醒的要稍早一些,看到丈夫嘴角的涎渍,皱了皱鼻子,故意做出嫌弃的神情。这还觉得不够,又拿过手机,“咔咔”按下快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睁眼,而是嘟囔着:“不好好睡觉,捣什么乱?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咯咯”笑着,手上则从不同角度进行着记录:“多大人了,还流涎水,也不知道害羞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吃老东西馋的,没吃够。”楚天齐依旧闭着眼,但却做起了小孩吃*奶动作。

    “讨厌,讨厌,太讨厌了。”宁俊琦红着脸,捶打在丈夫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又想让我吃了?”楚天齐说着,伸了手臂,乱*摸过来,“我还真馋了,真想再来个‘清晨一歌’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讨厌,时候不早了。”宁俊琦向后一撤身子,跳到地上,“快起床,太阳都晒屁*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的呢,哪有太阳?我这眼皮还发涩呢。”楚天齐翻了一个身,露出多半个脊背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是吧,那我让你看看,到底太阳晒不晒屁*。”说着话,宁俊琦来到窗前,“刷”的一下拉开窗帘。

    顿时“刷”,大*片阳光倾斜而入,照亮了多半个阳台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也感受到了光亮,下意识的裹了裹被子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哼”了一声:“还说不怕,这下怕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我可是处级干部,当然要适当注意一下形象了。”楚天齐转过身,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笑死我了,这是我听到的最搞笑的话。”宁俊琦笑的前仰后合,“天齐同志,在首都大街上,骑自行车的都是司局级领导了,至于处级嘛,大概就是那些‘11路’大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瞧不上我们这些处级,也歧视基层的劳动人民,看我怎么替大伙伸张正义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坐起来,就要跳下地。

    “看你光不溜秋的,外面都看见了,不害臊。”宁俊琦奚落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一裹被子:“我怕什么,我是……还不知道是谁呢?衣衫不整的站在窗边,恐怕早让对面看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宁俊琦低头看到低胸睡衣,赶忙快速拉住窗帘,扑到了床上,“都怪你,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“怪我吗?好,好,怪我,那我得安慰安慰你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把抱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别,别,不早了。”宁俊琦和外推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清晨一歌,不,上午一歌。”楚天齐嬉笑着,翻身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象征性的推了两下,宁俊琦便闭上眼睛,配合着演绎“上午一歌”了。

    霎时间,房子里又进行了一通*搏大战。

    大战持续好长时间才结束,硝烟慢慢散去,参战二人都出现了疲态。楚天齐四肢平伸,调息着有些急促的呼吸;宁俊琦则鼻翼沁着汗珠,双颊绯红,懒散的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宁俊琦闭着眼睛,嘟囔道:“天齐,该起了吧,咱们还要上街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现在没几点呢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伸手拿过床头闹钟,睁开惺忪睡眼,“啊,十一点,不能吧?”

    “十一点?怎么不能?太阳都那么老高了,赶快起吧。”嘴上这样说着,但宁俊琦依旧又赖了一会儿床,才极不情愿的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两人起床收拾好,离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开车到了商业区,两人吃了“早点”,然后就开始了逛街、购物。

    别看楚天齐体能那么好,可是间断的转了两个小时,便觉得腿脚都疼,腰也发酸。反观宁俊琦,却精神百倍,逛性不减。她奚落他体质太弱,他则说自己左提右扛、负重前行。

    一直转了四个多小时,后备箱和汽车后座都堆满了,宁俊琦这才作罢,还遗憾的表示没逛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晚饭,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将近晚上九点。共同冲了一澡,宁、楚二人相偎着,倒在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才已经多次讲说“正题”,此时更是手、嘴并用。

