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必须无条件服从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一月第一天,上午九点,县政府常务会议召开,会议由政府常务副县长柯扬主持,楚天齐因临时有事未到场。

    柯扬直接开门见山:“各位,在九月十日那天,企业的爱心捐款到位,政府马上按程序责成县财政局经办此事。但由于经办部门与经办人滥权,致使不法分子偷梁换柱,以次充好,还造成了电脑自燃事件,险些酿出重大事故。把本应九月底彻底落实的事项,延迟到现在,那些伪劣产品至今还在有关部门封存着。所好的是,付给不法分子的货款全部追回,爱心捐款没有受到损失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进入十一月份,已经拖了将近两个月,这些电脑必须尽快落实到位,采购工作也须紧锣密鼓的进行了,总不能跨年吧,我们不能把大家耐心都消耗掉的。一般情况下,常用招标方式有三种,分别是公开招标、竞争性谈判和竞争性磋商。三种方式各有利弊,咱们要根据情况进行选择,看看如何满足时间紧这个要求。大家现在就议议,究竟如何招标,究竟如何确定供应商。”

    段成接了话:“柯副县长,你就直接说吧,反正你已经给出限定,要求满足‘时间紧’这个条件,那么肯定公开招标就不适合,只能是竞争性谈判或是竞争性磋商了。是不可以这么认为,县里已经有了备选企业,你直接说出来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柯扬回敬了对方:“段副县长,这里是县政府常务会议,参加会议人员都是政府班子成员,请你注意说话语气和态度。这批电脑是企业的捐款,是向全县广大师生献爱心,爱心已经延迟,难道我们不该加紧操作?广大师生都在翘首以盼,难道还要故意抻着,还不尽快落实?听语气,段副县长这是有意见呀。”

    吆喝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。以往的‘面团柯’,现在竟然也牛哄哄的硬气起来,看来姓楚的果然有一套。关键是‘面团柯’给自己扣了上大帽子,这个可不能接,但也不能强硬还击。于是段成“呵呵”一笑,说道:“柯副县,你误会了。人怎么会有意见呢,对于落实电脑采购的事,我是举双手赞成的。说实在的,看到这事操作的这么糟,我是忧心如焚呀。我当时还想提醒主管领导,可又担心别人多心,这才没有讲。早知柯副县今日果然多心的话,我早些督促提醒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研究该怎么做,不是讨论已经过去的事,更不是‘马后炮’。”柯扬依旧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面对对方这种咄咄的语句,段成没再说什么,而只能暗自在心里咒骂着。

    陈玉军适时说了话:“现在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,学校也一直在等着电脑到位,确实不适合再走繁琐的程序,不适合再走公开招标这种形式,而应该考虑竞争性谈判或竞争性磋商。可以由采购人、评审专家分别作书面推荐,或者是从省财政厅建立的供应商库中随机抽取。条件允许的话,竞争性谈判限定三、五日内完成首次响应,竞争性磋商首次响应在一至两周内完成。”

    董玉强适时说了话:“现在确实时间很紧,再走完整的公开招标不太可取。只是企业如果来自推荐的话,难免有先入为主的设定,难免有一定倾向性,即使从财政厅供应商库中抽取也有这种不利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着陈副县的提法很好,现在再走公开招标已经不太可取,确实应该缩减时间。固然公开招标范围更广,更具科学性,但现在时间紧急,而且也不是完全万无一失,刚刚过去的招标结果就是案例。竞争性谈判和竞争性磋商也是有程序可依据的,以我们现在的情形来看,显然更适合这样操作。财政厅供应商库中至少有二十多家企业供选择,而且这些企业都是得到省财政系统认可的,只要在履行程序时按规定操作,只要操作的部门和人认真负责的话,照样能够把事情做的非常完美。”这次表态的是副县长王晓静。

