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大喜日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月五号,是个好日子,是楚天齐举行婚礼仪式的大喜日子。

    天空晴朗,万里无云,暖暖的太阳照在玉赤县,照在县城通往柳林堡的公路上,照在整个柳林堡村,更暖在每个楚家人的心上。

    虽然昨天忙到了后半夜,但大家仍然早早起床,全都穿好新衣服,兴高采烈的做着准备,准备迎接新娘子的到来。经过几日的集中准备,和今日的再次装点,楚家小院处处充满着喜气,到处一片喜庆的红色。尤其再有妞妞这个小姑娘跑来跑去,还有楚家第三代小娃娃不时笑上几声,更添了诸多的喜庆氛围。

    按照当地风俗,新郎不能上门迎亲,于是便由刘文韬等人做为迎亲使者,楚天齐则在家里等着。

    做为近些年从村里走出去的大官,楚天齐婚礼自也受到了村民关注。其实村里任一家娶媳妇,人们都要去看热闹,尤其更想看看楚家有什么不同。通过这几天到楚家的进进出出,人们也没觉出楚家有什么特殊之处,好像还少了一些老礼,但人们潜意识中还是感觉不一样,觉得当官家里就是不同于普通老百姓。

    楚家人不时看看时间,不时出出进进,不时到巷口张望,怀着喜悦心情等候新娘子到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楚天齐直接接通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出雷鹏的大嗓门:“哥们,马上就进村了,等着抱新媳妇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楚天齐响亮的答应一声,快步向院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同样围在四周的父母和姐姐一家、弟弟三口都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村里乡亲站在巷子里,挤在巷子口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憨厚的喜色。楚家人自也笑脸面对,不时的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来在巷子口,楚天齐尽可能的向远处张望。其实由于房屋的来回遮挡,村路又相对较低,根本就看不出太远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确实太好了,不但蓝天无云、艳阳高照,而且没有一点风丝,真是大大的捧场,大大的给了楚家人面子。

    阳光暖暖的倾泄下来,洒在西装革履的大男孩身上,照在身材挺拔的大男孩脸上。虽然置身在普通的农家宅院前,虽然四周房屋都显破旧,但大男孩却显得更加朝气蓬勃,更加卓尔不凡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好几人喊出了大家都看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准备,准备。”刘拴柱直接对着几个年轻人发出了指令。

    在身披红花的头车引领下,车队缓缓行驶在拐弯抹角的村路上。不多时,头车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,正向着围满人群的巷口驶来。

    “放。”随着刘拴柱一声令下,小伙子们引燃了地上摆成“喜”字造型的鞭炮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鞭炮齐鸣,烟雾升腾,碎屑四溅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们迅速散开一些,但大多数人仍然双手捂着耳朵,带着真诚的笑容,盯着“噼啪”作响的鞭炮,望向缓缓驶来的车队。

    好一阵响动,噼啪声停下,头车驶过迷幻的烟雾,停在充满喜气的小院前。

    来在车前,楚天齐刚要上前开车门,不想儿时的伙伴们早已一哄而上,打开车门,抢去了那些包裹和衣物,就连新娘子的红色皮鞋也抢走了一只。

    饶是楚天齐站的最近,也个子最高,可在这种婚俗面前,还是显得手忙脚乱,笨手笨脚。还是在宁俊琦提醒“赶紧抱我”,他才急忙一哈腰,把新娘子抱在怀里。那些小伙伴们还准备再抢点什么,可是被大高个新郎这么一挡,全都失了手,只能再图其它作为。

    除了专门让人看过日子外,农村的一些老礼楚家省了好多,新娘直接就抱新娘进了屋子。尤其整个婚礼期间的一些老礼也用不上,比如媒人、合婚、定亲等等。

    看着进院的新郎、新娘,看着送亲的人们,看着院门口停放的汽车,人们纷纷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楚家大小子就是行,长的又高又精神,新媳妇也那么水灵,就是个子不太高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这会儿是县太爷,那媳妇能孬?”

    “新媳妇也不是一般人,好像是早头前乡里的什么官,比楚家大小子官还大。”

    “送亲的人咋都是年轻女娃娃,咋就没个上岁数的,新媳妇家里长辈没来呀?”