    “等等,别着急,时间长的呢。”宁俊琦推着丈夫的手、脸,“我问你个事,现在那事处理怎么样了?最后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楚天齐停下手、嘴,楞了一下,说道:“那件事的罪魁祸首是红毛秦博昭,还有几件事背后黑手也是他,拿到他的口供至关重要,也很有必要。只是岳继先一直说他昏迷,问爷爷也是语焉不详,我估计那小子肯定已经醒来了,只是需要宣称还没醒而已。从现在情形看,想要等到红毛醒来,等着再处理那些事,怕是难了。只要问题一天不处理,这个红毛就会一直被昏迷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感觉也是这么回事。”附和过后,宁俊琦又问道,“是不是爷爷让这么做的?这里边究竟有什么顾虑?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点头:“应该就是爷爷的意思,最起码他肯定知道此事,也知道一些背后事项。我分析,之所以现在不让红毛出来受审,很可能他已经说过一些东西,或者通过他已经找到了线索。而红毛交待的东西,一定牵涉很大,很可能牵扯到了很大的家族。而以我们家现在的实力,与这样的家族比起来,没有优势可言或是还要差一些,那么现在不宜和这个家族撕破脸,也很可能无法和对方撕破脸。还有可能是双方都心照不宣,我们拿这事做砝码,在牵制对方;对方也投鼠忌器,不敢对我们怎么样,或是适当时候还得答应我们一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斗而不破,相互制衡,一定是这样的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叹息一声,“哎,受了那么大的罪,本来想着把罪魁祸首捉拿归案,予以严惩,不曾想却是这么一种结果。你说这个红毛背后会是哪家势力呢?”

    “管他呢。能够把你顺利救出来,我已经很满足了,虽然咱们受了一些罪,但能毫发无损,已经是可喜可贺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一笑,伸出手去,“不说这些了,还是开始咱们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急?”宁俊琦打着丈夫伸来的手。

    “能不急吗?明天又得回去上班,这一熬又得一个月。以前没吃过甜头,还不觉得,这一吃了甜头,可就上瘾了,你还不让我好好吃个饱?”话没说完,楚天齐的右手已经伸进对方衣服里。

    “等等,真的没吃过甜头?”宁俊琦抓住了丈夫不老实的手,“你可要老实交待,当初婷婷、娜娜可是一大堆,还有绝代双娇,你就那么老实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天地良心,我可一直都是*,是被你给开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听不听,一说话就这么露*骨。”宁俊琦连连摆手,然后忽道,“对了,我前几天听说欧阳玉娜醒来了。本来打算着和你一起去看她,你明天就要回县里,看来只能我自己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去,绝对不能去明家。”楚天齐语气非常严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宁俊琦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行就不行。”楚天齐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难道是因为娜娜嫁到了明家,你就不登明家的门?刚才还信誓旦旦说什么事也没有,现在又……”宁俊琦“哼”了一声,拨开丈夫手臂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就不懂?听我的没错。”楚天齐急忙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说话,但却呼吸粗重,显见已经生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想,长嘘了口气:“好吧,我还是告诉你一些事情,省得你再任性出危险。”

    听到丈夫的话,宁俊琦身子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转过来,听我说。”楚天齐伸手去扳对方肩头。

    宁俊琦趁势转过身,与丈夫面对面躺着。

    “我和欧阳玉娜,和其他所有你说的那些女孩子都是清白的,根本就没有那些事,我从来就没往那方面想,一直心里都是只有你。”做过说明后,楚天齐又道,“但是,有些人却不这么想,比如明若阳。他凭着无端的臆测,总是把我当做假想敌,我怀疑这次绑架你,就是他的幕后主使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这么说?”宁俊琦显然很吃惊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几条原因:一、明若阳从一开始就恨我,这个根本不用质疑。二、这次红毛绑架了你,那个人却不让红毛瞎胡来,这分明是那个人想害你,很可能他这是要以牙还牙。当然这都是他臆想出来的,臆想他被戴了绿帽子。三、去年夏天有一次,曹玉坤、裴小军非拉着我去唱歌,结果到那以后,我才知道是什么狗屁化妆舞会。当时我就从那屋出来了,到专门的吸烟室去吸烟,结果听到旁边屋有人欺负女人。我当时抓起一张面具戴上,就冲了过去,果然是一个男人正想对一个女孩非礼,我当时就揍了那个家伙。一开始那家伙戴着面具,几拳之后,面具掉了,竟然就是明若阳那畜牲。当时我是顺利逃走了,可是后来在农业部培训的时候,他专门让我走路,对我进行观察,显然是怀疑我了,老曹、老裴也这么说。四、前几天我刚接到电话,说是有人供出了‘阳哥’,但并未讲说名字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问道,“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绝不能去明家。”答复过后,宁俊琦又盯问道,“他为什么就疑惑你俩的关系?他是不是有什么证据呀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天地良心,真没有……”楚天齐哭笑不得,又做起了解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