    薛浩说:“相对其它产品来讲,电脑配置一旦确定,整个价格采购就已非常透明,价格浮动空间已经非常小。这种情况下,公司的实力与信誉尤为重要,别说是几家企业对比,就是与一家企业商谈,也能够把事情做的很好。除了专家推荐,除了供应商库中的企业,假如有企业主动上门,也应该把符合条件企业纳入考虑范围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,程序固然重要,但经办部门和经办人的态度更为关键。我认可薛副县的看法,电脑配置只要一定型,价格浮动范围就很小了,即使只有一家企业参与,只要企业软实力够优,那就可以选择。”申海儒表达着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听到申海儒这么讲,段成拿眼斜了斜对方,心里话:墙头草、叛徒、人云亦云。

    没人刻意去注意段成的想法,人们的关注点都在事情本身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,乔海涛、胡广成也分别发表看法,认可陈玉军的看法,即不走公开招标,尽量节省时间。这么一来,九名参会人员中,已经有八人态度基本一致,段成便也不再公开唱反调。

    就在会议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,楚天齐适时赶到了会议室。听完柯扬的汇总,楚天齐说了话:“同志们,既然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,那我尊重大家的意见,同意不再走公开招标程序。至于究竟采用竞争性谈判还是竞争性磋商,由柯副县牵头,你们根据情况决定。在这里我讲几点意见:

    一、竞争性磋商一般主要考虑‘综合指标’,竞争性谈判则重点考虑‘价格因素’,但在我们这次的采购事项中,价格应该不是主要考察因素。如何按期提供优质合格产品,如何保障售后更优,才是最主要的,要重点考虑供应商的综合能力。

    二、谈判要坚持同一标准。接受邀请或主动参与进来的供应商,资格条件必须坚持同一标准,谈判涉及的实质性条款的条件、范围、口径必须要一致。谈判小组只能与各单一供应商进行谈判且轮次应当相等,任何一方都必须对谈判过程中涉及的相关信息保密,谈判任何一方不得透露与谈判有关的其它供应商价格、技术资料等信息。

    三、对参与谈判或磋商的企业,我们要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政府常务会议的消息,很快传到财政局,传到肖月娥那里。她没有收到相关文件,而是听到的口头消息。听说这次不再走公开招标,她笑了,她觉得这才是第一次招标不成功的因素之一。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肖月娥都觉着上次电脑自燃有蹊跷,都认为不是偶发事项,而应该是人为事故。她所认为的‘人为’,并不是指相关经办人员收受好处、玩忽职守,而是把其归结为个别人打击报复,归结为个别人借势而为,甚至觉得那些经办人只是正好赶点上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听说取消了公开招标,肖月娥才恍然大悟,暗道自己不够灵光,也太的坚持原则。如果当初自己象征性的向政府主官征求意见,如果自己重视了意见并予以落实,后面那些事都会避免,自己也不至于陷入这么艰难的境地。现在可好,手下好几人被拿下,自己也背了处分。虽然那些倒霉家伙并非自己人,但毕竟现在是在自己领导之下,他们的过错也都会记到自己头上,这次背的处分就是例子。究竟是那些人害了自己,还是他们受自己连累?肖月娥觉得这都不是主要的,主要的是有人要整自己,要达到其不可告人目的。

    绕开了公开招标,又由柯扬直接主导接下来的事项,那么自己就只能是听命行*事,就不能左右结果了,这应该才是某些人的目的。那么自己究竟要逆来顺受,还是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呢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电话上面来电显示,肖月娥赶忙接了起来,激动的说:“书记,您找我?”这可是自出事以后,对方第一次主动联系自己,她焉能不激动?

    电话里的声音倒是很平淡:“那边的事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肖月娥先是一楞,随即忙道:“听说了,听说这次不再公开招标,要采用竞争性谈判或磋商,可能还要直接指定一家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怎么做?”对方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肖月娥眼珠转了转,沉吟着,然后说道:“我认为,政府采购必须坚持原则,必须要程序完整,而且政府也不应干扰财政局按程序办事,不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帐逻辑,政府怎么决定就怎么做。”对方再次打断。

    肖月娥“啊”了一声:“哪还有原则吗?他们分明是借着打击我,进而挑战书记的权威呀,他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须无条件服从。”恨恨的一声响过,接着就是“啪”的挂断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无条件服从?”肖月娥自语着,脸上写满了疑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