    “娶媳妇咋还有白车,这不是那个……哎呀,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针对人们这些疑问,雷鹏基本都给出了答案:“你们不知道吧?楚天齐的新媳妇现在是党校教授,以前是双胜乡的书记。新媳妇个子一米七一,在女孩子堆里够高了,就是楚天齐太高,才显得她稍低一点。别看送亲的那几个女孩子年纪不大,除了教授就是单位头头。现在城里娶媳妇,时兴里边有一辆白车,寓意是白头偕老,爱情纯洁。”其实他的答案也不太全,有些也是猜的。

    听完这些解答,有人恍然大悟: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我看那女女眼熟,闹半天当过乡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城里就会时兴,白车就是白头偕老。不像咱们这闹的什么风俗,还跳火盆,就不怕把新衣裳烧了?”

    但也有人刨根问底:

    “教授是多大的官?”

    “新媳妇家里没老人?”

    迎着人们询问的目光,雷鹏一指“二狗子”:“这个领导清楚,让他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尽管自己也说不清,但鹏哥发话,“二狗子”自是不含糊,想了想说:“教授啊这个教授,教授不是官,不过新媳妇是省委党校教授,至少享受的是正处级待遇,就是跟县长待遇一样,可能还得高。她的好多学生,也都是县长、市长,还有更高的。她家老人咋没来呢?据我所知,人家老人更了不起,现在正在那个大地方开会,好像要赶飞机过来,也好像实在忙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她家里到底是干什么的?大官?还是大老板?”有人依旧在追根问底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“二狗子”打起了嗑巴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问个不停的乡亲,还有一拨人也在讨论,但他们是“讨价还价”,是副总管刘文韬正和年轻人“赎”被抢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时间,就因为楚天齐娶媳妇,楚家屋里屋外、院里院外都热闹起来,整个村子都热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态园大酒店,一楼宴会厅内,喜气洋洋,祝贺声、问候声、闲谈声此起彼伏,虽有些嘈杂,却也增添了喜气,结婚就是要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宁俊琦站在大门口,迎候着前来祝贺的亲朋故交,邻里好友,宁俊琦还专门佩戴上婆婆给买的“三金”。

    除了婚礼现场帮忙的人,除了随娶亲车队来的新亲和旧亲外,最先来的一拨亲友,是柳林堡村的乡亲们。这拨客人规模较大,足有一百三四十人,是楚家专门雇了三辆大轿子车接来的,还会在宴席结束之后把人们送回去。柳林堡村将近一百户人家,每家都要派人参加婚礼,但除了各派一个大人外,好多人家还带了孩子,两辆大轿子车自是无法满足需要。

    许多乡亲是第一次到这样的酒店,自是高兴的不得了,又是赞叹,又是来回看着,好多人也当面夸赞了新娘子,惹的宁俊琦一个劲的冲新郎骄傲的挤眼睛。

    从十一点多开始,参加婚礼的人陆陆续续来了,有青牛峪乡的众多同事,有县开发区的原下属,还有玉赤县委、县政府的人。这些人里边,大多数人都没被邀请,是闻讯赶来的。楚天齐自是要和人们做一些解释,讲说时间紧,讲说不愿意打扰人们年底忙碌的工作。其实是他不想搞的张扬,也不想没事找事,尤其已经好几年不在一起工作,更没必要麻烦人家。

    在闻讯而来的这些人中,有些在意料之中,比如原青牛峪乡副乡长郝晓燕,比如原县开发区的王文祥、冯志堂、方宇、姚志成等人。宁、楚二人与郝晓燕的关系都很好,当初宁俊琦还很倚重郝晓燕,刚开始互相之间联系还很多,只是近几年少了一些。开发区的几位,那都是和楚天齐一同创业的,尽管期间与个别人也有过一些磕磕绊绊,但后来都冰释前嫌了。

    在来的这些人中,也有让楚天齐颇感意外的,比如原青牛峪乡书记黄敬祖,黄敬祖现在转任了县政协第一副主席。虽然曾经有过不快,虽然有些出乎意料,但楚、宁二人还是快步迎上前去,向当初的老领导表示了诚挚的谢意。可能是时过境迁,也可能是岁月消磨,与对方相见,楚天齐没有一点隔阂,有的只是对以往事项的美好回忆。为此,楚、宁二人还为没有邀请对方而道歉,黄敬祖则回以了理解的微笑。

    在将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,一辆市委牌照的轿车停下,郑义平来了。郑义平现在是沃原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,享受副厅级待遇。

    楚、宁二人热情感谢郑义平,陪着郑义平走进大厅旁包间,那个包间坐着武进忠等县领导。

    在安顿好郑义平后,楚天齐和宁俊琦到了舞台后方候场,等着仪式的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刚刚还满面笑容的宁俊琦,尽管依然面带微笑,但眉宇间却有着隐隐的忧色,她再次感觉到了孤单,没有娘家人的孤单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